云之末端(随笔)

发布时间:2024-07-18 10:32:11 来源: sp20240718

  到达云南勐腊那天,已近冬至。几百公里外的春城,正赶上冷空气南下,冷风阴雨,急剧降温。而这里,这座叫勐腊的小县城,依然阳光明媚,温暖如夏。四季常青的植物,树林里的飞禽走兽,在这片土地上生生不息。

  一种植物,成就了这片土地。1975年,龙脑香科望天树在这里被发现,这是我国存在热带雨林的一个重要标志,让国际学术界关于在中国南部是否存在热带雨林的争议就此画上句号。望天树可以长到八九十米高,傲然俯视身边的植物。植物学家蔡希陶曾激动地说:“谁说中华无热带,大好河山满金银。”

  西双版纳地处热带的北缘,是北回归线附近迄今仍保存有大面积热带雨林的地区,而勐腊县作为热带雨林最为丰富的地区之一,是镶嵌在北回归线上的一颗绿宝石。

  无忧之城,纯“翠”勐腊。不用说在热带雨林中心区,即便在街道上,高大的棕榈树尽力舒展着它的枝叶,三角梅、缅桂花、凤凰花竞相绽放,无处不在的绿,提醒着你生命是如此的蓬勃热烈。

  自然的气候也带来了这片土地上人的生气勃勃。这里的生活,有别于大城市的快节奏,这里是会呼吸的绿色丛林,是遍地的果园、带着山野露水的古茶园,是基诺山间小道上突突驶过的摩托车,是傣家少女的轻歌曼舞。

  雨林地区也是河流密布之地,勐腊的水流有最终的归途,那就是澜沧江。澜沧江上游大起大落的地形,赋予了河水不凡的气质。它咆哮、激越,在山谷间奔流,惊涛拍岸乱石穿空。只有进入西双版纳一带,它才真正安静下来,在温暖潮湿中流淌,在常绿阔叶林中穿行,变得辽阔、坦荡,如环状围拢的臂弯,静揽大地入怀。

  河流经过之地,树木生长,村庄建盖,文明发展。澜沧江的支流南腊河沿岸,竹楼像从土地里直接生长而出,凤尾竹、望天树、跳舞草、大象、孔雀、佛寺、白塔、筒裙、章哈歌、象脚舞……自然的、人间的,各得其所。

  在这里,传统和现代交融生长。傣家竹楼与现代建筑并行而立,民族服饰与外来时装争奇斗艳,无论是人还是物,都自由舒展。家家户户如从前一样大门敞开,无遮无拦,随意进出穿行。

  当地人说:“在勐腊,插根扁担都能开花。”香蕉、芒果、木瓜、菠萝蜜好像永不休眠,一年四季都在挂果。现代化的农业让这片土地焕发更大的活力。夜晚的火龙果地里,灯光闪耀,亮如白昼。当地农民说,用万盏灯泡照耀火龙果是为了吸引冬天的昆虫为火龙果授粉。果真,旁边没有灯泡照射的火龙果树,只长叶不结果,而灯光照射下的果树,枝头挂满果实。夜晚行车的外地人纷纷停车驻足拍照,成百上千亩连缀在一起的灯泡灿若星空,土地上如倒扣着另外一片星空,好不浪漫。

  有人去远方追梦,青春年少远游他乡;有人坚守故乡,甘心老于林泉户牖,在青色炊烟中白了须发。生活是多姿多彩的,人作为自然中的一分子,与天地万物共处,一呼一吸中体悟出诗意。这正是我向往的地方,是我喜欢的生活。

  《 人民日报 》( 2024年03月13日 20 版)

(责编:杨光宇、胡永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