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问|金子修介、白金:日本翻拍《隐秘的角落》,中国IP何以出海?

发布时间:2024-07-20 06:16:44 来源: sp20240720

   中新社 东京5月20日电 题:日本翻拍《隐秘的角落》,中国IP何以出海?

  ——专访日本导演金子修介、《GOLD BOY》总制片人白金

   中新社 记者 朱晨曦

  由紫金陈小说《坏小孩》及网剧《隐秘的角落》改编的日本电影《GOLD BOY》(译名:《黄金少年》)今年3月在日本各大院线上映,在日本主流影视评论网站“Filmarks”上获评4.0分(满分5分)。

  为何选择翻拍《隐秘的角落》?日影版在原作基础上做了哪些在地化处理?中国IP进军日本市场有何独特优势? 中新社 “东西问”日前就此专访电影《GOLD BOY》主创人员。

  为什么是《隐秘的角落》?

  回顾近年来的中日影视交流,多是中国对日本经典IP进行翻拍。《GOLD BOY》总制片人白金介绍,如2022年春节档影片《这个杀手不太冷静》,实际上翻拍自日本喜剧电影《魔幻时刻》,今年初备受关注的影片《热辣滚烫》则翻拍自日本电影《百元之恋》等。此前,中国还对日本电视剧《深夜食堂》《龙樱》进行过翻拍。

  面对这一现状,白金产生了“逆向操作”的想法。谈起翻拍《隐秘的角落》缘由,白金对记者表示,“我们这个行业是‘内容为王’。一个被14亿人市场证明过成功的故事,我不需要担心它有什么问题或硬伤。一个好的故事不分国籍和语言,对此我很有信心”。

  

《GOLD BOY》电影海报。受访者供图

  事实上,不少日本观众对《隐秘的角落》这一中国IP并不陌生。早在2021年初,《隐秘的角落》就在日本WOWOW电视台播出。原著小说《坏小孩》也在同年由日本早川书房翻译出版。“原著小说让我深受震撼,我用一天半时间读完后决定接下这部电影。”导演金子修介对记者表示。

  电影《GOLD BOY》由日本TEAMJOY株式会社与北京海润影业股份有限公司联手打造。在白金看来,选择翻拍《隐秘的角落》既是偶然,其中又带有必然。2020年,TEAMJOY在日本发行日语配音版《罗小黑战记》,创下了中国动画电影在海外发行的最高票房纪录。试水成功后,该公司陆续发行了《白蛇:缘起》《请吃红小豆吧!》《新神榜:哪吒重生》等中国影视作品,均取得不错成绩。

  作为TEAMJOY株式会社社长,白金表示,自己一直在探索中国文化向海外传播的路径。在输出中国优秀作品的同时,也做了一些在地化的尝试,电影《GOLD BOY》正是其中的代表。

  

电影《GOLD BOY》导演金子修介(右三)、总策划许晔(右一)、总制片人白金(右二)及演员羽村仁成(左三)、星乃安娜(左二)和前出燿志(左一)在第36届东京国际电影节亮相。受访者供图

  “中国水饺”和“日式煎饺”各有滋味

  作为翻拍作品,电影《GOLD BOY》与网剧版《隐秘的角落》的不同之处备受关注。白金表示,网剧版的故事发生在一个边陲小城,这是一处颇具中国特色的改编处理,日影版则将故事背景设置在日本冲绳。“由于美军基地问题,冲绳的社会环境较为特殊,相比日本其他地区更具有张力。这有利于展现人物复杂的内心世界,也更贴近原著。”

  金子修介坦言,由于日中两国国情不同,观众对家庭关系、破案手法等方面的理解存在差异。为了能让日本观众更好地理解影片,团队在改编过程中下了不少功夫。“在编剧港岳彦的帮助下,我们最终将故事的舞台搬到了冲绳,并对夏月的人物设定做出了较大调整。”金子修介说。

  

2019年7月,改编自日本作家东野圭吾同名推理小说的音乐剧《白夜行》在天津大剧院上演。两国文学艺术作品都注重改编和本土化的再创作。佟郁 摄

  不同于网剧平静中凸显压抑的氛围,日影版中演员外向型的表演方式引起部分观众讨论。对此,白金认为,这就像中国水饺和日式煎饺。“日式煎饺是将中国的水饺进行再加工。日影版就像是日式煎饺,我们不能以吃中国水饺的心态来品尝煎饺,因为水饺和煎饺各有滋味。”白金说,日本的表演体系源于传统能乐,能乐起源于日本古代村落的祭神活动,因此表演中带有更多夸张的成分。

  “日本的表演体系与注重‘真听真看真感受’的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表演体系是有区别的。面对日本受众,特别是‘Z世代’的年轻人,我们希望尽量贴近他们,用他们能够理解的语言讲好中国故事、中国IP。”白金表示。

  金子修介说,电影和电视剧本身就差别很大,在和《隐秘的角落》进行对比的同时,也希望中国观众将《GOLD BOY》视为一个全新作品,相信会有更多有趣的发现。

  天才少年or问题少年?

  日影版中,东升和朝阳两个天才之间斗智斗勇的故事情节让人印象深刻。谈到为何将影片取名为《GOLD BOY》,白金表示,一方面,这是向美国作家斯蒂芬·金的一部悬疑作品《纳粹高徒》(日译名《Golden Boy》)致敬。另一方面,主创也从20世纪阿兰·德龙主演的一部电影《怒海沉尸》(Plein soleil)获得了灵感,该电影法语原标题意为“阳光普照”。“影片中的天才少年都是闪闪发光的,但金子也要看放在何处,因为才能既可以为善也可能作恶。要看社会和家庭如何引导孩子的成长。”

  “电影是基于现实的艺术再创作,成长、教育以及两代人如何相处的问题是不分国界的,也是我们的落脚点。”白金指出。

  白金说,虽说朝阳在智商上更胜一筹,但他和东升都困于原生家庭带来的伤害与阴影,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都想去复仇。金子修介说,日中面临着不少共通的社会课题。当代社会环境复杂,未成年人在成长过程中面临许多挑战,两国民众对于未成年人成长的关注是一致的。“我希望观众在体验心跳加速的刺激后,能够认真思考少年的未来。”

  中国IP出海日本有先天优势

  作为中国在线视频网站爱奇艺在日本的总代理,近年来,TEAMJOY将不少国产作品引入了日本市场。据白金介绍,爱奇艺日本播放平台上线了大量中国影视作品,该公司利用AI技术给台词配上日文字幕,重点作品则使用人工翻译。短短两年时间,用户增长了4倍。

  白金说,当前中国影视作品出海日本方兴未艾。“日本人蛮喜欢中国电视剧,因为中国的影视作品投资大,美术好看,产量也大,可选的优秀作品多。”

  

2024年2月20日,电影《GOLD BOY》特别放映会在东京举行。朱晨曦 摄

  白金表示,中日两国文化相近。如以三国为题材的游戏、动漫、影视作品在日本层出不穷。最近,一部以秦始皇横扫六合为背景故事的日本动漫作品《王者天下》人气颇高,《王者天下》真人版剧组还曾前往中国横店取景拍摄。“正如我们同样使用筷子和汉字,日本人对中国文化有亲近感。”

  

中国公司推出的“长草颜团子”形象在日本同样受到青睐。钟欣 摄

  白金指出,中国IP进军日本市场拥有先天优势。中日两国文化相通,交流互鉴历史悠久。“中日观众可能很难分清欧洲影视作品中的公爵和伯爵,却很容易接受《大奥》或《甄嬛传》的故事,这源于两国文化基因相近。”此外,伴随着网络的日益发达以及两国相互引进优秀作品的增加,越来越多的日本年轻人接触到《原神》《非人哉》《请吃红小豆吧!》等中国优秀的游戏和动画。

  从《琅琊榜》到《甄嬛传》,再到《芈月传》,越来越多的中国古装电视剧也开始陆续进入日本市场,这些作品被日本媒体称作“华流”。“中国IP出海是一个春风化雨的过程。比如《陈情令》在日本爆火以后,很多日本人开始迷上中国的古装电视剧。据我所知,也有许多日本影迷因为喜爱《罗小黑战记》而开始学习中文。”白金说。(完)

  受访者简介:

  

电影《GOLD BOY》导演金子修介。受访者供图

  金子修介,日本导演,曾执导电影《加美拉 大怪兽空中决战》《死亡笔记》。

  

电影《GOLD BOY》总制片人白金。朱晨曦 摄

  白金,日本TEAMJOY株式会社社长,电影《唐人街探案3》日本制片,电影《GOLD BOY》总制片。

【编辑:刘阳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