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阿克苏:百里“无人区”,“最美”的坚守

发布时间:2024-02-28 11:08:30 来源: sp20240228

  在新疆阿克苏地区乌什县亚曼苏柯尔克孜族乡,一群平均年龄30岁的“古丽”,常年驻守在中吉边境一线的百里“无人区”。饮露餐风、星辰为伴,用巾帼担当守护着山河无恙、国泰民安。

  “步调要一致,内务要整齐”

  不是兵,却要以兵的标准要求自己。8号护边员执勤房,是30个“古丽”在戈壁上的“家”。

  执勤房内,炉火熊熊、温暖如春。窗台上,天竺葵花开正艳。铺位上,被子叠成一个个四四方方的“豆腐块”……

  执勤房门前的边防公路通往中吉3号界碑,平时除了在山里值守的边防官兵和护边员,民用车辆几乎不会走这条路。阿孜古丽·热依木和姐妹们走在巡逻的路上,总是高高举起五星红旗。

  检查边界标志和边防设施、制止非法狩猎、协助开展党的边防政策、民族宗教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宣传教育……护边员的工作较为琐碎,但每一项都须得尽职尽责。

  “我们虽然没有当过兵,但是穿上这身护边员的服装,在祖国西北的边境线上巡逻,好像自己是一名女兵,为国守边,我们感到骄傲。”她说。

  巡边的路上偶尔会发生意料之外的状况,比如被积雪掩盖的坑崴了脚,比如和野生动物正面遭遇……她们从未因此打过“退堂鼓”。

  “坚韧的蒲苇,从不向风沙低头”

  今年是古丽布韦·伊斯热依力在护边员岗位上工作的第7年。到10月5日,她就满30岁了。

  她坦言,7年间,有过几次离开的念头,离“辞职”最近的一次,她甚至都面试了县城一家超市的收银员,“每月2300元工资,转正后加上提成能拿到2500元。当护边员每个月只有2000元,家里孩子小、老人身体不好,处处都需要花钱。”

  “可能边境线上有‘吸铁石’,一回到这里,我什么想法都没了,看到姐妹们,我觉得我离不开她们,更离不开这里。”古丽布韦·伊斯热依力说。

  8号执勤房不远处,有一道长25米,高1.5米的防洪坝,每年夏天洪水下来之前,她们都会去检查和加固坝体。8号房门前洪水留下的大坑,被她们因地制宜改造成了一条200米长的泄洪水渠,洪水下来了,还能用来浇灌菜地。

  7年,青春在戈壁上闪光。当护边员的这段经历,成为她生命中最美的记忆。“也许有一天我还是会离开这里,但那肯定是对我来说更重要的选择。我来的时候,这里光秃秃的,现在,它有了‘家’的样子,真走了,心里一定会难过。”

  “我爱你,中国”

  在8号执勤房里,“妇女微家”的牌子悬挂在最显眼的位置,每个人胸前佩戴着工会会徽。

  “桌椅、烧水壶、电饭锅……这些都是乌什县工会发的,县妇联逢年过节也会来慰问,生活上没有什么困难。”阿孜古丽·热依木说。

  女子护边员分队里,不少人都经历过贫困。党的十八大以来,各项惠民政策让农民的日子越来越好,从卡里有钱到家里有车,从上得起学到教育公平,从住有所居到住有安居……沐浴着党的关怀,边疆群众的腰杆直起来了、笑容多起来了。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5周年,我们商量好了,要一起写入党申请书。”阿孜古丽·热依木说,“别迭里口岸就要开通了,在这之前,我要和大家一起学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或许未来这条边防公路上会有很多游客经过,我还要多学一些技能和本领,既要为祖国守好边境线,也要为各族群众服好务。”

  走出8号执勤房,冬日的阳光暖暖地洒在身上,“古丽”们的笑容像花儿一样。

  (光明日报全媒体记者尚杰、赵明昊 通讯员邓丽娟、王举南) 【编辑:李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