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视点丨平安的节拍

发布时间:2024-04-23 20:16:21 来源: sp20240423

平安是什么?

平安不是简单的无恙,而是生活安乐的底色,发展安全的守护,社会安定的节拍。

平安是什么?

平安是阳光下的雨露,化纠纷为安宁。平安是微风中的花香,令人心生安稳。

20多年前,浙江率先遇到“成长的烦恼”,经济发展了,“求富”和“求安”如何共进,成为重大课题。面对经济高速进展中社会治安、公共安全不断出现的新情况,找准发展、改革与稳定间的着力点。2004年,省委十一届六次全会作出了建设“平安浙江”、促进社会和谐稳定的重大战略决策。

第一视点·记者手记丨构筑“大平安” 绘就和谐景——写在平安浙江建设20周年之际

春暖花开时节,一年一度的“平安”大会如期而至。

这是浙江省委、省政府和全省人民的“春之约”:向社会公布上一年度的全省“平安”答卷。

在浙江,这份“平安”答卷已书写了20年。

两条曲线印证20年平安浙江建设之路

两条曲线印证20年平安浙江建设之路

这是两条令人瞩目的曲线:一条,标注着各类案事件及安全生产事故、道路交通事故、火灾等各项指标年年下降;另一条,显示群众安全感年年上升。

一条下行、一条上行,两条曲线,是20年平安浙江建设之路的印证。

20年前,那是一场载入浙江发展史的会议——2004年5月10日至11日,省委十一届六次全体(扩大)会议召开,在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同志的倡议下,省委作出建设“平安浙江”、促进社会和谐稳定的重大战略决策。

当时浙江和全国一样,经济社会发展处于体制转轨、社会转型的重要时期,各地遇到了不同以往的新情况新特点。最先遭遇“成长烦恼”的浙江,最早提出并全面部署“大平安”建设。

数字见证时代的变化:2004年至2023年,浙江省地区生产总值上涨了7.13万亿元,刑事案件总量下降53%,人民群众安全感从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上升到各省(区、市)前三。

从平安浙江到努力建设平安中国示范区,孜孜以求“大平安”的大道上,浙江沿着习近平总书记擘画的蓝图,一任接着一任干,以平安中国战略在省域层面的生动实践,成为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和社会长期稳定“两大奇迹”的扎实例证。

两张报表中的大平安

从2005年起,浙江每年命名平安市、县(市、区)。连续3年、6年、9年、12年拿到“平安牌”的,分别被授予“平安鼎”“平安铜鼎”“平安银鼎”“平安金鼎”,之后再连续3年、6年拿牌的,被授予“一星平安金鼎”“二星平安金鼎”……

去年,在省人民大会堂,温州市洞头区委书记郭云强代表洞头捧回了全省首批“二星平安金鼎”——当前平安浙江建设最高荣誉。

一块块平安牌和金灿灿的平安鼎,都被展示在洞头先锋女子民兵连纪念馆里,记录着平安建设的每一步,让当地干部群众牢记并传承这份荣耀和责任。

洞头溢香救援队海上救援演练 洞头区委办供图

洞头溢香救援队海上救援演练 洞头区委办供图

20年前,很多地方的一把手曾非常焦虑。

2004年2月10日,省十届人大二次会议宣布:上一年全省生产总值达9200亿元,同比增长14%,远超全国的9.1%。

“财报”出来后没几天,浙江某地一场触目惊心的大火,警醒众人。

新世纪之初,浙江曾经两个月内发生重特大火灾事故4起,最高时平均每天交通事故死亡人数超20人。这是最深的痛。

经济高速增长的同时,社会的和谐稳定为何屡受挑战?口袋鼓了,为何安全感反而降低了?

2004年,在浙江各地基层密集调研的习近平同志,心中始终念着“平安”。

山越高越难爬,车越快越难开。习近平同志说,浙江在许多问题上比别的地方先期遇到,这些问题的显性化与群众越来越高的预期,在一些方面已构成突出的矛盾。

矛盾凸显,但当时党员干部中仍存在多种声音:

一些人认为,经济高速发展必然要交“学费”,只要经济指标好看,很多问题可以“包容”。

也有人说,要稳定就发展慢一些,“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在自己任内当个“太平官”就好了。

2004年1月29日,在省委理论学习中心组学习会上,习近平同志首次明确提出建设“平安浙江”的设想。

随后,关于“平安浙江”的讨论研究持续深化。5月,省委十一届六次全体(扩大)会议作出关于建设“平安浙江”、促进社会和谐稳定的决定。

“平安浙江中的‘平安’,不是狭义的‘平安’,而是涵盖了经济、政治、文化和社会各方面宽领域、大范围、多层面的广义‘平安’……”习近平同志对“平安观”的阐述掷地有声。

跳出“小治安”,建设“大平安”,是一项重大战略决策。

建立健全一整套良好的和谐社会运行机制,迫在眉睫。

大会开完不久,新成立的省平安办就接到省委下达的任务:起草平安市、县(市、区)考核办法。

没有先例!时任省平安办主任夏阿国回忆,大家在一起进行一次又一次“头脑风暴”。第一稿、第二稿、第三稿……连续多稿都被省委办公厅退回,要求继续完善。

经历7次大改、40次小改,2004年8月16日,这份考核办法终于出炉。围绕“大平安”理念确定了100条具体指标。

一手抓经济发展,一手抓社会稳定。一整套机制的建立,使平安浙江建设一开始就高标准高要求,各地对平安建设前所未有地重视起来。

各地各级党政一把手的办公桌上,除了经济报表,还有平安报表,定期统筹分析,看看哪里做得不到位。

每年,省领导分别带队到各地督导检查上一年的平安建设工作,成为雷打不动的惯例。相关考核列入干部任期目标,考核结果与政绩挂钩。

省委政法委平安综治督导室主任徐宜广说,省平安办工作人员换了一拨又一拨,但这份极具浙江特色的考核办法一直坚持了20年,而且与时俱进,每年都进行科学完善、动态调整。

围绕省委、省政府中心工作及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新增条款;对陈旧、“僵尸性”条款,及时予以清除;对“重复考”条款,系统梳理、有效合并……

这几天,省平安办加班加点。2024年考核办法已经过三轮全省大范围征求意见,光收集的建议就有几百条。他们正抓紧时间讨论研究,争取尽快修订完成。

时刻绷紧的这根“弦”,让各地把平安建设作为一项长期战略任务,放到经济社会发展大局中来谋划和推进。

目前,浙江11个市均取得“平安金鼎”及以上荣誉。截至2023年,3个市和38个县(市、区)获“二星平安金鼎”。

基层是源头也是根基

织里镇全景图 织里镇供图

织里镇全景图 织里镇供图

开春后,“中国童装之都”湖州织里迎来一波用工潮。许多企业门口排着求职的长队。

有序和谐的场景,让湖州市重庆商会会长胡毅颇为感慨。

他来织里的2003年,镇里有童装企业7000多家,外来人口20多万,全镇一年的纠纷就有1000多起。

胡毅在织里租了间门面,招了七八个小工,做起童装生意。

一天半夜,老乡何祖彬火急火燎地敲响了他家的门。

“胡哥,急事!帮帮忙!这样我真是待不下去了。”老何说了事情缘由:他有一批纱裙订单要出,样版是纱在裙子里面,一名工人却把纱缝在了裙子外面。赶着出货,老何就“命令”工人重做。

“凭什么?”“你故意找茬!”工人不服气,认为样版没画清楚,而且纱在里外对裙子影响不大,不肯重做,还带动其他工人一起“罢工”,甚至“约架”。

冲突愈演愈烈……

彼时,镇矛盾纠纷调解中心成立刚一年,胡毅找到中心负责人吴美丽。

听说这事,吴美丽将双方请来面谈。

“做版前没说清楚,做的时候也没检查,等货全部做完了再让工人重做?”她“批评”老何。

转头,她又和工人商量:“货做错了卖不出去,你们是老板怎么办?让老板补点钱,大家加个班重做一下行不行?”

“行!”因为觉得公平公正,几番调解下来,双方同意了她的方案。

虽然不少纠纷得到调解,但当时矛调中心这种基层创新“枫桥经验”的尝试,有的人不理解甚至看不上。

2004年6月2日,织里镇矛调中心来了一位特殊的访客——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同志。

正巧碰上吴美丽在为30多位农民工调解劳动争议。习近平同志站在门边认真地听了一会,在吴美丽调解结束后,还与她进行了交谈。

习近平同志说,人民调解为人民,化解矛盾促稳定,这本身就是建设“平安浙江”要抓的一项基础性工作,也是为老百姓排忧解难的实际行动。各级党委、政府要用改革创新的思路,正确处理新形势下的人民内部矛盾。

一席话说进了吴美丽的心里,“习书记的打气鼓劲,给了我们莫大的动力。”

那些年,织里在产业快速发展的同时,经历了众多治理挑战,也吃过不少苦头。

如何做到“大事不出镇、矛盾不上交”?织里不断总结经验和教训,按照习近平同志当年的嘱托要求,以改革思路创新治理,通过干部下沉、充实网格、做细服务、多方共治,“一手抓产业,一手抓平安”,探索出和谐发展的路子。

在实践中,他们创新推出“e企安·365”应用场景,将辖区主要企业装进“一张网”,实现警企沟通“零时差”,帮助企业提升自我管理、自主治理能力,生产与安全两不误。

从矛调中心迭代而来的织里镇社会治理中心,不仅汇集公安、信访、司法、市场监管、行政执法、社会保障等部门力量,还有“平安大姐”“老兵驿站”等社会组织进驻,2023年受理的矛盾纠纷99.6%得到化解。

“由乱到治”,胡毅和老乡们也安心留在了织里。如今,他的“小门面”已发展为有4000多平方米厂房、年产值上千万元的大厂。

一个个乡镇、一个个社区、一座座城市平安了,一个省才会平安。

基层既是产生利益冲突和社会矛盾的“源头”,也是协调利益关系和疏导社会矛盾的“茬口”。习近平同志强调,把创新发展“枫桥经验”作为总抓手,贯穿于建设“平安浙江”的始终。

而解决基层矛盾和问题的办法,就在群众中。

改造后的临海市大洋社区党群服务中心 大洋社区供图

改造后的临海市大洋社区党群服务中心 大洋社区供图

今年,临海市大洋社区要建垃圾分类小屋,没想到专业机构评定为最优选的点位,在征求意见时却遭到居民强烈反对。

“凭什么建在我们楼旁”“臭味往上走,楼上住户怎么办”“以前看绿化,以后看垃圾了”……

社区党员大会上,党员王献法愤愤不平地对社区党总支书记周秀利说:“周书记,垃圾分类是好事,但这个布点不调整就要变坏事了。”

那次会议比以往多开了一倍时间,吵得越来越激烈,最后只能决定这个点位先暂缓启用。

居民情绪暂时平复了,却治标不治本,周秀利有点郁闷,找到社区老支书童邦满。

“当社区书记,不要怕挨骂。”童邦满安慰周秀利,并说起了20年前的事:2004年6月8日,习近平同志来到大洋社区,在座谈时,要大家做好“民思我想、民困我帮、民求我应、民需我做”的工作。

童邦满说:“既然居民有不同意见,那不妨多问问居民。”

这话点醒了周秀利。

于是,她和社区干部广泛收集民情民意,请居民给社区工作“找茬”。

党员大会再次召开,周秀利给出了从居民中调研而来的两种方案:一是换点,居民扔垃圾要多走400多米;二是选择原来点位,那就优化调整周边绿化、清洁设置和垃圾房角度等。

这一次,不再全是反对意见,210户居民中75%同意保留点位。垃圾分类小屋终于将要落地。

人人有责,人人尽责,人人享有。平安建设,人民群众永远是最宝贵的力量源泉。

宁波“小娘舅握握团”、舟山“东海渔嫂”和“海上枫桥经验”、桐乡“三治融合”、义乌“洋娘舅”、青田“警侨驿站”……浙江最广泛最充分地调动一切积极因素,汇聚群众的智慧和力量。

群众盼什么就干什么

98.88%,这是国家统计局调查的2023年浙江省群众安全感。

浙江成为人民群众最具安全感的省份之一,“平安”两字,一笔一画写进人民心中。

3月,杭州,钱塘江畔,白杨街道邻里社区里樱花烂漫。

邻里社区,因产业而成,为产业工人而建,居民以外来青年产业工人为主,是一个多人群、多地域、多背景、多民俗交融的多元化“新杭州人”社区,有近万名来自全国28个省市的工人居住于此。

杭州钱塘区白杨街道邻里社区为来自五湖四海的新居民提供全方位服务。邻里社区供图

杭州钱塘区白杨街道邻里社区为来自五湖四海的新居民提供全方位服务。邻里社区供图

社区党支部书记、居委会主任张敏华看着工人们穿过樱花大道,迎着晨曦,走出社区去上班,思绪也回到18年前。

2006年7月19日上午,骄阳似火,夏日炎炎。

来到下沙考察工业经济的习近平同志,走进了邻里社区。

社区阅览室、食堂……一路看一路问,问民工生活,问社区服务,他还驻足了解民工食堂饭菜和食品供应等情况。

一定要善待民工、关爱民工,特别是在盛夏时节,更应做好防暑降温工作,让民工吃好、休息好,确保他们身体健康;多开展一些民工喜闻乐见的社区宣教和文娱体育等活动,不断丰富他们的业余文化生活……习近平同志的声声嘱托,让在场的张敏华很受触动。

当时,浙江作为经济发达省份,吸引了大量外来人口就业,也带来一个重要课题——怎样让外来务工人员融入浙江,共同构建和谐社会?张敏华说:“那次考察,习书记看得细致、问得仔细,也让我领悟到要用心去服务新居民,让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们把这里当家。”

从“吃好”“休息好”到“住得安心”“生活开心”,邻里社区“人情味”足了,配套设施和服务也跟上了。从最早只身背着行囊住进社区的打工人,到如今拖家带口落户在此的新浙江人,大家不再是匆匆过客,而是大家庭的一分子。

杭州钱塘区白杨街道邻里社区,嵌入式幼儿园“幸福里幼儿园”让工人子女家门口入学。邻里社区供图

杭州钱塘区白杨街道邻里社区,嵌入式幼儿园“幸福里幼儿园”让工人子女家门口入学。邻里社区供图

幸福里幼儿园,嵌入邻里社区之中,也建到了年轻父母的心坎上。这所托幼一体的公办幼儿园可招收110多名幼儿,打破产权、户籍限制,意味着产业园区的工人子女都可以入学。2022年11月开园以来,已有67个“小伢儿”就读。

“过去大宝没有享受到,现在二宝可以在家门口上幼儿园了。”社区居民吴代金说,再也不用每天绕行半个多小时送娃接娃。

杭州联德精密机械股份有限公司的工人大多是数控技能人才。企业工会主席冯学涛感慨,这家幼儿园实实在在解决工人子女“入园难”问题,现在已有4名员工的孩子就学,这个月又有两个员工的孩子想入园,现在企业出去招人更有吸引力了。

平安是广大人民群众最朴素、最基本的美好生活向往。平安建设,什么问题突出就整治什么,群众最盼什么就干什么。

20年来,浙江始终聚焦社会治安安全、生产安全、消防安全、交通安全、流动人口管理等群众最关注的领域,以及群众最恨最怨最烦的问题,不断开展专项整治,建设平安浙江。

近年来,电信网络诈骗成为案发最多、涉及面最广、群众反映最强烈的犯罪类型。浙江是受包括电诈在内各类涉网新型犯罪危害最大的省份之一,电诈案件曾占全省刑事案件六成以上。通过专项打击治理,2021年案件数增长首次出现拐点。

今年初,浙江警方成功端掉落脚于老挝境内的两个诈骗窝点,从境外押解回65名嫌疑人,涉案金额达4.57亿元,对跨境电诈实现了多环节全链条打击。

人民群众企盼生活幸福,但幸福生活首先必须保证社会和谐稳定。在谈及平安浙江建设时,习近平同志多次强调坚持以人为本。

回应百姓关切,建设和谐家园,平安浙江托起千万群众稳稳的幸福。

为之于未有化之于小

浙江创安风险评估咨询有限公司的评估员黄杭艳又将开始忙一个新项目的风险评估。

最近,她在报纸上翻到了一则消息:今年1月至2月,金华金义新区高新技术产业投资同比增长超60%,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33.5%,外贸企业出口额26.26亿元,同比增长11.07%。

2024年1月10日,在位于浙江省金华市金义新区的润马光能集团金华工厂智能化生产车间里,agv(自动导引运输)小车忙碌穿梭在生产单元之间。图源新华社

2024年1月10日,在位于浙江省金华市金义新区的润马光能集团金华工厂智能化生产车间里,AGV(自动导引运输)小车忙碌穿梭在生产单元之间。图源新华社

“当年金义新区这个项目的评估是我做的。”看到金义新区发展势头这么好,黄杭艳不禁有些“小骄傲”。

2020年初,为实现融入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目标,金华市政府拟向省政府报请设立金义新区。

然而,这么大的一个区划调整政策,谁的心里都没底。

选址规划在哪?群众会不会有意见?会不会产生负面影响?……

属地党委政法委找到创安公司。“当时他们考虑,我们作为第三方,评估会更公正客观,也更接地气。”黄杭艳说。

接下这个“大单”后,黄杭艳和同事一次次走访调查,发放抽样问卷,和相关部门座谈,光评估报告就写了上百页,排查梳理出群众接受度、民生政策难点、舆情导向等7类利益矛盾及风险点,并逐一提出针对性建议。

报告提交后,由7人以上专家团队进行评审,再由金华市委政法委审查备案,层层把关落实责任。

最终,根据风险评估情况,金华有关部门再次优化方案,完善应急预案,将社会风险降到了最低。金义新区由此成为浙江第5个省级新区。

见之于早、抓之于实,求之于解、化之于小。

这是“既要治标也要治本”所蕴含的辩证观,更是“时时放心不下”的底线思维、忧患意识。

“形势越好,我们越要保持清醒头脑,居安思危,增强忧患意识,切实做到‘为之于未有,治之于未乱’,‘防患于未然’……”习近平同志在省委十一届六次全会上的那些叮嘱犹在耳畔。

平安,不仅是守护百姓安居乐业,也是为改革发展创造稳定环境、保驾护航。

从个别重大决策、重大项目起步,如今浙江已把社会风险评估拓展到城乡建设、环境保护、社会保障、公众活动等各方面。“线上”舆情研判,提出发布建议;“线下”调查受影响群众和相关部门意见诉求,降低不稳定因素,以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安全稳定收益。

黄杭艳的电脑文档里,每个评估报告少则百余页,多则两三百页,详细记录了项目概况、存在风险点、对策及结论。

2006年,浙江在全国率先探索建立社会风险评估机制以来,一直坚持至今。之后又成为地方政府规章,写入地方性法规。

2019年,国务院颁布政府令,把重大决策社会风险评估上升到国家层面的政府规章。

截至目前,全省登记在册的第三方社会风险评估机构已有400余家。近年来每年完成风险评估1万余件,按要求完成风险评估决策事项均未引发涉稳事件,其中部分中高风险事项被建议暂缓、中止或取消。

见微知著、未雨绸缪,常观大势、常思大局。

浙江党政干部愈发认识到将问题风险抓早、抓小的重要性。

信访工作,事关社会和谐稳定、牵系平安浙江建设。

2003年浦江、2004年临安、2005年德清、2006年衢江,在浙江工作期间,习近平同志连续每年带队深入一个县(市、区)下访接访。在他的推动下,浙江较早探索律师参与信访工作,依法依规解决信访问题。

习近平同志身体力行的下访,带来新风,更让浙江干部群众对信访工作、对平安浙江有了深刻的认识和理解。

2003年12月23日,全省召开信访工作会议,习近平同志主持,县级以上党政一把手、省直机关部门主要负责人悉数参加,规模之大、规格之高,前所未有。

会议现场,习近平同志和时任省长分别与11个市的市委书记、市长签订信访工作责任书。这份责任书,市、县、乡也层层签订。从此,省委、省政府把信访工作纳入平安考核。

20年来,省、市、县三级领导及部门负责人共约15万人次下访接待群众,累计接待群众20万余批70万余人次,化解20万余件信访问题,群众满意率达85%以上。

从省域实践到国家战略

“电动车进入电梯!电梯将停止运行!”

最近,衢州市柯城区白云街道恒大小区,电梯里突然响起“滴滴滴……”的报警声,并重复播放警示语。

工作人员点开智慧梯控系统查看,发现有居民正把电动自行车推进电梯。

他迅速发信息给小区物业和网格员。几分钟后,车主将车推出,停放到户外非机动车停车位。

杭州市上城区九堡街道综合信息指挥中心

杭州市上城区九堡街道综合信息指挥中心

进入新时代,不断出现的新问题给平安建设带来新挑战,数字化改革走在全国前列的浙江,正积极运用数字化技术破解平安建设和社会治理难题。

建设更高水平的平安浙江,离不开数字化改革这个“牛鼻子”,牵引推动平安建设全方位变革、系统性重塑。“全域数字法院”“数字检察”“公安大脑”“浙江解纷码”“移动微法院”“11087·亲清在浙里”……一个个数智融合的跨场景应用,正为平安浙江建设注入新力量。

20年,平安浙江、法治浙江建设一体推进,成果斐然——

在2021年底首次平安中国建设表彰大会上,浙江被授牌命名的示范市、县(市、区)数量居全国第一;

近3年连续位列平安中国考核前三;

2023年11个市全部通过社会治理现代化全国试点验收;

……

平安浙江展现出旺盛实践生命力、强大变革重塑力、广泛社会影响力,是“八八战略”引领浙江精彩蝶变的生动体现,是浙江一张亮眼的金名片。

印度人尼拉杰·帕瓦尼已在绍兴柯桥创业生活20年,还当起了“洋娘舅”。他说:“生活在浙江很有安全感,这里环境优美、社会安定,大家都能开开心心地过日子。我们想做的事,就是让它变得越来越美好。”

平安建设越扎实、越完善,浙江发展就越有信心、越有底气——

2004年至2023年,全省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地区生产总值从11243亿元增加到82553亿元。

2021年,党中央、国务院赋予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光荣使命,明确提出高水平建设平安中国示范区。

杭州G20峰会,世界互联网大会,杭州亚运会、亚残运会,在一场场国之大事、国际盛事中,世界透过浙江“重要窗口”看到了“中国之治”的美丽风景。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对平安中国建设作出了一系列重要论述。

2013年11月,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全面推进平安中国建设。

2022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二十大报告中强调,国家安全是民族复兴的根基,社会稳定是国家强盛的前提,明确提出建设更高水平的平安中国。

从平安浙江到平安中国,从法治浙江到法治中国,内在相通。

20年,平安浙江建设给干部群众留下一个个珍贵启示——

党的领导是根本保证,“大平安”理念是制胜密码,坚持人民主体地位是基本立场,安全发展是目标追求,科学治理是基本路径,文化引领是内生动力,一以贯之抓落实是重要方法……

习近平总书记一直关心关注着平安浙江建设。2023年9月20日至21日,习近平总书记再次来到浙江考察,其间他专程来到“枫桥经验”发源地诸暨市枫桥镇,参观枫桥经验陈列馆,了解新时代“枫桥经验”的生动实践。他指出,要坚持好、发展好新时代“枫桥经验”,坚持党的群众路线,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紧紧依靠人民群众,把问题解决在基层、化解在萌芽状态。

考察中,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加强平安浙江、法治浙江建设,在推进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上创造更多经验。

今天的浙江,山与海、城到乡,山水人文交相辉映,人民生活富足安康,平安成为最亮丽的底色之一。

勇当先行者、谱写新篇章!浙江正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考察浙江重要讲话精神,探路先行、实干争先,聚焦人民群众新期盼,推动高质量发展和高水平安全良性互动、齐头并进,高水平建设平安中国示范区,为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提供坚强安全保障,一步一个脚印把习近平总书记的殷殷嘱托转化为美好现实。

(中国蓝新闻记者 周新科 蒋铼 顾宁馨 王浩 徐蘅芳 王文炳 金家明 郑孙妙奇 袁浙凯 苏韬 潮新闻记者 周咏南 袁艳 钱祎 徐子渊)

(责编:宋心蕊、卫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