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说】死于枪支暴力的美国青少年激增!受害者家属悲愤发声:这里简直就是地狱!

发布时间:2024-02-28 02:25:40 来源: sp20240228

  中国日报网11月1日电 美国媒体《得克萨斯论坛报》(The Texas Tribune)刊文称,美国得克萨斯州死于枪支暴力的青少年数量激增,多个家庭承受着沉重的悲伤,留下了难以抹去的痛苦。全美各地都反映出类似的趋势。与此同时,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也报道了美国在刚刚过去的周末所发生的多起枪击案,其中,涉及美国青少年的枪击事件不在少数。

  冰冷的数据与血腥的现实

  雅莎·汉密尔顿(Yosha Hamilton)的儿子谢恩(Shane)梦想着成为一名职业篮球运动员,然而他的生命却在16岁的第4天戛然而止,只因美国社会无处不在的枪支暴力。他倒在了去往朋友家的路上。

  汉密尔顿至今都不知道她的儿子为什么中枪,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发射出那颗致命子弹。汉密尔顿悲愤地说,“这里简直就是地狱”,“我知道这(儿子被枪杀)是现实,但是这很难(接受)”!她表示,即使知道真凶也无法改变这一切,但是她仍然渴望了解真相。

  谢恩于今年1月10日被枪杀,在他遇难后的8个月内,得克萨斯州又有173名青少年死于枪支暴力。文章认为,每一起死亡都代表着一种不断上升的可怕趋势。2020年,枪击成为得州青少年死亡的主要原因。18岁以下的得州青少年死于枪击的人数从10年前的100人左右上升到2022年的近300人。2012年,该州的数据显示,12岁至17岁的青少年中,大约每10万人中就有3人死于枪支。2022年,这一年龄组的枪支死亡人数跃升至每10万名青少年中就有8人死于枪支。

  文章指出,去年(在得州)至少有248名青少年死于与枪支有关的死亡,而十年前只有79人。得州卫生官员表示,过去两年的数字尚未最终确定。美国的医生及枪支安全倡导者表示,如果没有干预和关注,这一比例将持续上升。此外,得州的非裔青年更有可能死于枪支暴力。该州卫生服务部的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期间,17岁及以下的得州非裔死于涉枪事件的比例是白人和西班牙裔青年的两倍。

  文章认为,冷冰冰的数据只是反映出一个包含不可估量影响的复杂问题,而现实生活中每一个青少年的死亡都给其家庭和社区带来沉重的伤痛。过早结束的年轻生命留给人们的空虚、困惑和痛苦在疯狂地滋长。受害者的父母、老师、朋友都在纠结同一个问题:“为什么?”

  达拉斯警察局长埃迪·加西亚(Eddie Garcia)表示,大多数枪击事件都会给社区带来创伤,“年轻生命的逝去更是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创伤”。

  约翰·杰伊刑事司法学院研究与评估中心主任杰弗里·巴茨博士(Jeffrey Butts)表示,枪支暴力就像是美国已然暴发的“流行病”。

  得州青少年涉枪他杀、自杀此起彼伏

  与此同时,该州的数据显示,与枪支有关的青少年凶杀案比例有所上升。数据显示,就在十年前的三年时间段中,涉枪自杀人数略高于涉枪杀人人数。相比之下,在过去三年里,他杀的枪杀率几乎是自杀率的两倍。

  警方官员和犯罪学家表示,虽然至今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来解释这种增长,但确实有许多因素存在。

  圣安东尼奥市警察局局长威廉·麦克马纳斯(William McManus)今年6月表示,枪支可以轻而易举地获得肯定是原因之一。此前,圣安东尼奥市发生了一系列枪击事件,造成一名16岁和一名18岁的青少年死亡,一名2岁婴儿和一名60岁的老人受伤。

  支持更严格的枪支法律的人指责得州立法者,他们批评称,至少部分暴力事件的激增是因为该州的立法者一直在放宽该州的枪支法律。

  犯罪学家则表示,枪支数量的增加、警察的暴力执法以及新冠疫情等等所造成的压力造成了美国社会的混乱。

  文章认为,有证据表明社交媒体可能助长了青少年的暴行,从网络上一时意气的争执迅速演变成致命的行动。

  犯罪学家约翰·杰伊(John Jay)称,如果认为这仅仅只是年轻人的问题便大错特错,孩子们(的行为)反映出美国的(枪支)文化。孩子们从小在荧幕上看到枪支、在歌曲里听到枪支、在学校里一遍又一遍地演习如何应对枪支暴力。他们甚至听说需要枪支来保护自己。枪被宣称为保护和力量的象征。所以,面对今时今日的情况,根本无需震惊。

  达拉斯警长加西亚(Garcia)在今年8月表示,今年逮捕的涉嫌暴力犯罪的青少年数量,将超过过去两年中的任何一年。与此同时,年轻的受害者人数也在不断增加。

  枪支暴力造成“创伤大流行”

  文章指出,暴力造成了一些医学专家和枪支安全倡导者所说的“创伤大流行”。

  休斯敦贝勒医学院(Baylor College of medicine)急诊医学副教授塞德里克·达克(Cedric Dark)博士表示,目睹致命的枪击事件或因枪支暴力而失去亲人可能会导致创伤后应激障碍、抑郁和焦虑问题。枪击事件幸存者也是如此。而且,没有强大(心理)应对机制的人会觉得有必要报复。他说:“现在我们只是使暴力的循环永久化,因为我们处理情感创伤的程度不如处理身体创伤的程度。”

  此外,文章指出枪击事件也深深地伤害了整个社区。

  大人和孩子们可能不再认为户外的活动消遣是惬意放松的。在波士顿儿童医院工作并领导儿童枪支伤害预防研究工作的路易斯·李博士(Lois Lee)表示,人们对负责保护儿童安全的政府机构(比如警察)的信任开始受到侵蚀。“当我们的孩子和青少年在任何地方都感到不安全时,我们真的必须考虑我们想要生活在什么样的世界里。”李说。

  与此同时,文章表示,遭受枪支暴力的创伤也会对儿童的学习成绩造成损害。吉福兹法律中心(Giffords Law Center)的执行主任彼得·安布勒(Peter Ambler)说,这可能引发终生的连锁反应,导致就业前景变差,使人们更不可能在经济上富裕起来,甚至有可能与刑事司法系统打交道。

  枪支安全倡导者和医务人员指出,大规模枪击事件发生后,心理咨询师会迅速被派往发生枪击事件的社区,但他们很少被派去处理那些不太受关注的枪支暴力事件,然而,这些事件发生的频率要高得多。

  达克强调,大多数情况下,美国的普通民众得不到任何情感上的支持。

  全美死于枪支暴力的青少年人数激增

  文章强调,全美各地都反映出类似的趋势。对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数据的分析发现,枪支成为2020年美国年轻人死亡的主要原因。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30日报道,在缅因州发生大规模枪击事件后的周末,美国多个城市依旧枪声不断,造成至少12人死亡,数十人受伤。

  “枪支暴力档案”(Gun Violence Archive)的数据显示,今年全美至少发生了583起大规模枪击事件,至少有15704人死于枪支暴力,其中包括1421名儿童。档案显示,仅周末就有13起枪击事件被记录在案,其中多个案件涉及青少年。

  10月29日凌晨3点之前,佛罗里达州坦帕市爆发了激烈的枪战,造成2人死亡,16人受伤,年龄均在18至27岁之间。该市市长谴责称:“一时冲动做出的错误决定,以及随手可得的枪支不断扩散,这些都是几乎每天都发生枪支事件的原因。”

  路易斯安那州查尔斯湖的一场周末聚会发生斗殴事件,多人遭受枪击,年龄均在15至19岁之间。与此同时,一名17岁的青少年因与枪击事件有关而被拘留。“这是一个全是青少年的聚会。我们必须再一次弄清楚这些武器是如何到我们孩子手中的。”警长托尼·曼库索在一份声明中说。

  10月28日早上,马里兰州坎伯兰的警察出警至一个“混乱的现场”,在一个小巷里,一名17岁的男孩被枪杀,另外3人受伤。在特拉华州,警方称,一名21岁的女子在一家购物中心上车时被子弹击中身亡。

  在周末的枪支暴力事件频发之际,美国之前的大规模枪击事件仍在持续发酵中。缅因州的餐厅和保龄球馆与纳什维尔的事发学校、路易斯维尔的事发银行、加州的事发舞厅以及得州的奥特莱斯购物中心等加入了今年全美各地成为大规模枪击现场的普通场所的行列之中。

  凯撒家庭基金会(Kaiser family Foundation)今年4月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近五分之一的美国成年人报告说,他们的家人死于枪击,包括他杀和自杀。调查显示,大约有同样多的成年人受到过枪支的威胁,大约六分之一的成年人因目睹过枪击而受到伤害。

  (编译:王晔 编辑:高琳琳) 【编辑:叶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