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薪”与“缺工”现象并存 熟练装修工为啥难寻?

发布时间:2024-07-25 09:36:54 来源: sp20240725

  手持双铲左右开弓,一面墙快速抹齐;紧握胶棒上下翻飞,瓷砖间缝隙精准填平……网络平台上,看似“土味”的装修短视频如今受到不少追捧。评论区里,网友们聊得火热——“会得此技,不愁没活”“技术好的大师傅月薪过万没问题”“现在装修找这样的熟练工不容易”。

  建筑装饰这个传统行业,因为瓦工等工种熟练工“高薪”“缺工”,引发多方关注,“瓦工一家三口半月收入4万元”“年收入20多万元仍招不到人”等话题频频登上网络热搜榜。目前,瓦工等装修工人收入水平怎样?熟练工难寻有哪些原因?我们走访了装修市场,跟从业者唠了唠。

  装修工收入总体保持上涨态势

  在建筑装饰行业,瓦工负责砌墙、抹灰、铺砖等多道工序,对手艺要求高,熟练工比较“吃香”。

  48岁的张宗立做瓦工已20多年,最近正在山东济南干活,他说:“干这行,熟练工更容易找到活,收入也不错。”张宗立算了笔账:做日工每天大概500元,如果包工,干的时间久些、收入也高点,月入能有2万元。一年下来,去掉假期、回老家农忙时间,大概做10个月工,平均收入15万元左右。“不同地方工钱水平有差别,北京、上海等地可能更高些。如果包工包料,收入还能多点,但时间、劳动上肯定也要多付出些。”张宗立说。

  同行中,与张宗立收入水平相当的不在少数。来自山西的王红伟干瓦工20多年,这两年平均收入在20万元左右;来自河北的郝泽军干瓦工近20年,年收入20多万元。江苏一家装修公司负责人对笔者说,瓦工收入水平近年明显提高,尤其是手艺好、干活又细致的熟练工,月入过万挺正常。

  数据显示,包括瓦工在内,装修工收入总体保持上涨态势,近两年春夏季装修建筑类职位平均薪酬同比涨幅均在10%以上。在多个招聘平台上,瓦工、油漆工、水电工等装修工的招聘需求这两年增加明显,其中熟练工的待遇水平和需求量更高。

  业内人士分析,装修工人劳动力资源供给不足和社会人力成本上涨共同推动了工人薪资提升,这也是包括装修工在内的蓝领群体收入上涨的一个重要原因。根据首都经贸大学中国新就业形态研究中心近日发布的《2023中国蓝领群体就业研究报告》(以下简称《蓝领就业报告》),蓝领群体平均月收入由2012年的2684元增至2023年的6043元,增长超1.2倍。

  “从装修市场发展看,随着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的提升,消费者对住房装修的品质需求增加,装修工的技能水平也跟着提高,这推动了相应市场薪资水平攀升。”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张丽宾说。

  “脏、苦、累”,愿意干的人并不多

  瓦工这份收入不错的工作,在就业市场吸引力如何?

  张宗立说,算下来一年收入是不低,但愿意跟着当学徒、出去干这个活计的人却不多。上述装修公司负责人也表示,装修市场上瓦工挺难找,特别是干得好的熟练工。

  为啥?张宗立提到了三个字“脏、苦、累”。“干我们这行的,绕不开跟沙子、水泥打交道,一天忙下来身上常常沾满了泥、灰,工作环境比不上工厂、办公室。工作强度也大,长期站着或蹲着,对体力和腰、膝盖都是考验,一些人宁可少赚点也不愿干这活。”张宗立说。

  经验积累、收入提升需要时间。张丽宾认为,装修工是一个对专业知识、技能水平、体力和经验都有一定要求的职业,如水暖工、电工等需要持证上岗,瓦工需要较高的技能和体能水平,从业者没有一定的时间、精力投入就很难满足工作要求。

  来自江西的汪山林从事木工工作,他说,做木工是个技术活,得慢慢学、跟着干。“在这行里,有收入高的,也有低的。我干木工20多年,刚开始收入就蛮低,后来成了熟练工,收入逐渐提高,这个过程是需要付出的。现在,有些人既吃不了这苦、也耐不住性子跟着学,我的同行基本都超过40岁,50岁以上挺多,等我们这批人退出行业,谁来干这些活是个问题。”汪山林说。

  技能培训机制有待完善。今年是90后庞星做水电工的第四个年头,他聊起了自己入行的经历:“有些大师傅愿意带徒弟、教技能,但也有不愿带徒弟的。我当时跑了不少地方,在各个工地上问、找师傅,没找到愿意带我这个徒弟的,后来是碰巧在网络平台上找到了,才算顺利入了行。”

  采访中,还有从业者表示,装修市场有“热”的时候,也有不好找活的情况,存在一定的波动性。此外,装修工社会保障水平不足、社会认同度低也让一部分人不愿进入这个行业。

  让技能劳动者有更多获得感

  怎样看待装修领域熟练工难寻现象?分析认为,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技能劳动者供给水平有待提升。

  数据显示,中国技能劳动者近年总体在增加,目前总量已超过2亿人,其中高技能人才超6000万人。但技能劳动者占就业人员比例还不高,在30%左右,技能劳动者的求人倍率长期在1.5以上,高技能人才达到2以上。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部长王晓萍近日表示,适应新产业、新模式、新动能发展的数字型、创新型、复合型的高技能人才仍然稀缺,钳工、焊工、养老护理员等一线技工普遍短缺,人才培养需要更好适应市场的变化和产业的需求。

  最近,多地相继发布紧缺人才目录,包括瓦工、电工在内的技工占比仍较高。云南昆明发布的260个岗位中,技术、技能、专业类占比91%;广东广州发布去年第四季度“最缺工”30个职业,其中焊工、电工、机械钳工、设备工程技术人员等在列。

  有些劳动者面临找工作难,有些工种缺人干,如何更好实现劳动力供求匹配?业内人士认为,扩大紧缺工种熟练工的供给是重要方面,应大力提倡工匠精神、开展职业教育。具体到建筑装修领域,相关部门可进一步创造条件,强化对装修工等工种的培训,在职业教育中适当增设装修相关类别课程,积极引导劳动者学习技能、提供更多就业选择。

  地方正采取相应措施。江苏等地开展建筑业技能竞赛,给获得全国大赛砌筑工奖项的技术能手开设“技能大师工作室”,支持其做好“传帮带”,并带动更多人从事这一行业。3月11日,宁夏人社厅发布消息,当地出台文件明确做好2024年度政府补贴性职业技能培训工作,积极推广政府资金直接补贴给培训者个人的“直补个人”培训,更多有职业规划和职业兴趣的城乡劳动者可根据个人意愿自主选择技能培训,既提高培训人选精准性,又增强技能培训针对性。

  “近年来,政府每年开展补贴性职业技能培训超过1800万人次,有效增加了技能劳动者供给。”王晓萍说,“我们将深入推进技能中国行动,聚焦先进制造、现代服务、养老照护等重点领域需求,大规模开展职业技能培训。”

  专家表示,吸引更多人从事如装修工这类紧缺工种,增强职业获得感、荣誉感很重要,还应当以技能认证等方式拓宽职业上升渠道,通过宣传引导在社会上营造尊重劳动、崇尚技能的良好氛围,不断改善就业环境,让技能劳动者有更多获得感。 【编辑:刘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