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行动看中国)黔桂交界苗寨的“蜕变”

发布时间:2024-04-22 20:02:38 来源: sp20240422

   中新网 柳州12月12日电 题:黔桂交界苗寨的“蜕变”

  作者 刘俊聪

  “乌英”,在苗语中意为“美丽的新娘”。从广西柳州市融水苗族自治县沿蜿蜒山路驱车近五小时,便能在冲靓山下一睹这位“新娘”的芳容。

图为坐落在冲靓山下的乌英苗寨。刘俊聪摄

  地处黔桂交界的乌英苗寨,共有145户共724人,其中广西籍104户,贵州籍41户。多年来,异籍同村的乌英人齐心协力摆脱贫穷,并逐渐融入现代生活,让这座深山苗寨焕发新的生机。

  树皮村的“蜕变”

  近日早晨,阳光透过村中枫树“镀”上金色,映亮整个乌英苗寨。干净整洁的水泥路、依山而建的吊脚楼,新建教学点中传出的朗朗读书声......一切都是朝气蓬勃的面貌。但在数年以前,这里却是不一样的光景。

村中的枫树已有上百年历史,是村民心中的“神树”。刘俊聪摄

  “我们祖辈在乌英生活上百年,以前这里贫穷落后,村民们都是住着杉木皮搭成的草屋,刮风下雨就遭殃。”上山砍柴归来的村民吴正芳说。

  年近七旬的他,目睹了乌英苗寨的巨变。“在国家的帮扶下,乌英苗寨通了路、电和网络,大家也住上了好房子,再也不用为吃不饱饭而烦忧。”吴正芳说。

图为村中新建的木楼。刘俊聪摄

  乌英人常开玩笑说,“睡觉时一翻身,便能从广西跨到贵州。”但黔桂两地分管的形式,也曾给乌英苗寨的治理带来不便。“虽有村规民约,但在政策方面却难以合心合力。”乌英苗寨党鸠村支书梁成张坦言。

  彼时的乌英苗寨缺乏有效治理,村落内垃圾成堆,污水横流。为此,桂黔乌英苗寨联合党支部于2017年挂牌成立,黔桂两籍村民的力量得以凝聚起来。

  “村民们每天都会组织垃圾清理队,共同维护村内的卫生整洁,曾经乌英苗寨‘脏乱差’的形象,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梁成张说。

  留守妇女圆“读书梦”

每天,乌英苗寨的孩子们在宽敞明亮的教室内上课。刘俊聪摄

  “与其它乡镇的孩子相比,乌英苗寨的孩子在学习上吃力且落后。”53岁的贵州籍驻村老师潘先锋,回忆起与乌英苗寨孩子的首次接触,“由于地处深山,父母不得不长期在外务工,他们追求文化知识也更为艰难。”他说。

  2017年,潘先锋来到乌英苗寨支教至今,与来自广西的老师共同带领孩子们学习。近年,随着村中教学点的翻新建设,每天早上,孩子们得以在宽敞明亮的教室内学习,朗朗读书声在山间回响。

  而黔桂老师们也发现,乌英苗寨并不只有孩子渴望知识。“我从小就没有机会读书,盼望能有机会上一次学。”今年47岁的苗族妇女梁足英说。

  曾经的她碰上外地来的客人只会羞涩地跑开。而现在,她会热情地招呼客人到家中“打油茶”,这是她“大学”四年努力的结果。

  “在乌英苗寨的夜校班,这些妇女被老师们亲切地称为‘大学生’(大龄学生)。”潘先锋笑道。2020年,为圆留守妇女的“读书梦”,村中开办夜校培训班。从最基础的普通话学习,再到刺绣、网络直播,妇女们的学习生活愈发丰富。

  作为夜校班的班长,梁足英是妇女中付出最多努力的人。“刚学习普通话时,我的进步比较慢。每天晚上,我都会练习写字和发音到凌晨。”梁足英说,她从未想到能有机会步入课堂,因此更加珍惜。

  盼望与外界加深沟通

图为两名砍柴归来的村民走入乌英苗寨。刘俊聪摄

  乌英苗寨山高路远,每天仅有一趟七座客车往返融水县城,交通不便成为制约乌英苗寨发展的最大阻碍。多年来,村民们一直盼望与外界加强沟通。

  2021年,苗家汉子吴新仁将儿子的婚房改建成旅游民宿,为慕名而来的游人提供下榻地。“现在来乌英‘打卡’的游客并不是很多,希望未来交通环境改善后,会有更多人来了解我们美丽的乌英。”吴新仁说。(完)

【编辑:李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