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粉百万 跌倒的东方甄选能让高途、好未来吃饱吗?

发布时间:2024-06-23 15:44:19 来源: sp20240623

   中新网 12月16日电(中新财经记者 左雨晴)俞敏洪、孙东旭的相继道歉,似乎已让一篇“小作文”风波尘埃落定,然而这一事件带给东方甄选的余波远未结束。6天内掉粉超200万,15日股价收盘再跌5.58%,一度走出阴霾的东方甄选和董宇辉前途再度变得扑朔迷离。

  12月16日凌晨,东方甄选官方抖音账号更新简介,宣布当天暂时停播,闭门思过,俞敏洪带领大家进行检讨。同日晚些时候,该账号再发公告称,经东方甄选董事会决定,董事长俞敏洪兼任东方甄选CEO职务,免去孙东旭的东方甄选执行董事、 CEO职务,即日生效。

截图自东方甄选抖音号   截图自东方甄选抖音号

  内部矛盾暴露 东方甄选恐被“挖墙角”?

  一篇“小作文”为何能掀起如此波浪?表面上看,这似乎是台前主播与幕后团队的功劳之争,实则暴露了东方甄选在内部管理上的缺陷。

  “MCN机构也好,其他公司也好,其部分数据或信息并不适合向公众透露,只适合在内部流转。如果擅自将这些信息公开,那么就可能会对公司造成负面影响。”易观流通行业高级分析师陈涛向中新财经表示,无论是东方甄选小编为“争功”擅自透露文案制作流程,还是东方甄选CEO孙东旭为解释董宇辉没有“受欺负”而擅自透露董宇辉薪资,都不合乎公司管理。

 12月14日,俞敏洪现身正式回应“小作文”事件。    12月14日,俞敏洪现身正式回应“小作文”事件。

  此外,缺乏成熟的公关措施也成为此次事件升级的关键。“很多公司在危机出现前都有一些公关预案,但本次事件可以明显看出,东方甄选公关预案准备是不充分的,甚至是没有,以至于在事件发酵时没有第一时间采取合适的应对措施,最终使得网友的负面情绪越来越大。”陈涛说。

  除公司管理外,网友所质疑的“去董宇辉化”也是东方甄选更要慎重面对的问题。近年来,头部主播在各种问题上频频翻车,“把鸡蛋放在不同篮子里”已成为MCN公司共同的选择。无论是李佳琦背后的美腕、小杨哥的三只羊、还是辛巴的辛选,都力图打造直播矩阵,以降低依赖单一头部主播所产生的风险。

  尽管东方甄选与董宇辉在去年的走红中深度绑定,但同样面临这一难题。“矩阵化”是MCN机构不可回避的趋势,然而董宇辉个人账号接近东方甄选粉丝数的一半,也说明了董宇辉在东方甄选中举足轻重的影响力。如何在发展中平衡这两者,对于成立还不到两年时间的东方甄选来说,仍然需要慢慢探索。

  中新财经注意到,目前许多网友正主动为董宇辉物色下家,不过各方表态均较为谨慎。张兰称“企业培养个人才太难了,别瞎凑热闹。”高途CEO称“别说主动去挖董宇辉,就算是动这样的念头,都不是人该做的事情。”小杨哥称:“挖董宇辉?怎么可能。别说什么挖了,哪个公司不想要,他是人才中的人才,我很敬佩他,很多人都很敬佩他。”罗永浩则表示,“交个朋友”目前没有挖董宇辉的打算,董宇辉的成功绝对是不可以复制的,并鼓励董宇辉自己进行创业。

  此外,网传有消息称,京东人力副总裁已拿着刘强东的亲笔签名前往陕西招募董宇辉,并且谈得很顺利,去京东的可能性很大。但据证券时报消息,董宇辉针对该传闻表示:“不属实,目前没有接触任何公司”。

  东方甄选痛失流量 高途、好未来“捡漏”

  对于“小作文”所暴露的矛盾,俞敏洪在回应中为各方打了圆场:“公司成员的平均年龄只有二十多岁,他们还很年轻,有的时候做事情说话也许不那么周到,也请大家多多包涵,给予他们成长的空间。”

  然而网友似乎等不及东方甄选“亡羊补牢”,在多方回应后,东方甄选所积攒的流量仍然在不断出走,这也让友商高途、好未来“蹭”上了一波热度。

  出于对东方甄选的不满,一众网友涌向了东方甄选的“翻版”竞品——高途的高途佳品、好未来的学家优品直播间,不断刷屏并称东方甄选配不上董宇辉,甚至喊话要求把董宇辉“挖过来”。

  第三方数据显示,11日当晚,就有累计有60万人涌入高途佳品直播间。12日,高途创始人陈向东亮相高途佳品直播间,并回应了网友的“挖人”言论:“董宇辉不是用来挖的,董宇辉是用来爱的”。他的巧妙表态让高途佳品直播间观看人数空前高涨。

14日晚间,陈向东在微博晒出10万+人数同时在线的直播截图,并称是“奇迹”,当晚单日直播间   14日晚间,陈向东在微博晒出10万+人数同时在线的直播截图,并称是“奇迹”,当晚单日直播间最高在线人数最终为近18万。 截图自陈向东微博。

  14日晚间,陈向东在微博晒出10万+人数同时在线的直播截图,并表示这是一个“奇迹”。当晚高途佳品直播间单日直播带货累计销售总额1180万,单日直播间最高在线人数最终数据为近18万,单日直播间累计订单量近22万,单日直播间观看人次1355万。

  高途佳品的走红也反应在带货数据和股价上,短短几天内,高途佳品直播间粉丝数量从32万飚升至180万,单日销售额也翻了百倍,股价跟着大涨。

  与此同时,在蹭热度方面稍慢一步的学家优品也在14日迎来了1万人在线,其直播平台的官方账号也因此发言感谢。

  高途、好未来能否迎来“二度春”?

  在东方甄选的危机中,高途、好未来究竟能否接住“泼天的富贵”,迎来“二度春”?

  对此,陈涛认为,“小作文”风波对各大直播间的影响究竟是长期还是短期的,仍待长期观察。

  “我们不能以短期时间内哪个直播间涨了多少粉丝,哪个直播间又少了多少粉丝,就证明近一段时间某公司的经营策略成功与否。从直播带货的角度来看,平台直播间的可持续性不单单要看粉丝量,还是要看粉丝的活跃程度、忠诚度,直播间的转化率和复购率等等指标。”他说。

  罗永浩则在15日的直播中称,如果董宇辉离开该行业,东方甄选流量会衰减,不会崩盘。他表示“东方甄选”目前直播间仍能维持基本流量,只是因为董宇辉还没离职和去竞品公司。他称,如果东方甄选领导层误判了这次事件,“将‘死得’特别惨”。

2022年东方甄选走红时,正在直播的董宇辉。 截图自东方甄选直播间   2022年东方甄选走红时,正在直播的董宇辉。 截图自东方甄选直播间

  回顾东方甄选去年的走红经历,标新立异的“知识型直播”固然让东方甄选成为同质化直播间的清流,但其恰逢的“天时地利人和”仍不可忽视。

  当时正值抖音“一哥”罗永浩退出直播,亟需新鲜头部流量的抖音为其造就了“天时”;与此同时,发力电商的抖音为东方甄选提供了高粘性用户,可谓“地利”;再加上别具一格的“知识带货”和一众新东方老师的“情怀”牌,最终成就了“人和”,也捧出了董宇辉。

  同时,抢先一步爆火的东方甄选也在多品类和打通供应链方面筹备得更早,也走得更远,而高途佳品、学家优品直播品类目前仍以农副产品、图书为主。

  与当初的东方甄选相比,堪称像素级模仿的一众教培直播间能否抓住机会,同时凑齐三张牌,再复刻一个“董宇辉”,仍是一个未知数。(完)

【编辑:钱姣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