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区里的深情守护(新春走基层)

发布时间:2024-04-24 21:27:17 来源: sp20240424

  腊月二十三,北方小年,青海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一片白茫茫。

  清晨6点出发,记者来到了位于可可西里“东大门”的索南达杰保护站。高原的狂风裹挟着细密雪花刺痛脸颊,行走格外艰难,巡山队员才文多杰和同事们却早已习惯。

  “今天我们主要开展从站里到楚玛尔河大桥的巡护巡线。”才文多杰说,“大雪给野生动物的捕食带来困难,这两天,野生动物救助就是我们的巡护重点。”

  这是一段“原生态”的巡山线路。记者搭上站里巡护的皮卡车,前往茫茫草原。雪天路滑,坑坑洼洼的路面时不时把人高高颠起。“为了尽量避免对可可西里自然状态的干扰,我们每次都沿固定线路巡逻。这条路早已装在我们的心中。”才文多杰一边介绍,一边盯着窗外,“检查非法闯入、救助野生动物、捡拾垃圾,这些都是巡山的主要内容。”

  2023年,才文多杰在巡山中发现了3只“掉队”的藏羚羊,把它们带回站里喂养、救助。

  应对新形势下的保护需要,坚守中也有开拓。队员们给科考人员做向导、为沿途司机提供服务,有时还要做“交警”保护藏羚羊安全穿过青藏线。

  每个月,队员们至少要组成主力巡山队开展大规模巡山一次,每次巡山短则一周,长则10余天。“大家都早已习惯。”才文多杰说,冬天地面封冻,夏天到处有沼泽与泥坑。

  临近中午,长达3个多小时的巡山终于结束。几块水煮牛肉,几个白饼,火炉上简单一热,就是午餐。“我们站上13个人,再加上不冻泉、沱沱河、五道梁、库南保护站,总共50多人,常年坚守在可可西里,平均年龄不到30岁。”如今,可可西里的藏羚羊种群已经从之前不足2万只恢复到7万余只,还有野牦牛、藏狐、藏野驴自由驰骋。

  今年,才文多杰主动申请留在站里过年。下午巡山前,他给5岁的女儿打去视频电话。“爸爸过完年就回去,到时候给你带礼物!”才文多杰冲着闺女眨眨眼睛。

  雪下得更大了,小年的饭匆匆吃完,随着汽车发动的声音,下午的巡山又开始了。

  《 人民日报 》( 2024年02月03日 06 版)

(责编:袁勃、赵欣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