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枫景”|筑牢基层治理最后一道防线

发布时间:2024-06-21 13:54:45 来源: sp20240621

  法治日报全媒体记者 崔东凯 刘青 见习记者 张运恒

  视频制作:方芳 李全一

  今年年初,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铁锋区南浦街道南化社区一居民在自家门上安装摄像头,邻居认为侵犯隐私,两家大打出手。社区工作人员几次调解无果,上报了街道政法委员。

  为防止矛盾激化,政法委员启动“四所一庭一中心”联调联动模式,协调派出所民警、法院法官、律师与社区共同参与调解。法官搬出民法典,派出所民警讲解治安管理处罚法,律师从双方法律责任的角度进行说明。最终,法治的力量让这起纠纷得以有效化解,两家邻居握手言和。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对坚持和发展“枫桥经验”作出指示、批示,强调“善于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解决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矛盾和问题”,推动“枫桥经验”取得新成就,作出新概括。

  如何在今天的现实工作中传承“枫桥经验”?新时代基层治理有着怎样的特点?齐齐哈尔市委政法委给出的答案是立足加强基层治理,发挥政法单位职能优势,以法治化手段化解普通矛盾纠纷。面对重大疑难案件,落实《中国共产党政法工作条例》规定的社会治安综合治理中心(以下简称“综治中心”)平台作用,基层政法委员统筹公安派出所、司法所、律师事务所、基层法律服务所和人民法庭,推出“四所一庭一中心”联调联动的工作模式,筑牢化解疑难复杂矛盾纠纷最后一道防线,打造新时代“枫桥经验”的鹤城版本。

  问题导向 创建疑难纠纷矛盾化解新模式

  “多调联动、‘三官一律’进网格、警格网格融合、人民调解介入信访、诉前调解”,多年来政法系统各部门依托网格化建设履行自身职能发挥各自优势,或独当一面、或互相配合化解矛盾纠纷,探索实践的各种工作做法取得了成效。

  怎样针对本地特点进一步提高基层治理水平,创新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齐齐哈尔市委政法委进行了不懈探索,各级领导干部以问题为导向,深入基层开展调查研究。

  铁峰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孟醒对化解矛盾纠纷的常规做法有着自己的认识:司法所化解一般矛盾纠纷经验丰富,但没有治安处罚职能,对发生冲突没有震慑力;公安派出所可以开展行政调解,但不便介入经济类纠纷,对抚养、赡养类民事纠纷不够专业;人民法庭在调解行政纠纷容易被认为“官官相护”不够中立;律师事务所、法律服务所作为第三方机构介入,给出的专业意见有时更有公信力。通过什么样的机制整合这些力量是个实际问题。

“四所一庭一中心”机制示意图

  齐齐哈尔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李拥军书记告诉记者,统计显示,齐齐哈尔有75%的一般性矛盾纠纷可以用通常的调解手段化解。怎样化解其余的疑难复杂案件?政法工作条例提供了法律依据和解决思路。2022年3月,齐齐哈尔出台《关于健全完善“四所一庭一中心”衔接联动工作机制指导意见》,推动基层化解矛盾纠纷工作中加强党的领导,促进综治中心实体运行,发挥基层政法委员作用,运用好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

  攥指成拳 有效发挥政法力量

  2023年4月8日,十几名邻村村民开着铲车冲进雅尔赛镇音钦村村民孙某的承包地里,镇派出所民警小刘接警后飞奔到现场拦下了“剑拔弩张”的双方。

  音钦村与哈拉新村土地纠纷延续多年,镇里无数次调解也未能化解,如今矛盾激化,雅尔赛镇综治中心启动了“四所一庭一中心”机制。

  4月9日,镇党委副书记、政法委员王铁馥组织镇法庭庭长、派出所民警、包联律师、两村书记和涉事村民一起到镇综治中心进行调解。双方各抒己见,哈拉新村拿出了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图纸,音钦村出示了2006年市国土局的书面证明。

  最终,调解人员以自然资源局工作人员带来的原始档案为准,确认了该土地的确属于音钦村集体所有。随后,各部门人员共同对哈拉新村村民进行劝解、开导。村民们接受了认定结论,签订了调解协议并表示不会再因此闹事,两村之间多年的土地纠纷彻底化解。

  通过“四所一庭一中心”联调联动机制的运行,实现了多方有效沟通,政法委员统筹协调,将派出所、司法所、律师事务所、法庭聚集在一起共同研判并答复当事人,可信度高。许多当事人到了调解现场,都觉得“为了我这事,镇里很重视啊,还给我在市里请的律师,不用我花钱请律师,我得珍惜调解的机会啊”,所以更容易找到解决问题的突破口,问题化解率稳步上升。这个机制能够把很多问题在诉前实现化解,解决了基层治理的难题和痛点。

  梅里斯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庄体勇认为,通过“四所一庭一中心”联调联动解纷模式,夯实了基层社会治理基础,有效解决了政法委员相对弱化、综治中心相对虚化等问题。更加有力地推动《中国共产党政法工作条例》在基层落地落实。

  智能服务 搭建“码上办”综治直通车

  黑龙江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刘惠在齐齐哈尔市调研期间指出,要着力打造“综治中心+信息化+网格化”的基层治理模式。今年4月,在齐齐哈尔市委政法委指导下,梅里斯区乡镇(街道)综治中心在实体化、实战化运行中植入智能化、数字化手段,构建收集反馈社情民意的“码上办·马上办”综治直通车网络平台。

“码上办·马上办”综治直通车平台工作流程图

  通过该平台反映问题后,由乡镇(街道)综治中心统一受理,对属于矛盾纠纷类事项直接交办乡镇(街道)四所一庭一中心或通过村(社区)向下转办。交办后由承办部门限期进行办理,对于群众满意的事项由综治中心不定期回访,群众不满意事项或者“疑难复杂”事项,向乡镇(街道)政法委员报告,由政法委员统筹相关部门会商研判、联动化解,实现“受理、研判、交办、调处、办结、回访”全链条闭环管理。

  齐齐哈尔市委政法委基层社会治理科科长于淼介绍说,群众扫描“码上办·马上办”综治直通车二维码后可以直接进入小程序,政法委通过“问题交办、重大事项会商、信息互通共享、限时办结、督导问责”五大机制保障流程良性运转,解决群众反映的问题。

  繁简分级、难易分流、法治方式、机制保障。齐齐哈尔探索创新“四所一庭一中心”联调联动的工作模式,是党建引领基层依法治理的具体体现,在基层有效推动了大综治理念的具体实践,在实践中不仅得到百姓高度认可,也显著提升了政府工作效率,这正是新时代“枫桥经验”在龙江大地的生动实践。

  【专家点评】

  齐齐哈尔在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健全完善矛盾纠纷多元化解体系方面重点突出、多点协同、亮点纷呈,打造了新时代“枫桥经验”鹤城版本。一是努力构建党委领导下的社会治理体系大格局,深入贯彻《中国共产党政法工作条例》,充分发挥乡镇(街道)政法委员和综治中心在矛盾纠纷化解中的统筹和指导作用。二是全面创建多方参与的基层矛盾化解共同体,不断创新和优化“四所一庭一中心”联调联动模式和运行机制,注重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解决问题、化解矛盾。三是着力打造“综治中心+信息化+网格化”的基层治理新模式,不断加强网格化管理、精细化服务、信息化支撑,及时解决基层群众的急难愁盼,在源头上预防和化解矛盾纠纷。概而言之,加强党的领导、合力化解矛盾、走好群众路线,是新时代“枫桥经验”鹤城版本的深厚底色和鲜明特色。(朱乾乾 中国法学会法治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编辑:张子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