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问|欧阳友权:网络文学因何成为中国故事的海外“扬声器”?

发布时间:2024-05-20 01:04:04 来源: sp20240520

   中新社 长沙12月20日电 题:网络文学因何成为中国故事的海外“扬声器”?

  ——专访中南大学网络文学研究院院长欧阳友权

  作者 白祖偕 邓霞 尹武进

  自1991年全球第一个华文网络电子刊物《华夏文摘》上线,华文网络文学已走过30余年风雨历程,现积累网络原创作品超过3000万种、每年新增作品约300万部、日均更新达5亿汉字,是中国当代文学的生力军。近年来,中国网络文学更是“扬帆出海”,成为中国故事海外传播的重要力量,向世界展示中国传统文化的魅力和中国文化软实力。

  近日,涉足网络文学研究20多年的中南大学网络文学研究院院长欧阳友权,接受 中新社 “东西问”独家专访,解读网络文学成为中国故事海外“扬声器”的奥秘。

《中国网络文学三十年》丛书。受访者供图

  现将访谈实录摘要如下:

   中新社 记者:从2002年成立中国第一个网络文学研究所,到2023年中南大学网络文学研究院成立,您领衔研究中国网络文学二十多年,见证了它的发展和繁荣。这期间,中国网络文学的主要变化有哪些?

  欧阳友权:纵观中国网络文学发展历程,有两大变化格外醒目。

  一是从业态发展脉络看,中国的网络文学呈“马鞍形”上扬态势。20世纪90年代起步时,一批“文青”作家率先触网,他们上网寻求文学圆梦,作品具有一定纯文学气质,“榕树下”网站作品是这一时期的代表。2000年,文学网站因找不到商业模式陷入“存续困境”,网络文学随之跌入低谷。直到2003年秋,起点中文网成功创立“VIP付费阅读”模式,各大网站争相效仿,网络文学开始触底反弹,逐渐走出低谷。此后,资本介入网络文学网站,并进行商业化运作,续更追更,读写互动,“爽文”当道,网络文学呈现一路上扬趋势。

2023年3月,北京,观众在第六届中国“网络文学 ”大会网文企业特色展区参观。易海菲 摄

  二是从题材内容看,中国网络文学经历了从“满屏玄幻”到倡导现实题材的创作转向。中国互联网上出现的第一部长篇小说《风姿物语》(1997年上线)就是玄幻小说,后来发展最快、体量最大、作品最多的网络小说也是玄幻奇幻、武侠仙侠、架空穿越类的幻想题材作品。它们满足了青少年读者休闲娱乐的需要,但离我们的时代、日常生活很远,不接地气,缺少“抓地力”。

  2014年后,经政府倡导、行业引导,网络作家积极探索创作新路,文学作品开始向现实题材、主旋律、正能量、“以人民为中心”创作转向。《2022中国网络文学蓝皮书》显示,网络文学2022年新增作品300多万部,其中现实题材作品20余万部,同比增长17%。这些作品表现当今时代人们的生活面貌,体现历史发展和社会进步,彰显“国之大者”的发展大潮。

2023年3月,观众在北京亦创国际会展中心“网络文学新时代十年主题成果展”上参观。杜建坡 摄

   中新社 记者:中国网络文学作家数量已超2000万,“90后”作家成创作中坚,“00后”作家成新增主力。越来越多“新势力”的加入,对中国网络文学的发展将产生什么影响?

  欧阳友权: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的扩大,网络作家迭代在加速,“90后”“Z世代”已经成长为网络文学写作的主流群体。他们成长于崛起后的中国,民族自豪感表现更为强烈,其阅读行为反映出的价值取向和精神特征,正深刻影响着网络文学的内容构成和价值培育。一方面激励网络文学创作更多年轻人爱看的中国故事,发挥文学作品的正向价值引导作用;另一方面也使网络文学成为不断吸纳新读者、新作品,推广全民阅读的重要组成部分。

   中新社 记者:作为中国文化“走出去”的一支生力军,网络文学“扬帆出海”的原因是什么?

  欧阳友权:网络文学“扬帆出海”的原因主要有二:一是中国网络文学生生不息的好故事,吸引了世界各国的读者,促使他们因喜爱而主动阅读。由独特文化“赋魅”的中国故事,能在跨文化语境中形成强大的吸引力和感染力,从而打通海外读者的“快感通道”,形成需求式传播的动力机制。2014年,美籍华人任我行(RWX,本名赖静平)创办的第一家英译中国网络小说网站“武侠世界”(WuxiaWorld),就是基于这一原因。

  另一个重要因素是海外读者对独特神奇的中国文化和日益发展的中国社会感兴趣,通过阅读中国的网络小说,可以了解中国文化,认识中国社会现实。据统计,截至2022年底,中国网络文学海外市场规模超过30亿元人民币,累计向海外输出网文作品1.6万余部,海外用户超1.5亿人,遍及世界200多个国家和地区。以网文为创意源头的IP影视、游戏、动漫、有声读物等文化业态,也在国际市场显示出巨大发展潜能。

2021年7月,上海,改编自同名小说的热播剧庆余年与cosplay跨界组合亮相第十七届中国国际动漫游戏博览会。张亨伟 摄

   中新社 记者:“走出去”的网络文学何以成为中国故事的海外“扬声器”?这对国际文化交流有何重要意义?

  欧阳友权:中国打造了世界网络文学的“中国时代”,让中国故事传播海外,这对新时代国际文化交流意义深远。

  首先,网文出海有助于面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传播中国声音。网络文学在承载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出海讲述中国故事、建设文化强国等方面发挥出越来越重要的作用。网络文学映射的是中国综合国力的“文学表情”,体现了中国的文化自信。走向世界的网络文学作为中国故事的海外“扬声器”,生动展示了真实、立体、全面的中国,对营造有利的外部舆论环境、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意义重大。

  其二,网文出海有助于推动人类文明互鉴,增强中外文化交流。网络文学具有极佳的文化传播优势与异域亲缘性,能以愉悦的方式突破文化阻隔,规避文化冲突,进而在多元文化背景下实现不同主体间的意义共享和文明互鉴,让文化交流从“走近”到“走进”。网络文学中富含巨大想象力的中国故事,融合东西方文化宝藏,营造人类终极梦想,表达了世界文学坐标中的中国经验,由此聚合成中国网文海外传播的核心力量,驱动网络文学走在新时代国际文化交流的前端。

2023年3月18日,中南大学网络文学研究院揭牌成立。受访者供图

   中新社 记者:人工智能技术的不断发展,将给网络文学带来哪些机遇和挑战?在此背景下,网络文学应如何向世界展现当代中国?

  欧阳友权:人工智能与网络文学“技术同根”,ChatGPT、文心一言、阅文妙笔等大模型的出现,将使网络文学处在历史新变的“风口”。比如,网络文学的创作方式或将从键盘码字走向程序操作和指令生成,创作者或将从“人-人”主体走向“人-机”双主体或智能“拟主体”,网络文学作品可能从过去的文字呈现升级为“文-音-影”融合的多媒体表达,网站平台或从管理作家、经营作品走向管理AI机器、经营AIGC(生成式人工智能)精品产能等。

  在此背景下,中国网络文学应把握新技术传播带来的历史机遇,利用人工智能这个“世界语言”,创作既具有中华民族特色又能为世界共享的优秀作品,用“AI化”网络文学讲好中国故事,传播中国声音,向世界展现可信、可爱、可敬的中国形象。(完)

  受访者简介:

中南大学网络文学研究院院长欧阳友权

   欧阳友权:中南大学人文学院二级教授、中南大学网络文学研究院院长,中国网络文学研究的领军人物和资深专家。以欧阳友权为代表的中南大学网络文学研究团队,是中国最早开展网络文学研究的学术群体,多年来发表该领域专题论文400余篇,主编丛书6套,出版专题著作60余部(含主编),建立了中国第一个网络文学文献数据库。

【编辑:钱姣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