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别依依,一名退伍老兵的深情守望

发布时间:2024-04-25 21:14:17 来源: sp20240425

冬日的北疆边关,冰封雪裹、松林静默,一阵冷风将积雪刮起,瞬间一片苍茫。边防线上,三角山哨所的巡逻小队正艰难地在雪地中跋涉,刚刚还很深的脚印转瞬便被风雪抹平。

走在队伍最前面的是二级上士刘磊,冷风已将他的脸吹得通红,但专注的神采,依旧在他的眼眸里闪烁。12年戍边生涯,管段内的一草一木都已刻印在刘磊脑海里。像往常一样,刘磊不断观察着四周的一切。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他的眼中充满不舍。送了十几年老兵的他,今年即将成为退伍老兵中的一员。

“大家跟上啊!注意脚下,当心雪窝子!”刘磊一边提醒身后的新兵罗炜松,一边在前面蹚雪。风越刮越大,仿佛要把往日的回忆吹散;雪越积越厚,仿佛要将千里边关的离别情深深掩藏。途经管段界碑处时,刘磊组织大家原地休息。他靠着一块大石坐下,打开随身携带多年的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标注着巡逻沿途的道路、沟壑、岔路……

脱掉手套,快速做好标注后,刘磊缓缓合上笔记本。他用手反复抚摸着早已泛黄发皱的封皮,随后不舍地递给身后的罗炜松。

那年冬天,还是新兵的刘磊照例参加巡逻执勤任务。领队是一名快要退伍的老班长。出发时艳阳高照,没多久,天空便飘起雪花,在队伍巡逻至地形险峻的月亮山时,风雪吹得大家睁不开眼。“是白毛风!大家低下头,跟紧队伍,千万不要掉队!”带队的老班长大声提醒着,声音却被寒风吞没。还是新兵的刘磊不禁有些紧张,身边到处都是白茫茫一片,感觉危险似乎就在眼前。他抓着班长的衣襟,踩着班长的脚印,一步也不敢停歇。陡峭的山坡上铺满了积雪。在老班长的带领下,官兵手拉手艰难向上攀爬,回到连队时已是傍晚。

“班长,幸亏有你,你真是太厉害了。”回到连队后,刘磊向班长竖起了大拇指,而即将退伍的班长将这个笔记本交给了刘磊。之后的每次巡逻,刘磊都会揣上这个笔记本,将巡逻途中遇到的相关情况一一记录下来。多年来,刘磊累计巡逻千余公里,处置各类突发险情20余次。

坐在雪地中的刘磊,仿佛又一次回到了10多年前。这本记载着戍边岁月的笔记越来越厚。如今的他,早已从当初躲在班长身后的新兵,成长为班内战友的“主心骨”。

风雪渐停,云散日出,一缕阳光透过厚厚的云层直射下来。被冰雪映射的界碑,闪烁着庄严的光芒,界碑上“中国”二字是那样耀眼。刘磊深情地抚摸界碑,眼角的泪水沿着脸颊缓缓滑下,滴落在熟悉的边防线上。

“老婆,过几天我就回去了。”暮色降临,落日的余晖洒落在刘磊肩头,他给妻子赵营营发了条信息。2017年,刘磊与赵营营相识,爱情的种子在他们初见的那一天悄然种下。

几年前的春节,由于任务需要,原本打算休假举办婚礼的刘磊,不得不将婚期推迟,留在哨所过年。那天,心怀愧疚的刘磊情绪低落。连队指导员看出了他的心事,带着他来到哨所的“相思树”下。

1984年初夏的一天,时任三角山边防连连长的李相恩在带队巡逻途中突遇山洪。为了营救战友,他不幸被湍急的河水卷走,年仅29岁。妻子郭凤荣闻讯,抱着儿子匆匆赶到哨所。她在丈夫牺牲的哈拉哈河边,等了三天三夜……第二年春天,郭凤荣在哨所旁,眼含热泪栽下了一棵樟子松,陪伴长眠于此的爱人,官兵给它起名“相思树”。这棵“相思树”,承载着一位军嫂对丈夫的深情,更承载着一位戍边军人对责任和使命的执着。

指导员的讲述让刘磊听得入神,老连长的事迹更令他落泪。三角山顶的“相思树”下,刘磊再一次拨通了远方妻子的电话。

“大雁大雁飞过三角山,带去对边防哨所的思念;大雁大雁飞过哈拉哈河,带去对边防亲人的挂牵……”电话中,情到深处的两人断断续续地唱起了那首《哨所的相思树》。

几个月后,休假回家举办婚礼的刘磊给妻子带回了一捧驻地的泥土,用边防军人特有的浪漫向她表达心中的思念。

如今,哨所旁的“相思树”依旧傲然挺立,如同哨兵一般屹立北疆边陲。

战马的嘶鸣刺破边关宁静的清晨,仿佛军马也已经感受到了离别的气息。

“驾!”伴随着凛冽的寒风,刘磊骑着军马“乘风”奔腾在茫茫雪原,在北疆的晨光中划出一道弧线。马蹄卷起的阵阵雪花飘落在刘磊的面颊。随着视线前移,刘磊的思绪回到了他们第一次搭档的冬天。

那天刚下过大雪,刘磊第一次参加骑马巡逻任务。3个多月的军马骑乘训练让刘磊信心满满。由于巡逻路面积雪较深,在刘磊骑马巡逻至一个下坡时,军马前蹄突然踩空,刘磊从马背上重重摔落。这一瞬间,军马“乘风”仿佛知道自己的战友遇到了危险。只见“乘风”刚从沟里站起来便立刻跑到刘磊身边,奋力用头将他推起。刘磊的手套被巨大的惯性甩丢,双手被冻得通红,“乘风”低下头,轻轻地舔着他的双手。在其他战友的帮助下,刘磊安然无恙地返回连队。这次意外让刘磊的内心深受触动,他相信军马也有灵性。从那以后,刘磊对“乘风”更加爱护,他经常去马厩给“乘风”喂草料、梳理毛发,无论他走到哪里,兜里总是装着一把“乘风”爱吃的玉米面。

回忆着过往,刘磊跳下军马。凛冽的寒风中,他最后一次为“乘风”梳理毛发。他不舍地抚摸着“乘风”的头,与它一起分享军旅生涯中最后的时光,轻声告别这位“无言”的战友。12年的时光让刘磊从一名懵懵懂懂的新兵,成长为素质过硬的连队骨干,而“乘风”也在慢慢老去。

“我走了,你在这儿要好好听话,有机会我一定回来看你。”

“送战友,踏征程,默默无语两眼泪……”歌声萦绕在连队上空,也回荡在刘磊心头。登上了返乡的客车,熟悉的营房、亲爱的战友在刘磊视野中渐行渐远……那是他的青春,他驻守的边关,他热爱的三角山。(向勇 龙喜涛)

(责编:陈羽、刘圆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