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乌以高额军援,美国计划推进难

发布时间:2024-04-18 11:35:55 来源: sp20240418

  对乌以高额军援,美国计划推进难(环球热点)

  美国总统拜登日前呼吁新当选的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迅速采取行动,批准对乌克兰和以色列的军事援助。此前,拜登政府向美国会提交一项紧急预算案,总额超过千亿美元,其中大部分款项用于援助乌以。

  分析指出,预算案可能在美国国会面临阻力。民主、共和两党之间、共和党内部围绕军事援助议题正在密集展开博弈;飙升的财政赤字面前,援助开支也越来越成为美国国内担忧的问题。军事援助计划要想过关恐怕并不容易。

  “一揽子”军援计划

  据美联社报道,拜登政府向美国国会提交的这份2024财年紧急预算案,总额约1060亿美元。该“一揽子”计划中,有143亿美元用于对以色列的军事援助,614亿美元用于对乌克兰的军事和经济援助,91.4亿美元用于人道主义援助,另有140多亿美元用于美国自身的边境管控等事务。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称,该预算案是拜登政府的一项“一揽子”军事援助计划,旨在“支持美国的盟友和合作伙伴,并维护美国的国家安全”。

  白宫信息显示,对以色列的拨款将主要用于“铁穹”“大卫弹弓”“铁束”等防空和导弹防御系统,增强以色列的军事力量,同时用于补充美国国防部的武器库存,“以便在必要时支持以色列”。

  《华盛顿邮报》报道称,在对乌承诺的614亿美元中,有300亿美元用于为乌克兰提供武器装备并补充美国武器库存,144亿美元用于继续提供情报及其他国防支持,163亿美元用于帮助乌克兰政府为民众提供必要服务并维持经济。

  新一轮巴以冲突爆发以来,美国不断向以色列增加军事援助。路透社报道,美国近期向以色列运送大量机载炸弹、用于“铁穹”系统的拦截导弹,并向地中海东部派遣了两个航母打击群。美国国会研究服务部近期《美国对以色列的援助》报告显示,1946年到2023年1月,美国共向以色列输送1586.65亿美元的经济和军事援助。另外还设有专门用于导弹防御的拨款。

  另据美国国会研究服务部10月发布的《美国对乌克兰的安全援助》,2014年以来,美国已向乌克兰提供超过467亿美元军事援助。其中,2022年2月以来,军事援助已超过439亿美元。《华盛顿邮报》披露称,这些资金包括军事装备直接赠与、武器生产资金及购买其他国家装备的补贴等。

  “捆绑策略”

  《华盛顿邮报》等多家美媒报道称,白宫把对乌和对以援助议题“打包”,背后有多重考虑。

  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全球战略智库国际政治研究部主任赵海对本报记者表示,拜登政府此次的军事援助计划采取“捆绑策略”,目标在于争取不同意见者的赞成票。

  “援乌法案此前遭到国会共和党人的强烈反对,这是导致上一个美国年度预算案没有通过的重要原因。此次,拜登政府想在政治上取巧,把援乌和援以议题联系在一起,同时附加共和党人要求的美国边境管控拨款,使对乌援助得以‘夹带’通过。”赵海说。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韦宗友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以色列被美国视为中东地区的重要盟友,对以军事援助有较多呼声。然而,各方在对乌军援的议题上则有显著分歧。随着战事延宕,共和党保守派和部分民主党进步派对军事援助乌克兰的支持度逐步下滑。在此背景下,拜登政府试图把对乌援助与对以援助‘绑定’,迫使各方同意援助。”

  分析指出,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日前的表态还透露了“捆绑策略”的深层考虑。

  英国《卫报》报道称,麦康奈尔近日对“打包”援乌和援以议题的方案表示支持,认为两项议题的内在逻辑“相互关联”。他在讲话中表示,美国对外军事援助的钱款,“真正去向是美国的38个州”,那里的兵工厂“正在制造更现代化的武器”,补充美国的军火库存,实现美国军备的更新换代,由此“重塑美国的国防工业基础”。

  “值得注意的是,麦康奈尔在讲话中重提了二战时美国‘民主兵工厂’的口号,白宫在声明中也主张,对美国的国防工业基础追加投资,确保美国做好军事准备。这释放出一个强烈的信号:美国的对外军事援助将为美国的军工生产不断输血,增强美国国防工业基础。这是美国大力推进对乌以军援背后的重要逻辑。”赵海说。

  “在国会的道路并不平坦”

  目前,白宫的军事援助计划需要在美国国会中获得多数支持才能通过。但外媒分析称,该计划“在国会的道路并不平坦”。

  愈演愈烈的预算之争下,民主、共和两党分歧是一道关卡。彭博社、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等分析表示,共和党极端保守派一贯主张削减联邦开支,指责本届政府支出失当导致当前美国的财政困境。新的预算案预计将触发共和党极端保守派的强烈反对。多篇报道还分析称,10月25日新当选国会众议院议长的迈克·约翰逊即为共和党极端保守派议员,此前曾反对向乌克兰追加援助。

  “2022年5月,约翰逊是仅有的57名投票反对援乌的第一笔400亿美元补充援助的议员之一,认为美国应更多关注国内事务。此后,他一直反对继续援助基辅。约翰逊当选议长后,援乌和援以的‘打包’方案在众议院会有怎样的结果,目前还需要观察。但对两党来说,时间已经非常紧迫,11月17日联邦政府可能面临新的‘关门’风险,这些都给预算案带来挑战。”韦宗友说。

  两党内部分化也增加了更多变数。《国会山》报称,在共和党内部,“捆绑策略”的做法引发强烈争议。日前,9名共和党参议员联合致信麦康奈尔,认为对乌克兰和以色列的援助不应同时进行,“绑定”乌以援助“缺乏战略重点”,是一个“严重错误”。

  “共和党内部在军事安全问题上存在两种思潮的‘互搏’,一种是极端保守派代表的民粹孤立主义,一种是建制派代表的新保守主义,两派内斗加剧了军事援助议题的混乱。此外,民主党内部也存在意见分化。一部分民主党左翼人士对巴以局势表示担忧,反对美国选边站队,敦促政府停止对以援助。预计民主党的内部分歧也会给对以军援带来一定阻力。”赵海说。

  “拜登政府的1060亿美元拨款要求在国会山遇到了大麻烦。”美国政治新闻网Politico日前发文称,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分歧可能使该提案遭到否决,或者需要进行重大修改;共和党内部对于是否将对乌和对以援助联系起来也存在分歧;许多人还对援助的高额支出感到不满。

  韦宗友表示,当前美国政治格局正处于微妙的平衡。没有任何一个政党能够形成强有力的多数派联盟,推动议事日程。党内的少数群体很可能左右政策议程和政策走向。

  “这一点在共和党内部尤为显著。目前,共和党内极端保守派已对共和党的一些政策议程产生裹挟,使得共和党的保守化倾向有所放大。如果共和党的政策立场进一步向右偏离,与民主党政策之间的分歧和矛盾将会拉大,两党的形成共识空间进一步遭到挤压。其结果是亟待讨论的内外政策和法案无法出台,陷入僵局。”韦宗友说。

  “围绕拜登政府的军事援助计划,美国国会内部预计将展开密集博弈。”赵海说,“共和党内部将反复讨价还价,并要求民主党做出预算让步。军事援助方案会以谈判妥协的形式和金额通过,但预计不会按照拜登政府希望的那样顺利过关。”

  (人民日报海外版 林子涵) 【编辑:房家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