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化山歌:梅山文化的百科全书

发布时间:2024-06-21 21:23:44 来源: sp20240621

  山歌是中华传统文化中的艺术瑰宝,其中蕴含中华文明的多彩故事。山歌是先民们在田间地头劳作时抒发情感和传递思想的重要手段,同时也是人民群众日常生活中重要的精神食粮。湖南省新化县是梅山文化的发源地之一。独特的地理环境与方言俚语孕育了别具一格的新化山歌,曲调优美,情感细腻,内容朴实,具有丰厚的文化内涵,堪称是了解和研究梅山地区历史、人文、民俗的“活化石”,2009年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山歌无假戏无真,秦始皇兴起到如今。”新化山歌起源于先秦时期,是从楚国民间祭祀的艺术土壤里萌芽、发展而来的。汉代王逸在《楚辞章句》中说:“昔楚国南郢之邑,沅湘之间,其俗信鬼而好祠。其祠必作歌乐鼓舞,以乐诸神。”唐宋之后,新化山歌更加盛行。新化于宋熙宁五年置县,章惇曾作《梅山歌》:“穿堂之鼓堂壁悬,两头击鼓歌声传”,生动记载了山歌这一特殊演唱形式。新化山歌一直流传至今,长盛不衰,是梅山地区汉、苗、瑶等多民族文化长期融合发展的产物。

  新化山歌数量庞大,类型丰富,大致可分为六类:①劳动歌,包括猎歌、樵歌、田歌、渔歌、采茶歌、伐木歌、滩歌、夯歌、号子等;②生活歌;③仪式歌;④情歌,又称“陶情歌”;⑤时政歌;⑥历史传说歌。

  在表现形式和腔调上,新化山歌以高腔和平腔为主。高腔山歌主要流行于高山地区,音调高亢嘹亮,拖长音,节奏自由,有独唱,也有对唱。通常在每首歌结束时,会以打“喔嚯”结束。当然,打不打“喔嚯”或打多高的“喔嚯”,全凭演唱者心情和演唱环境来决定。高腔山歌中还有一种“滚板山歌”,起音特别高,并且跳跃性强,往往是一人起头众人和,用雄壮的“呵呵”声结尾,滚板行腔,气势澎湃。一般滚板一口气唱20个字以上,多的一句能滚到50多个字,犹如高山上滚木,轰然而下,往往能起到高潮讨彩的效果。此外,还有一种特高腔的“呜哇山歌”,因其中有大量“呜哇”为衬词而得名。呜哇山歌多用假声吼唱,因此又称“尖嗓子”山歌,可与“信天游”媲美。

  平腔山歌多在县城及以东的丘陵平原地带流行,音调较低,拖音较短,也有独唱和对唱。在新化县洋溪镇,有一种独特的低腔山歌叫“波罗山歌”,也和高腔滚板山歌类似,在高潮中插进滚板句;不同的是,句子以幽默诙谐取胜。在山歌比赛中,谁唱的滚板句最长、最多、最连贯、最幽默诙谐,谁就获胜。

  新化山歌演唱时基本没有乐器伴奏,但锣鼓山歌是个例外,演唱时伴以一锣一鼓、三根鼓槌,当地称为“三棒鼓”。在句式结构上,新化山歌有四句头、六句头、八句头和长段,也有七字式、五字式和长短相间式。演唱起来趣味无穷。

  新化山歌的歌词以官话为主,但里面夹杂了大量方言成分。比如,《日头出来晒白岩》:“日头出来晒白岩,白岩底下扎戏台。”其中的“日头”指太阳,“岩”指大石头。再如,《麻雀儿麻》:“爷在桃园采细茶,翁妈在灶屋里炒泡泡。”其中的“爷”指爸爸,“翁妈”指妈妈,“灶屋”指厨房,“泡泡”指玉米粒。

  新化山歌中的方言词使用独具特色,充满了生活气息。举例来说,“娇莲”(有时写作“姣莲”)在山歌中并非实名,而是一个虚指代词,指代男子心仪的姑娘,如《十二月望郎》:“四月里秧老要插田,我哪有闲工看姣莲?”新化情歌中经常出现称谓语“哥哥叽”和“妹妹叽”,如《槐花树下扎戏台》中的女子唱词:“姐屋门前一树槐,槐花树下扎戏台。哥哥叽,你早来三步看到了戏。”而后面的男子唱词中就变为了“妹妹叽”。有时,“哥哥叽”和“妹妹叽”实无指定性意义,相当于起连接作用的衬词,如《日头出来晒白岩》:“日头出来晒白岩,白岩底下扎戏台。妹妹叽,左边扎起梁山泊,右边扎起祝英台。梁山泊、祝英台,两朵鲜花一起开。”这里的“妹妹叽”换成“哥哥叽”并不影响表达。称谓语的使用能起到呼唤对方、铺垫情绪和提请注意等作用,让乐曲充满生活气息。

  新化山歌中有大量衬词,使歌曲生动活泼、委婉曲折。出现最频繁的四个衬词为“呜哇”“溜溜”“波罗”“兴隆子山”。山歌演唱者据此把山歌分为四类:呜哇山歌、溜溜山歌、波罗山歌、兴隆子山歌。其他衬词还有“噢、嗨、呀、哎、哟、哩、咯、叽、溜溜、哦嗬嗬、匡且匡”等。衬词的使用能渲染气氛、烘托情感,使歌曲更加有张力和感染力。

  新化山歌中的修辞手法丰富,使山歌的表达具体形象,令人印象深刻。虽然是民间歌手的口头创作,没有过多文饰,但新化山歌却能巧妙利用夸张、双关等各种艺术表现手法,烘托气氛,加强渲染力,引起联想效果。例如,“去年同哥喝杯茶,香到今年八月八。不信请到房中看,床头一朵茉莉花。送郎送到石山窝,手板捧水给郎喝。我郎喝了手板水,天干三年不口渴。”这里的夸张手法运用自如。又如,“小小菜园隔块墙,丝瓜苦瓜栽两旁。郎栽苦瓜苦想妹,妹栽丝瓜思想郎。”“苦”的多义运用,由“丝”谐音“思”,双关手法技巧高超。

  新化山歌不仅真实反映了梅山地区劳动人民的思想感情和喜怒哀乐,而且有很高的艺术价值,是梅山社会生活的真实写照,是用独特形式反映苗、瑶、汉等多民族生活习俗和精神风貌的百科全书,具有很高的语言学、民俗学和民族学研究价值。

  (光明日报 作者:彭建国,系湖南大学中国语言文学学院教授) 【编辑:田博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