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民乐与摇滚的融合(侨界关注)

发布时间:2024-07-25 21:00:14 来源: sp20240725

陆柒乐队在墨尔本市联邦广场演出。 受访者供图

墨尔本市联邦广场华灯初上,在纷繁变化的布景衬托下,一支融合了古典与现代气质的乐队登场。琵琶、长笛、吉他、贝斯共同奏出直击人心的旋律,一曲奏罢,欢呼声、掌声响成一片。这是陆柒乐队不久前在墨尔本古风市集演出的一幕。自2019年成立以来,这支国风摇滚乐队致力于将中国民乐与摇滚乐融合,在享受乐队创作的同时,让更多海外友人听到带有中华文化属性的音乐。

萌 芽

陆柒乐队的主唱江智聪是广东肇庆人,他从小就对武侠影视作品中的配乐情有独钟。那时,当剧中的江湖侠客挥剑决斗,或是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上演时,画面背后流淌的往往是悠扬古朴的民乐曲调,这些旋律深深打动了江智聪的心。

2014年,江智聪前往墨尔本攻读艺术管理硕士学位,而后在热爱的驱动下,攻读了音乐制作与表演专业。异域文化环境的熏陶与西洋乐器的学习使江智聪对文化适配性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例如,西方人通常能够自然地用英文表达“I love you”,而中国人却较难直接用中文说“我爱你”。这种表达方式的差异深深植根于每种文化中。在乐器学习方面,江智聪亦发现了不同的文化适配性。

就像是一粒埋藏已久的种子开始萌芽,这些发现唤醒了江智聪对小时候喜爱的民乐的回忆。“但一部分年轻人对民乐缺乏了解,甚至对民乐有误解,认为民乐是不够时尚的,从而对民乐缺乏兴趣。但实际上,民乐有很多可能性,它可以变得年轻,值得被更多人喜爱”,江智聪开始探索如何将这种植根于中华文化的音乐元素与西方音乐相结合。

2019年,江智聪组建起了陆柒乐队。乐队的名称背后蕴含着让中国的音乐走向世界的理念,“阿拉伯数字是全世界都能理解的通用语言,因此我们最初选择了‘陆柒67’作为乐队的名字。”江智聪解释道。在遭遇重名问题后,他们决定采用注音的方式,将乐队名称改为“陆柒Lill Chii”,“这样,不会说中文的人也能更轻松地读出‘陆柒’这两个中文字的发音。能让大家知道‘陆柒’这两个中文字的发音也是件不错的事。”

融 合

谈到民乐与摇滚乐的融合,江智聪形容“就像是在一幅黑白的画卷上泼洒色彩”——吉他、贝斯传达出的摇滚乐较为冷冽,更加粗犷,像是绘画中黑白的基底;民乐则更讲究丰富的音色的变化,像是泼洒上去的斑斓色彩。民乐与摇滚乐交汇碰撞,共同演绎出一幅独特的音乐画卷。

陆柒乐队琵琶手徐子玥自小学习琵琶。回顾学琴经历,徐子玥坦言曾在父母的要求下参与考级,按部就班地学习传统曲目。高中毕业后,她开始大胆尝试将琵琶融入自己喜欢的英文与韩文歌曲。徐子玥把穿着汉服用琵琶弹奏各类歌曲的视频上传到了B站、小红书等平台,收获了上万粉丝。这种探索让她意识到,琵琶不仅仅局限于传统的演奏方式,更可以与现代元素相结合。加入陆柒乐队让她坚定了这一观点,当琵琶与西方的电声乐器共同演奏同一首曲子时,她被这种新颖的融合方式深深吸引。

乐器是载体,互相碰撞的是心灵与思维。陆柒乐队的鼓手是澳大利亚本地人,“当我最初邀请他的时候,他愣了一下,诧异中国居然有金属乐队。这让我意识到,向外展示中国的音乐是非常重要的。”江智聪回想起鼓手初入陆柒乐队时的情况,“乐队7个人,6个是中国人,他语言上是不通的,我们玩的很多乐器他都没见过。”两年来,这位澳大利亚本地鼓手一直与乐队并肩排练演出,为乐队注入了新的活力。“不同的文化背景与思维方式让我们在创作上有了更多的碰撞,能够创作出不一样的东西。”

自成立以来,陆柒乐队一直坚持中文原创,“一开始很多人劝我们改唱英文,直到现在他们还是听不懂我们的歌词,但他们爱上了陆柒的音乐。甚至有墨尔本当地人对我们说,陆柒乐队是他们最喜欢的乐队。”江智聪忘不掉一次演出结束后,全场观众高呼“陆柒Lill Chii”的场景,“我们教会了这么多外国人说一个中文词汇,那么多澳大利亚本地人共同欢呼一个中文词汇,我的心头涌上了一种强烈的自豪感。”

探 索

在国风摇滚界,在民乐与摇滚的融合作品之中,一直有民乐是形式还是内核的争论。江智聪直言:“在融合之路上陆柒乐队尚处于不断尝试的探索状态”,“陆柒乐队的创作内核是自我表达。从自我出发,陆柒乐队试着用音乐回答那些扎根在生活中,并且能向外扩大的问题。”

陆柒乐队目前正在创作一张包含10首歌曲的音乐专辑,主唱江智聪谈起由自己创作的名为《春》《夏》《秋》《冬》的4首歌曲,“这4首歌写的是我人生中的4件小事,它们的共同主题是理解。它们不仅包括我和我父母、与朋友的理解问题,进一步扩大,还包括不同文化背景下人与人的理解问题。在跨文化生活的背景下,聚焦理解的主题,我尝试用国风和摇滚音乐,来传达我内心的困惑和思考。”

“民乐与摇滚之间需要理解,而这种理解有时存在困难,它们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融合到一起的。”民乐与摇滚的融合之路亦存在重重困难,在探索之路上,陆柒乐队也有过犹豫和困惑。例如,国风创作常用五声音阶,而西方流行音乐创作常用七音阶,在创作时,二者可能会产生矛盾。

正如作曲家郭文景所言“我们谈发掘民乐的更多可能性,不是说给中国乐队加更多西洋乐器就行”,国风与摇滚、民乐与西洋乐的融合并非易事,如何在达到最大程度和谐的同时不丢失民乐本身的特性与深厚的历史底蕴是值得探索的问题。而处于异文化环境之中,在坚持最符合本民族文化表达习惯创作的同时如何兼顾他文化受众的需求,这是陆柒乐队必须面对的问题。

对于这些问题,陆柒乐队目前虽然没有明确的答案,但对未来充满信心,“就像我们的歌曲一样,四季流转轮回,理解问题一直存在,但其中蕴藏着一年比一年更好的可能性。在反复探索之中,我相信我们能找到更好的融合方式。”

(责编:王连香、李楠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