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何原本》的中国之传之用之藏(博物视界)

发布时间:2024-04-24 21:24:03 来源: sp20240424

  清康熙稿本《几何原本》。   中国国家版本馆中央总馆供图

  文明因交流而多彩,因互鉴而丰富。从古丝绸之路的商贸往来到近代的西学东渐,典籍版本印刻着中外文明交流互鉴的历史脉络。如果说1688年法文版《论语导读》见证了中学西传,《几何原本》则见证了西方文明的万里东来。

  《几何原本》成书于公元前300年左右。学界普遍认为该书不仅是古希腊数学成果集大成者,也是世界最著名且流传最广的数学著作。这件陈列在中国国家版本馆中央总馆“斯文在兹——中华古代文明版本展”中“美美与共”单元的手写满文稿本《几何原本》(12卷)是清代康熙皇帝御用原件,分上、下两册,线装装帧,高28.5厘米,宽19厘米,是仅存于世的3部满文《几何原本》之一。

  《几何原本》中国之传:

  中译版本的历史递变

  现有文献表明,《几何原本》最早传入中国可溯至13世纪中叶,《几何原本》阿拉伯文译本随阿拉伯算学一起传入元朝。最早的中译本则产生于1607年,明代数学家、天文学家徐光启和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根据德国神父克里斯托弗·克拉维乌斯校订增补的拉丁文本《欧几里得原本》(15卷)合译译出。

  徐光启和利玛窦的《几何原本》中译本虽然只翻译了原书前6卷,却丝毫不影响其巨大贡献:不仅确定了研究图形的这一学科中文名称为“几何”,还确定了点、直线、平面等几何学基本术语的译名。清代,《几何原本》作为西方数学典籍被收入《钦定四库全书》的《子部·天文算法》,提要写有“原书十三卷,五百余题,玛窦之师丁氏为之集题,又续补二卷于后,共为十五卷。今止六卷者,徐光启自谓译受是书,此其最要者,遂刊之”。1689年,法国传教士白晋和张诚等为康熙皇帝讲授数学和天文历法知识时,根据《几何原本》等书编译满文讲稿,即为今天所见的清康熙稿本《几何原本》。该书为手写满文,由于康熙亲笔修改润色,书中留有不少批红。1857年,在徐光启、利玛窦笔译前6卷基础上,清代数学家李善兰和英国人伟烈亚力合译《几何原本》后9卷。至此,《几何原本》中译本得成全璧。

  《几何原本》中国之用:

  数学理念的哺育内化

  2023年6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考察中国国家版本馆,山东大学教授杜泽逊向习近平总书记介绍拥有近2000年历史的中国古代数学专著《九章算术》:“它可以说是我们科技的老祖宗了,负数、分数、方程、勾股定理,在当时最领先。”

  中国古人早已认识到数学的重要性,南宋数学家秦九韶说:“周教六艺,数实成之。学士大夫,所从来尚矣。”意即周代教育包括礼、乐、射、御、书、数,统称为“六艺”,数学是其中之一,学者和官员历来重视数学这门学问。《九章算术》正是产生于这样富饶的文化土壤。《几何原本》译介进入中国,则揭启了中国认识、认知、认可西方数理科学的序幕。此后,一批与几何学相关的数学译著陆续问世,如《测量法义》《测量全义》《比例规解》等。

  可以说,《几何原本》在中国的传播不仅是数学知识的传播,也是科学理念和方法的传播,架起了中外数学交流的桥梁,为我国近代科学的产生与发展提供了丰富滋养,正如徐光启所言:“此书为益,能令学理者祛其浮气,练其精心,学事者资其定法,发其巧思,故举世无一人不当学。”时至今日,中国中学几何课本仍以《几何原本》为基础。

  《几何原本》中国之藏:

  古今版本的交相辉映

  《几何原本》中译本诞生已超过400年。回顾其中译本发展流变史,当代中国正以丰富典藏和高质量出版彰显对这一世界科学典籍的珍视和保护。

  《几何原本》古版本首推国家图书馆典藏的明万历三十五年6卷刻本,这是徐光启和利玛窦《几何原本》中译本的初刻本。故宫博物院典藏的清康熙年间内府精写本《几何原本》12卷也堪称瑰宝。中国国家版本馆典藏的清同治四年曾国藩金陵官署刻本《几何原本》(15卷),由李善兰推动曾国藩出资刊刻,是15卷中译本的首次全帙刊刻,同样价值非凡。

  《几何原本》现版本以中国国家版本馆馆藏最为全面权威,共有30余家出版单位翻译出版的近40个版本,其中以崇文书局、中国书店、上海古籍出版社、文物出版社、上海三联书店等版本较为精良。版本林林总总,所用底本有所不同,例如,崇文书局影印了英国数学家希思1926年英译本,中国书店的底本系国家图书馆藏明万历三十五年刻本,文物出版社底本为明万历三十九年增订本。随着学界与业界对《几何原本》历史价值、版本流变等议题的进一步研究,相信未来会有更多《几何原本》精品出版物问世。

  (作者单位:中国国家版本馆中央总馆)

  《 人民日报 》( 2024年04月12日 17 版)

(责编:胡永秋、杨光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