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败是最彻底的自我革命

发布时间:2024-02-29 09:38:21 来源: sp20240229

  党的二十大报告提出“反腐败是最彻底的自我革命”这一重大命题,深刻揭示了腐败的极端危害性和反腐败的极端重要性,阐明了反腐败和自我革命的辩证关系。习近平总书记在二十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上强调,“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遏制增量、清除存量的任务依然艰巨。必须深化标本兼治、系统治理,一体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体现了我们党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对反腐败形势任务、工作规律的深刻把握,以及对全面从严治党永远在路上,党的自我革命永远在路上的清醒认识。必须深刻理解“反腐败是最彻底的自我革命”的历史验证、理论辨析、现实需要,把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有效贯通起来,以永远吹冲锋号的奋斗姿态,坚决打赢反腐败斗争攻坚战持久战。

  历史验证:腐败是危害党的生命力和战斗力的最大毒瘤

  腐败是人类社会共有现象。腐败在古今中外都有发生。纵观我国历史,每个王朝衰亡的具体原因各有不同,但究其根本无不与腐败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权力腐败、生活腐化,以及在此基础上形成的社会风气败坏与价值观的扭曲导致王朝由盛转衰,而封建王朝“家天下”的统治格局难以开展系统性、彻底性的反腐败治理,依靠自身力量无法跳出治乱兴衰的“历史周期率”,腐败致使王朝衰落,严重的腐败加速王朝衰亡。腐败不仅是历史性问题,也是世界性问题。恩格斯在《法兰西内战》中谈及美欧等西方社会长期存在的“黑金政治”“政商旋转门”等制度性腐败时指出,“正是在美国,同在任何其他国家中相比,‘政治家们’都构成国民中一个更为特殊的更加富有权势的部分……这些人把政治变成一种生意,拿联邦国会和各州议会的议席来投机牟利……美国人在最近30年来千方百计地想要摆脱这种已难忍受的桎梏,可是却在这个腐败的泥沼中越陷越深。”苏联解体、东欧剧变的教训说明,执政党腐化堕落、严重脱离群众必将导致丧失民心、亡党亡国。历史反复证明,无论是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还是社会主义社会、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无论是实行市场经济体制还是实行计划经济体制,腐败现象不因政治、经济制度差异或者社会形态的不同而有差别,腐败的杀伤力和破坏力对任何国家、政权、社会并无二致,不同国家或地区间的差别至多是腐败的形式和程度不同而已。

  腐败严重侵蚀执政根基。一个政党,一个政权,其前途和命运最终取决于人心向背。法国哲学家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一书中,提出“不受制约的权力必然产生腐败”的观点。列宁在谈及腐败的危害时指出,“只要有贪污受贿这种现象,只要有贪污受贿的可能,就谈不上政治……因为一切措施都会落空,不会产生任何结果”。早在1932年,瑞金响起惩治腐败的“第一枪”,谢步升被判处死刑,毛泽东同志就此专门指出,“腐败分子不清除,苏维埃旗帜就打不下去,共产党就会失去威望和民心!与贪污腐化作斗争,是我们共产党人的天职,谁也阻挡不了!”党的二十大报告用“腐败是危害党的生命力和战斗力的最大毒瘤”,警醒全党腐败对党的肌体的严重侵蚀和危害。腐败的危害是全方位、系统性、深层次的,腐败问题严重违背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原则、严重破坏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严重背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严重损害社会公平正义,损害党和政府的威信和形象,助长不良社会风气,如果不坚决防范和惩治腐败,任凭腐败现象滋生蔓延,最终将导致政治动荡、经济衰退、文化颓废、社会混乱,执政党就会丧失人民的信任和支持,就会丧失执政根基。

  腐败形式多样、花样不断翻新。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上对反腐败斗争态势作出重要判断:“传统腐败和新型腐败交织,贪腐行为更加隐蔽复杂。”腐败的表现形式和手段会随着时代变迁而翻新升级,不断呈现出新变化、新特点、新动向,并随着经济社会发展不断演化出各类“奢靡之风”。当前,腐败的表现形式由收受现金、房产、高档礼品等传统财物逐渐演化为收受电子红包、电子购物卡等,股票、期权等有价证券,以及高端定制商品、纪念卡币等稀缺物品;腐败渠道由当面交易演变为线上交易、快递寄送等,互联网平台已成为输送利益的最新渠道;一些腐败行为由高度私密状态逐渐发展到在借贷、投资等领域进行“高利借贷”“股权交易”等公开化、市场化、长线化、专业化操作;新型腐败的参与主体演变成与领导干部本人无直接利益关联方,通过同学、老乡或其他代理人利用自己的权力受贿,隐藏得更深,迷惑性更强。新型腐败行为虽然隐形变异、翻新升级、设置层层“防火墙”,但都难掩其以权谋私、利益输送的实质。

  理论辨析:反腐败是马克思主义政党保持纯洁性的必然选择

  马克思主义政党必须坚决同一切影响党的先进性、弱化党的纯洁性问题作斗争。马克思主义政党要保持先进性和纯洁性,就必须同一切弱化先进性、损害纯洁性的问题作斗争,就要去腐生肌、祛病疗伤、激浊扬清。马克思指出,无产阶级革命与其他革命不同之处就在于:它自己批评自己,并靠批评自己壮大起来。列宁强调,“一个政党对自己的错误所抱的态度,是衡量这个党是否郑重,是否真正履行它对本阶级和劳动群众所负义务的一个最重要最可靠的尺度。公开承认错误,揭露犯错误的原因,分析产生错误的环境,仔细讨论改正错误的方法——这才是一个郑重的党的标志。”中国共产党是用马克思主义武装起来的革命政党,始终致力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党的最高理想和最终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而实现这样的崇高使命和理想,意味着需要不断改造客观世界和主观世界,意味着需要不断变革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意味着需要不断开辟人类社会新的历史、新的纪元,必须进行最坚决、最彻底的革命。我们党的性质宗旨决定了必须永葆最彻底的自我革命精神、反对任何形式的消极腐败。

  党的全面领导为反腐败斗争提供了根本保证。新时代反腐败斗争克敌制胜的关键在于党的全面领导。在党中央坚强领导下,我们党成功走出一条依靠中国共产党领导反对腐败、依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严惩腐败、依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势防治腐败的反腐败之路。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党开展了史无前例的反腐败斗争,实现党全面领导反腐败力量的战略性重塑,坚决有力遏制腐败蔓延势头,防治腐败的制度效能全面提升,拒腐防变的思想堤坝不断加固,党和国家监督体系更加完善,反腐败斗争取得压倒性胜利并全面巩固,赢得了保持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人民衷心拥护的历史主动,赢得了全党高度团结统一、走在时代前列、带领人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主动。

  反腐败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必然要求。党在执政过程中,“四大考验”严峻复杂,“四种危险”尖锐深刻,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相互交织,某些党员会犯错误,某些党组织会犯错误,如果不警惕和采取强有力的措施,都会不同程度地影响乃至破坏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正视和解决在发展中面临的种种问题,及时纠正和预防各种各样的错误,其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勇于自我革命、全面从严治党”。全面从严治党的对象是手握公权力的国家公职人员,防止这些人公权私用、以权谋私。只有进一步健全党统一领导、全面覆盖、权威高效的监督体系,整合各类监督力量,增强监督严肃性、协同性、有效性,形成决策科学、执行坚决、监督有力的权力运行机制,才能确保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始终用来为人民谋幸福。

  现实需要:坚决打赢反腐败斗争攻坚战持久战

  以零容忍态度惩治腐败。迈上新征程,必须牢牢把握党的二十大报告和二十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关于“坚决打赢反腐败斗争攻坚战持久战”的部署要求,立足自身职责使命,发扬彻底的自我革命精神,把严的基调、严的措施、严的氛围长期坚持下去,始终保持零容忍震慑不变、高压惩治力量常在,永远吹冲锋号,做到态度不变、决心不减、尺度不松,有腐必反、有贪必肃,发现一起、查处一起。保持零容忍的警醒、零容忍的力度,找准腐败的突出表现、重点领域、易发环节,加强对腐败手段隐形变异、翻新升级等新特征的分析研究,坚决割除毒瘤、清除毒源、肃清流毒,做到有什么问题就解决什么问题,什么问题突出就集中整治什么问题,不断清除一切损害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的因素,不断清除一切侵蚀党的健康肌体的病毒。

  推动完善党和国家监督体系。监督是治理的内在要素、重要环节,也是权力正确运行的根本保证,在管党治党、治国理政中处于基础性、保障性地位。坚持党的集中统一领导,把监督贯穿于国有企业公司治理全过程,把完善权力运行和监督制约作为加强治理的基础性建设,以党内监督为主导,推动各类监督有机贯通、相互协调,推进监督体系融会贯通,分层分级分条线推动落实,及时建立协调推进机制,确保各类监督主体职责归位、作用有效发挥,做到廉洁高效运转。

  更加有力遏制增量、更加有效清除存量。当前,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遏制增量、清除存量的任务依然艰巨,这提醒我们腐败和反腐败较量还在激烈进行,并呈现出一些新的阶段性特征,只要存在腐败问题产生的土壤和条件,腐败现象就不会根除,我们的反腐败斗争也就不可能停歇。要以“六个必须坚持”为遵循,坚决惩治不收敛不收手、胆大妄为者,坚决查处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的腐败,坚决防止领导干部成为利益集团和权势团体的代言人、代理人,坚决防止政商勾连、资本向政治领域渗透等破坏政治生态和经济发展环境。深化整治权力集中、资金密集、资源富集领域的腐败,进一步铲除国有企业腐败滋生土壤。坚持受贿行贿一起查,进一步健全完善对行贿人的联合惩戒机制。讲究政策策略,落实“三个区分开来”,用好“四种形态”,充分运用问题线索处置等方式,努力把增量遏制住、把存量清除掉。

  坚持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一体推进。一体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是党自我革命必须长期抓好的重大政治任务,是反腐败斗争的基本方针,也是新时代全面从严治党的重要方略。要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反腐败之路,完善党领导反腐败斗争的责任体系,把党的领导落实到执纪执法、反腐惩恶各个方面,覆盖监督、执纪、执法全过程各环节,使党始终牢牢掌握反腐败斗争主动权。健全防止腐败滋生蔓延的体制机制,完善管权治吏的体制机制,抓住政策制定、决策程序等关键权力,严格职责权限,规范工作程序,强化对权力的制约和监督。弘扬党的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开展有针对性的党性教育、警示教育,用廉洁文化滋养身心,把遵规守纪内化为党员、干部的思想自觉和政治自觉。把“全周期管理”理念和方式贯穿反腐败斗争全过程,强化从源头到末梢的全流程、全要素、全方位管控,推动各项措施在政策取向上相互配合、在实施过程中相互促进、在工作成效上相得益彰,使严厉惩治、规范权力、教育引导紧密结合、协调联动,不断取得更多制度性成果和更大治理效能。

  (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童腾飞 系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有限公司纪检监察组组长、党组成员) 【编辑:田博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