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意黄莲乡(随笔)

发布时间:2024-07-14 12:40:26 来源: sp20240714

  真应了当地那句民谚——过了向岭岗,天都不一样!身后还碧空如洗,眼前已云腾雾卷,山峦、农舍若隐若现,牛羊、林木影影绰绰,我们的一呼一吸也恍若吞云吐雾。

  云起山更幽。沿着折来叠去的盘山公路爬行,我们身轻如同鹤影。终于穿过云雾,嚯!天雄地阔间,层峦叠嶂的豪绿由眼底铺展到天边。烟升,雾散,云开。满眼磅礴的绿,如墨泼长空,成涛成浪,成潮成涌,在眼前不动声色地漫开。朋友云乔说,黄莲乡到了。

  走进黄莲乡,也就走进了黔北高原。远山含黛,近树蓊郁,碧绿翠绿油绿墨绿,整整十万亩方竹林在山岭间绵延起伏,壮阔无边;千年古银杏枝叶纷披,浓荫如云,一路护送着大溪河;百年马灵光高大挺拔,翠色欲滴;山核桃、白辛树以及大叶楠、小叶楠浓墨重彩的绿,让溽暑全消……这里的每一片绿叶在盛夏的阳光下都茎脉分明,闪烁着釉质的荧荧光芒,如绿色的焰苗,蒸腾着源源不断的生命势能。云乔自豪地说,它们哪一棵树站出来,都有上百年的资历。

  蝉声一路相伴,鸟鸣入耳,还有泉唱滔歌以及夏虫的呢喃。它们的山腔野调既是清唱,又互为彼此的和鸣。檐下,圈里,畦边,坡上,则不时可见毛茸茸的小鸡小狗、老成的黄牛、活泼的山羊,它们用那一双双澄澈的眼睛好奇地打量着远道而来的你。抬眼看沟壑里的雾,看远山的云和瓦楞上的炊烟,令人顿有“白云生处有人家”的浮想。

  入夜,深溪大峡谷里,漫天萤火虫醒来,发出玲珑剔透的光,如晶莹的雪花纷飞,阒然而热烈地点亮峡谷,星光熠熠。萤火虫,这一粒粒游于空中的精灵,它们提着一盏盏明月,提着一朵朵梦,曳出一缕缕光,在黄莲这片土地上织出比童话还要美丽的世界。

  这些小精灵本身,就是生态环境的“权威”认证者。

  树木成林,雨水调匀。植物的王国里,丰茂的林木涵养了丰沛的水源。洪溪河、螺蟹河、大溪河等河流纵横绵延,在高山之巅奔腾、流转、飞鸣,每一处河湾都碧隐游鳞、翠跃金波。良好的生态环境和丰富的植物种类,让黄莲的野生动物好不惬意。黑叶猴在崖壁上嬉戏,火焰般赤红的飞狐(红白鼯鼠)在密林中穿梭,红嘴相思鸟、强脚树莺、白冠长尾雉在枝头翩翩起舞,在这片土地上和谐共生。

  “家有千棵树,儿孙代代富”,与其说这是秘境黄莲的生存秘籍,毋宁说是当地人对大自然永怀感戴的朴素情感。云乔告诉我,近年来,优越的生态环境,兼有夕照炊烟的银山古村落、喀斯特天然洞穴欢乐洞等旅游项目开发,黄莲吸引成千上万的游客慕名而来。

  守着漫山珍宝,面对广阔市场,贵州遵义黄莲乡村村成立合作社,户户修缮老宅院,村民们还集资投料出力,养护公路河道,种植花草树木,修筑凉亭长廊,像呵护自己的儿孙一样,呵护这片家园里的一草一木。马桑菌、土蜂蜜、野天麻、金银花、猕猴桃等农特产品成为游客们争相抢购的香饽饽;鼎罐饭、跑山鸡、冷水鱼成为山外美食家们心心念念的牵挂。以前要靠肩挑背扛、来回两天到四五十里外的松坎镇才能卖掉的山货,如今足不出户就被抢购一空。

  绿树义重,碧水情深。大自然会以最朴实的情感,荫庇着一方苍生。

  《 人民日报 》( 2024年07月06日 07 版)

(责编:胡永秋、杨光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