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剧出圈,小百花如何迎接泼天的富贵

发布时间:2024-06-21 13:59:29 来源: sp20240621

  观众席中齐刷刷亮起的蓝色荧光棒,应援的旗帜不断挥舞,粉丝们大声喊着口号……这不是某个一线明星的粉丝应援现场,而是在4月12日-13日,浙江小百花越剧团(简称:小百花)带着越剧《苏秦》和《陈三两》来成都演出后,粉丝们热情支持的场景。

  随着新国风环境式越剧《新龙门客栈》的火爆出圈,小百花演员陈丽君和李云霄成为戏曲圈“新晋顶流”,也让以“女子越剧”为特点的小百花,获得了更多年轻观众的关注。

  有人说,“泼天的富贵”终于轮到越剧。那么,“玉面修罗”陈丽君、李云霄为何会成为流量王?又如何将流量变成留在剧场里的“留量”?近日,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对话浙江小百花越剧院副院长兼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团长蔡浙飞,试图从她那里找到“流量密码”。

  01

  一票难求 场场爆满

  2024年春节刚过,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就开启了春季全国巡演,巡演的剧目有《五女拜寿》《钱塘里》《苏秦》《陆游与唐琬》《何文秀》《陈三两》等,这些剧目在北京、天津、上海、成都、长沙等15座城市进行了34场演出。

  此前的一年,“小百花”团演出总场次超过200场,创下了历年来场次数新高,线下演出一票难求,场场爆满。

  尽管经过多年的积淀,小百花早已声名在外,但这一轮的爆火多少还是让人有些始料未及。去年8月,《新龙门客栈》的演出片段持续登上各大社交平台热搜榜,不仅让陈丽君、李云霄这对搭档成为“新晋顶流”,也让小百花、越剧成为大众议论的话题。一时间,很多人心中“奶奶辈儿”的爱好华丽转身,潮了起来。以至于迈入2024年,该剧及主演的关注度依旧居高不下。

  纵观越剧发展历史,这并不是它的第一次“出圈”。1962年,越剧电影《红楼梦》上映,一句“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似一朵轻云刚出岫”传唱至今;1982年,《五女拜寿》的巨大成功,让“小百花”这样一个没有老一代名角的剧团横空出世。

  面对现下新一波的走红,作为“小百花”当家人的蔡浙飞,感到的是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

  在蔡浙飞看来,中国戏曲传统文化那么多年历史悠久、代代相传,只是说以前一直在剧场里面,更多觉得好像是年纪大的人在看。近年来,随着传统文化复兴,戏曲作为其中重要代表,自然也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另一方面,戏曲艺术的创新和发展,无论是剧本的改编、舞台设计的创新,还是音乐、唱腔的革新,也为戏曲注入了新的活力。以《新龙门客栈》为例,就是一次全新的尝试,以电影蒙太奇式的手法突破常规戏剧舞台设计,沉浸式的观剧模式让观众、演员和剧目成为一个共同体,有效地拉近了越剧与观众之间的距离。

  新媒体时代,新的传播方式也是不容忽视的力量。

  去年,蔡浙飞率小百花前往浙江温州、台州等地演出,她发现,临时搭建的舞台前不仅挤满了观众,还有几十部手机直接放在舞台台口直播。刚开始,蔡浙飞不适应,心里想,非正规化的宣传会不会破坏传统文化的美感,要不要去阻止他们?“我还在犹豫的时候,却发现视频平台越来越多的人在宣传我们,很多人都知道我们在哪里演出,不仅仅宣传了小百花的演员们,还把演出的镇子都带火了。”

  蔡浙飞意识到,这样的直播方式是一种“新”的自发宣传,不仅传播了越剧,同时也考验着演员在舞台上表现,不能有半点闪失。

  02

  “小百花,必须百花齐放”

  1984年,浙江小百花越剧团正式成立。

  在此之前,浙江省从全省2000多名戏曲学员中精心选拔出28个平均年龄不到18岁的姑娘,组成了小百花集训班。而随着《五女拜寿》的一鸣惊人和同名电影的上映,“五朵金花”茅威涛、何赛飞、董柯娣、何英、方雪雯就此红遍大江南北,剧中扮演邹士龙的尹派小生茅威涛和和扮演翠云的张派花旦何赛飞也成为许多人嗑过的第一对“CP”。

  如今,90后越剧演员陈丽君和李云霄是小百花新生代演员的代表。

  用蔡浙飞的话来说,“小百花”的“小”就是年轻,刚成立时连老师都只有20多岁,剧团也是小小的;女孩子们就是“花”;“小百花”就是百花齐放的意思。“我是真心感到高兴,小百花一直都在培养年轻一代演员。这么多年下来,在2023年终于有这样一个机会,让优秀青年演员被大家看到。这其实是我们几代戏曲人坚守下来的结果。小百花,必须百花齐放。”

  与前辈演员们不同,这一代的年轻演员面对的关注与机遇都更为直接。

  演员出身的蔡浙飞,能够理解演员们的心理。团里的年轻演员,很多有自己的贴吧,也有自己的粉丝团。蔡浙飞鼓励她们这是好事:“学练越剧,我们自身需要保持清净,在剧场艺术中坚守自己的那份纯粹,但我们也有义务将这份坚守和艺术之美,通过多种平台向大众展示出来……你们能走进小百花,证明你们是优秀的,要把自己优秀的方面展现出来,让更多的人关注我们越剧,关注小百花,关注我们的演员们。”

  陈丽君和李云霄走红后受到各方关注,相应地,面临的压力也非常大。“如果她们有一点点的错误,都会被放大。恰恰这个时候我对她们说,你们做一点点事情都必须谨慎。当然,一直以来小百花的演员在舞台上,无论是大小角色都很严谨,我时常会提醒她们,必须要认认真真地对待,包括在生活、排练当中要严谨自律。她们一直以来做得很好,也很自觉。”蔡浙飞表示。

  最近,综艺节目《乘风2024》开播,陈丽君将传统戏曲文化带上了舞台,一首《天命》融合戏曲唱腔与舞剑表演,将中华女性英姿飒爽的形象展现得淋漓尽致。但也有质疑的声音,觉得上综艺、跳女团舞的陈丽君是“不务正业”,正在逐渐偏离越剧演员的范畴。对此,蔡浙飞直言:“无论到哪儿,她永远是小百花越剧团的演员,因为我们一直在演出,我们要创排新的剧目,我觉得不担心。我们可以给她一些时间去接触外界,视野广了,对舞台表演也是一种学习,我相信未来她创造的角色也会有所不同,肯定会有所收获,我们要给她空间。”

  03

  “观众老龄化”变成“观众年轻化”

  20岁时的蔡浙飞,也在向往着更大的舞台,更广阔的世界。

  当年,新昌调腔剧团的女武生蔡浙飞凭借比很多男演员还要霸气的单腿朝天蹬“一腿成名”,却决心转行。过完20岁生日的第二天,蔡浙飞拎着行李箱来到了黄龙洞——当时那里是浙江小百花的所在地。那时的她并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会成为浙江小百花越剧院副院长以及浙江小百花越剧团的团长,以“大家长”的身份带领着小百花走出一戏一格的新突破。

  很多人觉得越剧就是才子佳人题材,多年来,小百花也积累了《五女拜寿》《西厢记》《陆游与唐琬》《春琴传》以及新版《梁祝》《寇流兰与杜丽娘》等一批优秀精品戏目。但让小百花在这40年里始终能站立潮头的,是它从来就“不走寻常路”:不仅在艺术上开创“诗化越剧”之风气,形成了独树一帜的舞台美学风格;在题材上,也不断拓宽领域,既有《步步惊心》《新龙门客栈》这样对热门影视的改编,也有《钱塘里》这样的现实题材越剧,包括这次的《苏秦》,更强调历史厚重感,展现出了女性塑造男性的新一重魅力。

  舞台下,越来越多年轻人也走进剧场追“戏”。有数据显示,过去一年购票进入剧场的观众有80%之前从未接触过越剧,每场观众更有七成都是20岁~40岁的年轻人,曾经让戏曲界业内外人士担忧的“观众老龄化”正逐渐被“观众年轻化”现象所取代。

  如何将年轻的观众留在剧院,蔡浙飞始终秉持着开放的心态:“有很多年轻的粉丝可能是因为喜欢某一位演员走进剧场,但我相信当他们来到剧场的时候,会通过不同题材的剧目感受传统文化的魅力,感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的仁义礼智信的美德。”

  《苏秦》和《陈三两》在成都演出时,剧场里摆满了粉丝送的花篮,除了李云霄外,谢婵、王肖龙、张亚洲等年轻演员也拥有了不少粉丝,粉丝甚至为蔡浙飞起了一个可爱的名字“蔡蔡紫”。《苏秦》演出后,有剧迷举着“浙江小百花越剧团”的横幅,与演员一起唱《小百花团歌》……除了常规的谢幕,蔡浙飞还带领年轻的越剧演员跑到剧场外特别答谢粉丝。

  今年5月,小百花将正式迎来40岁的生日。在小百花,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每一位进入剧团的年轻演员都要从《五女拜寿》演起。蔡浙飞表示,《五女拜寿》是小百花的立团之作,行当齐全、流派纷呈,很锻炼演员。刚进团的演员演小百花代代相传的经典剧目会为她们打下扎实的基本功,基础打好以后再为她们创造新的局面,比如打造原创性的剧目:“更多的时间要让她们在舞台上实践,演员还是要在舞台上‘滚’出来,再好的演员几年不演出,肯定会退步。所以要给她们更多的时间演出。”

  面对这“泼天的流量”,小百花显得格外珍惜。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张世豪 实习生 伍思璇 【编辑:曹子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