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教育指导:从结婚领证那一刻开始

发布时间:2024-07-21 18:55:07 来源: sp20240721

  每周四中午,殷飞都会雷打不动地出现在江苏省网上家长学校的直播间里,为家长们解答家庭教育疑惑,这一坚持就是3年。

  作为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院副教授,同时也是江苏省网上家长学校常务副校长,他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进入家庭教育领域,利用业余时间为家长开展家庭教育指导工作。

  20多年来,他见证了我国家庭教育指导服务的发展,看到学校、社区、社会机构等陆续加入家庭教育指导工作中,感到很欣慰,“但还存在一些不足。”比如,家庭教育指导专业人员较为短缺,学校和社区开展的指导无法满足家长们个性化咨询的需要。同时,不同领域的家庭教育指导没能形成系统性的衔接与贯通,导致家庭教育指导工作面临困境。

  今年9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在技能人才评价工作网对《家庭教育指导师国家职业技能标准》进行公示征求意见。这是继2022年9月将“家庭教育指导师”纳入新版《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之后,家庭教育职业化发展的又一重要进展。

  “改变孩子往往先要改变自己”

  随着社会的发展和教育观念的转变,越来越多的家长开始关注家庭教育问题。然而,在实际操作中,家长可能会遇到很多困难和挑战。为此,家庭教育指导应运而生。

  “我们以为家长很迫切需要家庭教育指导,但事实并非这样。”在多年的宣讲、咨询与指导过程中,殷飞发现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家长们在没有遇到育儿困难时,主动学习家庭教育的意识并不强烈,一旦遇到育儿困惑又表现出急于求成的心态,容易“病急乱投医”,不能根据规律进行系统的学习和成长。

  他认为,为了孩子的健康成长和家庭关系的和谐,亟须对家长开展家庭教育指导,但大部分家长参与学习的迫切性并不强。“因为,家长的学习存在着一定程度的悖论,即‘改善’和‘刚需’的矛盾。”

  殷飞说,很多家长平时不渴望学习家庭教育,参与学习对自己而言只是“改善”,即学习了可能更好,不学习也过得去。“而当孩子遇到了成长困难,学习家庭教育对他们而言又成了‘刚需’,普适性的家庭教育指导就显得低效乏力。”

  山东淄博的杜女士就遇到了这个情况。作为新手妈妈,她和同龄的妈妈建立了微信群,经常在群里聊育儿话题。时间一长,她发现,其实大多数妈妈都是在群里贩卖焦虑,拼娃内卷,聊天的内容多是抱怨,真正涉及科学育儿的内容少之又少,“一旦孩子出现问题就很抓狂。”

  “一群不读书的父母在拼命育儿。”她这样形容身边的新手父母。她认为,现在的父母自己不读书学习育儿知识,却想要孩子多读书,自己整天抱着手机不能自拔,不能以身作则给孩子树立榜样。孩子遇到问题后都归结到孩子身上,不从自身找原因,“甚至还有的花钱找‘大师’解决问题,但改变孩子往往先要改变自己。”

  有的家长遇到家庭教育问题还会“病急乱投医”

  肖青春是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同时也是湖南省家庭教育研究会理事、衡阳市家庭教育协会会长。1996年开始,她在中学做专职心理教师,2013年,她发现学生的心理问题越来越多,源头主要在家庭,“我就把工作从学生心理咨询延伸到了家庭教育指导。”

  肖青春的工作有两方面,一是在教育局和妇联组织下讲课,为家长普及家庭教育知识,帮助家长了解孩子成长规律,并陪伴家长学习与孩子沟通的方法与技巧;二是家长在孩子出现问题后,主动找她进行心理咨询。

  在近30年的心理健康教育和家庭教育指导工作中,她发现只要孩子不出现明显的问题,家长通常不会认识到自己的问题,不会愿意花时间来读书和提升,很少寻求家庭教育指导。

  她发现,有的家长遇到家庭教育问题,还会“病急乱投医”,花重金去找一些所谓的“育儿专家”咨询指导,甚至报班买课,最后钱花了不少,孩子问题没缓解,更加重了自己的焦虑。

  肖青春认为,家庭教育和心理健康工作的重点是预防,最好的预防就是家长能够学习心理学和教育学,理解孩子成长的规律,帮助孩子提升学习能力、了解自己和他人,培养孩子的责任心和解决问题的能力,让孩子能够做出负责任的决定。

  “孩子有了这些品格和能力,就能够应对生活中各种变化,预防心理疾病的发生。”肖青春说,现实情况是,等到孩子出现明显的问题行为时,疗愈往往会比较棘手。

  家庭教育指导工作也应该“治未病”

  家住河北秦皇岛的陆女士曾经多次打开搜索引擎查询心理咨询或家庭教育指导,发现屏幕上出现的内容80%都是广告信息。而各地妇联或家长学校的公众号,基本上都是以宣传推广家庭教育理念为主,充其量增设了一个“家长课堂”,以短视频课程等形式教育家长,缺乏必要的一对一沟通交流平台。

  江苏南通通州区平潮小学教师金霞是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同时也是一位家庭教育指导师。在她看来,教师从事家庭教育指导工作有多方面优势,比如教师具有教育学专业知识,拥有教育经验和教育资源。但也存在一些不足,比如受教学限制,教师在家庭教育指导中的时间和精力有限;因为不同家庭有差异,教师在指导中无法针对性地解决每个家庭的问题。还存在角色冲突,在家庭教育指导中,教师需要扮演咨询者或指导者的角色,“这可能导致教师在角色转换上面临一定挑战。”

  金霞认为,家庭教育指导师职业化之后,中小学和幼儿园教师可以申请学习考试,取得相关职业等级证书后在学校开展家庭教育指导工作。她期待,中小学和幼儿园教师可以通过开展工作,真正解决家长的家庭教育问题,缓解家长的育儿焦虑。

  殷飞多次为教育系统培训家庭教育指导师。对于如何通过家庭教育指导缓解家长的育儿焦虑这一问题,他建议,主要从赋能的角度参与,通过各领域的家庭教育指导,端正家长的育儿观与成才观,丰富家长的育儿知识,提升家长的育儿能力,通过育儿的效能感与把握感的提升缓解家长的育儿焦虑。

  广东省家庭教育研究会副秘书长、广东省家庭教育讲师团副团长祁丽珠从事家庭教育研究已经20多年,指导过千余个家庭,每个家庭的情况都不一样。她发现,一个共性问题是现在的家长都知道孩子的教育很重要,也知道学习的重要性,但就是不愿意用心付出参与孩子的生命成长,自己也不太愿意做出改变。

  她认为家庭教育指导的工作应该像医生“治未病”那样,提前做,从夫妻双方结婚领证那一刻就要开始,“等到孩子出现问题才想到学习家庭教育,再去寻求家庭教育指导,那时候已经比较晚了。”

  肖青春认为,真正缓解家长的育儿焦虑,重要的是改变家长观念,提升家长的家庭教育能力,“家长们爱上学习和阅读,成为合格的家长,具备了开展家庭教育的知识和能力,这是我们最希望看到的。”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华锡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曹子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