灾后“暖”冬——回访北京“23·7”特大暴雨灾害现场

发布时间:2024-03-05 13:38:48 来源: sp20240305

1月17日,北京市门头沟区军庄镇,高新强(图中)正在新租住的单元房里更换灯泡。水害发生后,他们在镇上租了一套单元房,等今年开了春再对受损房屋进行整修。 1月15日,门头沟区妙峰山镇,来自中国铁路北京局的单秀松(左二)与同事正在铁路线上进行防洪隐患排查工作。 1月3日,房山区东风街道,工人正在修复的河道内给混凝土铺设保温布。 1月3日,房山区,工人正在双泉河修筑堤坝。 1月14日,门头沟区龙泉镇龙泉雾村,村民在永定河旁的亭子里晒太阳。 2023年8月1日,门头沟区妙峰山镇水峪嘴村,被洪水侵袭后的街道。 1月4日,门头沟区斋堂镇沿河口村,村委会支部委员魏强正在给村民介绍安置房的户型和团购家电的优惠政策。 1月15日,门头沟区妙峰山镇水峪嘴村,单秀松一家人在新装修过的房子里吃晚饭。 1月16日,门头沟区斋堂镇沿河口村,即将进入内部装修环节的异地安置项目建设现场。 1月17日,门头沟区斋堂镇沿河口村,58岁的韩福莲(图左)和儿媳查看自己通过抓阄分到的120平方米新房。 1月15日,门头沟区龙泉镇龙泉雾村,一位村民在结冰的永定河上推着自行车过河。 1月14日,门头沟区妙峰山镇水峪嘴村,55岁的高同习回到自家的老屋内收拾家当,去年洪水在墙上留下的印记依然可见。

  受台风“杜苏芮”影响,2023年7月29日至8月2日,北京市遭遇了特大暴雨灾害,不少村庄、道路、河堤损毁严重。洪水过后,受灾地区随即开启灾后重建工作。如今5个多月过去了,重建工作进展如何?受灾民众如何过冬?连日来,《工人日报》记者蹲点北京市门头沟区、房山区,记录下这里的灾后恢复重建工作。

  整村搬迁

  1月17日,腊月初七,2024年龙年春节的脚步近了。在京西腹地的沿河口村,机器声轰鸣,一排排装配式模块房正紧张有序地建设着。

  这是位于北京市门头沟区斋堂镇的一座自然村,它背靠大山,两条山沟从村边经过。2023年夏天的特大洪水让沿河口村的所有房屋全部被洪水浸泡、淤泥倒灌。根据灾后重建政策,沿河口村将整体搬迁,涉及96栋二层楼房。

  随着房屋主体建筑的陆续完工,赶在春节前让一部分村民搬进新房的目标正在逐步实现。

  “能不能这几天就进场装修?”“房子和图纸上的一样吗?”58岁的韩福莲听说新房主体已经完工后,就迫不及待地和儿媳来到村委会询问。村委会支部委员魏强表示,这几天施工现场还比较凌乱,等验收完成后会及时通知大家。为了打消婆媳二人的顾虑,魏强带着两人来到了现场。第一眼看到自己的新房后,韩福莲激动得有点说不出话:“大半辈子了,咱也能住上别墅了?”

  看着眼前一排排新建的房屋,72岁的高国君总是会回想起大水来临时的情景。他说:“以前发大水,只是河道涨水,顶多漫到路面上,但这种能把房子冲毁的大水我从来没见过。”据资料显示,2023年夏季的北京特大暴雨是自北京地区有仪器测量记录140年以来的最大降雨。

  安置修缮

  被称为北京“母亲河”的永定河在历史上曾频繁泛滥、多次改道,也被称为“无定河”。2023年夏季,“母亲河”展现了其“无定”的一面。

  与永定河紧邻的水峪嘴村是门头沟区受灾严重的村庄之一,这个“京西古道第一村”在洪水来临时“腹背受敌”。村前要经受永定河水的漫灌,村后要抗住山洪的侵袭。

  “水太大了,现在想想都害怕。”高新强的家在半山腰上,门前100多米外就是北京丰台至河北沙城的铁路线,再往山下走就是永定河。水来的时候,他们一家5口是从卧室的窗户逃生的,“我连衣服都没来得及穿”。

  洪水过后,村民们在临时安置点生活了近两个月。等他们回到村里时,曾经整洁的街道已经被冲得满目疮痍。“到处是碎石和淤泥,还有从居民家冲出来的家具和衣物。”48岁的单秀松说,“水印子有一人高,地板也被冲毁了。但最头疼的就是清淤,家家户户都一样。”

  水退后,水峪嘴村就开启了重建工作,道路和河道进行了整修,房子的外立面也重新进行了粉刷,并根据评估情况对受灾的村民给予了不同程度的补贴。单秀松指着一楼的地板和门窗说:“这些都是新换的,除了家具和一些特殊的装修材料,自己基本没花什么钱。”

  疏通河道

  与门头沟区一样,北京市房山区的灾后重建工作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

  在距离北京城区60多公里外的房山新城河道水毁修复工程现场,数百名工人正热火朝天地赶工。为了能够尽早完成项目,这里的工人常常需要和寒冷的天气作斗争,下雪了铲雪除冰,气温骤降时加强保温。与平日里看到的施工现场不同,这些整修过后的河道和堤坝都盖上了厚厚的棉被。工人打趣地说:“水泥娇气得很,得喝热水,盖被子。”

  据了解,这项工程全长约130.6千米,涉及房山区10个乡镇和街道,21条河道水沟。而工程队必须赶在今年汛期前完全恢复河道原有功能,彻底消除防洪安全隐患。

  “工期非常紧张,工作面狭长,大型机械很难施展,好多工作都需要人工来完成。”来自中建一局的项目负责人卢震说,这里的工程进度是由汛期决定的,如果不能完成既定目标,现有的成果都可能归零,真的是在和时间赛跑。为了保证施工质量,卢震和同事每天都需要在各工区来回奔波,每天接打上百个电话。他说:“这项工程的计时单位不是天,而是时。”

  而对于完工后的期待,卢震希望,等河道疏通的那天,自己所参与建设的这个项目能重回绿水青山,那时他也将带着家人来参观自己的“杰作”。

  【蹲点手记】

  生活要向前看

  “受台风影响”——人们不曾想到,这句似乎专属沿海城市的天气预报会和北京关联。直到2023年7月的最后几天,瓢泼的暴雨倾泻而下,地处山区的门头沟、房山成了受灾最为严重的地区。

  5个多月后,记者重新回访这里,凌乱的街道恢复整洁,破损的房屋得到修缮,一排排新建的房屋即将交付,就连当时汹涌狂躁的永定河水也沉默不语凝固结冰,任凭人们在冰面上玩耍嬉戏。

  常年在门头沟区和北京市区间开公交车的高新强说:“水害发生前,我来的这一路全是风景,每到周末到处是车,民宿时常爆满。”

  然而,现在这条路越往山里走车越少,除了几辆私家车外,最多的就是工程车辆。但让高新强感到欣慰的也是这些繁忙的工程车,他说:“听到这些机器的轰鸣声,就像是看到了一种力量,让人充满希望。”

  受灾严重的沿河口村曾是明代重要的关隘。而如今,这座存在了数百年的村落即将整体搬迁。

  64岁的蔡肇基自幼在村里长大,水害发生时,他和村民一起爬到了高处的敌楼上躲过了洪水。他说:“家园难舍,但生活要向前看嘛。”看着即将搬进的新房,蔡肇基描述着他向往的生活:在露台做一个茶台,约三五好友,品茶纳凉。

  饱经洪水洗礼的人们经历着各自的人生。而回看采访过的村落,眼前的一切似乎也在印证着蔡肇基老人的那句话——生活要向前看。(本报记者 王伟伟 摄影报道)

  来源:工人日报

【编辑:曹子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