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暨检察“五制”调解法源头解纷

发布时间:2024-02-28 12:09:35 来源: sp20240228

“矛盾起因:小寿与岳父老郑因经营理念不同,没有交接与告知,带着妻子小郑直接离开福建……矛盾发展:小郑将父母、家人微信拉黑,失去联系,导致公司经营出现困难……矛盾激化:小寿辱骂长辈引发双方冲突……”

在浙江省诸暨市人民检察院,办案检察官们手边总会有这样的矛盾清单,清单将案件当事人双方的矛盾梳理细分、一一列明,并据此制定相应的化解方案。

不久前,小寿家的矛盾纠纷,便是因为这份矛盾清单而得以化解。

小寿和小郑在国外留学时相识,毕业后两人登记结婚,小寿便到岳父老郑厦门的企业工作。然而双方因为工作理念不同,发生了争执,小寿在没有告知的情况下,擅自离开公司,带着小郑回到诸暨生活。女儿女婿的离开导致企业无法对接客户,经营出现问题,老郑夫妻越想越气,便与小郑舅舅一起赶到诸暨,训斥小郑。

小寿护妻心切,双方再次发生争吵并引发肢体冲突,小寿母亲将水杯砸在小郑舅舅头上。经鉴定,小郑舅舅构成轻伤一级。公安机关多次组织双方调解,均被拒绝。2023年初,该案移送至诸暨市人民检察院。该院第一检察部主任孙孝良在审查时发现,双方矛盾较为激烈,且被害人并不看重金钱赔偿,更为在意对方亲情礼仪以及影响公司经营等方面的过错。

检察官从矛盾起因、矛盾激化、矛盾后处理等方面详细列明矛盾清单,逐一解码双方对错症结,制定化解方案,并先后5次组织双方调解。最终,小寿夫妇认识到自身错误,诚恳地向长辈赔礼道歉,当事双方达成调解协议。

“针对一些起初矛盾不大,但是因为化解不及时、处理不恰当等导致矛盾加深的案件,我们根据矛盾评估审查机制,在案件进入检察环节之初,便厘清案件矛盾点、矛盾根源等,列明矛盾清单,并根据清单制定化解预案,开展矛盾化解工作,往往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孙孝良介绍。目前,该院通过矛盾评估审查机制已累计源头化解案件矛盾120余件次。

诸暨是“枫桥经验”发源地,近年来,诸暨市人民检察院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结合检察职能,充分发动群众、依靠群众,创新设立矛盾评估审查机制、点单择调机制、听证解争机制、赔偿保证金机制、调解帮教协同机制等“五制”调解工作方法。

该院吸收资深专业调解员、行业代表、乡贤等形成“调解大菜单”,开通线上点单通道,根据当事人意愿确定调解员,促进当事双方愿意调;在调解中引入听证制度,建立由一肩挑书记、行业专家学者等组成的多元化特色检察听证员库,在听证过程中以证据开释、专家论证、群众表达等,充分论证争议焦点,化解争议;通过客观确定并缴纳赔偿保证金的方式有效促进定分止争,既保障被害人有得赔,又确保刑事案件依法赔、合理赔,防范赔偿金变质变味;调解与帮教协同,将促进就业、分期赔付等纳入和解帮教协议,整合相关部门力量,融帮教于和解,解决没钱赔偿无力调等问题,及时有效化解基层轻微刑事案件矛盾,防止小案矛盾扩大化。

今年9月6日,在诸暨市人民检察院枫桥检察室听证室内,枫桥镇村民卞老大充满歉意地紧紧抱住了他的弟弟卞老二,在检察官、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当地村干部、人民监督员等见证下,六十多岁的俩人终于冰释前嫌。

今年年初,卞氏兄弟因为琐事发生争执,并拿起铁锹相互攻击,导致双方均构成轻伤一级。经前期调解,二人初步达成和解。但在检察机关审查案件时却发现,兄弟俩并没有完全释怀。检察官走访当地村委会,听取附近村民和村干部意见,了解双方关系、平时为人等情况。结合不起诉的相关规定,检察官认为可考虑作不起诉处理,但双方的矛盾有没有真正化解?双方互殴社会危害性较大,能否适用不起诉?该院决定对此案进行公开听证。听证会上,经过案情介绍和各方论述,两兄弟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当场化解了心结。合议商讨后,在场听证员一致认为可以对兄弟二人作相对不起诉处理。

“这种设在家门口的听证解争机制,针对部分案件事实争议大,双方当事人难以和解的情况,邀请一些有威望的、专业的人士,比如乡贤能人、村委代表等担任听证员,近距离听取专业人员、群众代表的建议意见,可以最大限度凝聚共识,夯实和解基础。”枫桥检察室主任何梦迪表示。

据了解,目前诸暨市检察院通过“五制”调解法累计促成900余件轻微刑事案件当事人达成和解,促调成功率超90%。(法治日报记者陈东升 、通讯员何若愚)

(责编:代晓灵、万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