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应群众诉求 提升办案效率(法治聚焦)

发布时间:2024-07-20 08:26:05 来源: sp20240720

  顺利收到执行款项,施燎原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多亏了执行服务中心提供诉求受理窗口,方便我们及时掌握办案进度和提供财产线索,进展才会这么顺利。”福建省漳州市宏原典当有限责任公司负责人施燎原与被执行人陈某等的典当纠纷执行案于2023年8月18日立案,9月5日就达成了和解。

  2023年以来,福建创新执行信息公开方式,以系统建设执行服务中心为抓手,进一步推进执行工作机制改革,破解“执行难”。目前,全省94家中基层法院均已完成执行服务中心升级改造工作。2023年,全省法院共执结各类案件29.92万件,执行到位金额1234亿元;新收首次执行案件30.15万件,同比减少3.34%;全省86.59%的基层法院新收执行案件数量实现减量。

  建立执行服务中心,做到来访有人接、诉求有人办、疑惑有人解

  对于案件当事人而言,执行难,难在经办人难找,沟通不畅。

  经营典当公司20多年,施燎原免不了遇上申请执行立案的情况。“打赢了官司,我就关心能不能执行,什么时候能执行到位。”以往,施燎原想了解案件进展,却不易找到法官。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局相关负责人介绍,由于执行案件的特殊性,执行法官常常在外办案,当事人很难联系上法官,法官也没有足够时间联络当事人阐明案情。此前,面向群众的执行服务只有单一的立案受理功能,执行信息公开存在不及时不到位的问题。在基层法院,与其他案件相比,执行案件的群众满意度相对较低。

  为此,福建在全省法院加快推进执行服务中心建设,将立案登记、信息查询、事项办理、来访接待、案款发放等服务事项统一集中到执行服务中心,并打造集合办事大厅、电话热线、网上平台等多渠道的诉求管理系统,实现诉求收集、工单生成、流程推送、结果反馈、催办评价的闭环流程,做到来访有人接待、诉求有人办理、疑惑有人解答。

  眼见着与陈某等的典当纠纷执行案件立案已有10天,2023年8月28日,施燎原前往漳州市芗城区人民法院执行服务中心了解进展。在诉求登记窗口,工作人员向施燎原反馈了被执行人名下财产与查封情况;施燎原随即提交被执行人的其他财产线索,中心接到线索后立即向联动单位发出协助查询通知。8月30日,执行法官联系施燎原,共同前往被执行人住所调查并现场对查封房产张贴查封公告等材料。9月5日,被执行人主动联系执行法官,经执行法官调解,双方达成执行和解协议,案件终结执行。“在执行服务中心的窗口,我们的疑惑和诉求都有人答复,案件办理速度快了不少,我们心里也踏实。”施燎原说。

  “执行服务中心的建设既能为当事人释疑解惑,提升群众对公平正义的获得感,又能让法院及时掌握执行线索,推动执行进程。”福建高院执行局相关负责人说。

  加强跨层级、跨部门、跨领域的协作,集约执行提升办案效率

  同样感到办事顺心的还有执行法官。

  “以前的执行局,当事人挤在各个办公室里,我们常常是一边整理卷宗,一边看守刚拘捕的被执行人。”晋江市人民法院法官助理庄晖煌介绍,晋江法院的执行法官一年平均办理执行案件500多件,制作文书、调查财产、评估拍卖、拘留被执行人等流程,都需要经办法官亲自上手,因此大部分办案时间都花在了路上。

  对于法院而言,执行难,难在案多人少、办理难度大,法官分身乏术。据统计,福建全省执行案件总量占全省法院案件量的1/3左右。

  执行服务中心对内推进运行机制从分散粗放向系统集约转变,集约办理执行事项。改革后,晋江法院设立执行指挥中心、执行卷宗管理中心、诚信宣教中心,组建警务团队、拍卖团队、实施团队,由执行法官统筹各中心和团队协同开展工作,推动执行事项办理提速增效,再由执行服务中心统一向当事人反馈。“将各流程具体工作分派至各团队集中办理,我们有更多时间专注于调查、调解等工作,明显提升了办案效率与执行到位率。”庄晖煌说。

  “周某车辆出现在某地停车场!”日前,漳州市芗城区人民法院“执行110快处中心”接到电话,掌握到被执行人周某的线索。值班执行干警迅速集结前往车辆所在地,查找到车辆后,执行干警拟对该车辆进行扣押,并通知周某到场。经执行干警释法明理,周某当场履行1万元,并与申请人达成剩余借款的分期履行方案。从接到举报线索到达成执行和解,全程不到1小时。这是芗城法院成立的快速执行工作专班,以执行员与司法警察为成员,开通24小时执行接警热线,实现了司法拘留、拘传等事务快速处理。

  福建高院执行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各地基层法院的执行服务中心在健全事务集约、繁简分流的执行权运行机制过程中,积极探索符合自身实际的集约办案模式。在实现诉求统一受理、归类分办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强跨层级、跨部门、跨领域的执行服务协作。

  强化执前督促、调解工作,从源头破解案多人少的难题

  记者在仙游县人民法院执行服务中心的后台系统显示屏上看到,案件库、排号管理、诉求管理、信访管理、多元化解等模块清晰明了。“这套系统不仅能高效流转群众诉求,还能通过研判诉求数据,梳理共性问题,找到执行工作的堵点与难点。”仙游法院院长董金勇说。

  福建法院通过执行事务信息集约管理,高效了解当事人需求。“2023年3月,法院执行诉求数据监控平台显示,赡养费、抚恤金、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等涉民生案件诉求新收41条,较上月增长了19条。”仙游法院执行服务中心负责人张雁翎介绍,仙游法院对此开展了涉民生案件专项执行活动,通过系统筛选提供被执行人下落的拘传拘留诉求,摸排案件情况后划分片区,联动法警队进行拘传拘留。专项活动开展后,仙游法院涉民生案件诉求减少至2023年12月的4条,2023年全年案访比同比下降8.51%。

  当前,福建各地法院在执行服务中心相继设立执源治理工作室,从源头破解案多人少的难题。据介绍,此前,由于对外窗口法官人数不足,执行案件通常直接进入立案程序。执行服务中心成立后,执源治理工作室精准研判案情,强化执前督促、调解工作,变被动立案为主动化解。

  “一个多月时间,法院为我们集中调解了几十件小标的信用卡还款纠纷,避免进入执行程序,为我们节省了不少精力。”兴业银行漳州分行特殊资产经营部副总经理王曜说。

  芗城法院执行局局长卞国平介绍,芗城法院通过数据分析、清单排查,在执行立案前集中批量化解了一批涉金融、涉小标的等案件。“从执行一个案件,到化解一类案件,执源治理有效推动纠纷化解在一线,促进执行质效有效提升。”2023年,芗城法院执行和解案件2819件,通过中心受理、流转执前化解案件3036件,新收执行案件数量同比下降1%。

  《 人民日报 》( 2024年01月18日 11 版)

(责编:白宇、卫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