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夜饭包厢“一间难求” “最低消费”或助长浪费

发布时间:2024-02-22 22:10:53 来源: sp20240222

  本报记者 张楠 王琪鹏

  龙年春节临近,京城年夜饭预订场面火爆,年夜饭包厢更是“一间难求”。记者近日调查发现,有的餐馆设置了最低消费标准,人均消费须达数百元才能订包厢;有的则推出各式套餐,大多不低于2000元,只有选套餐才提供包厢。

  年夜饭预订设置“最低消费”,是否会间接助长舌尖上的浪费?

  订大厅小桌也得总价达标

  “大年三十晚上有包厢吗?”市民刘女士近日前往海淀区万柳购物中心的“眉州东坡”订位。虽然距离过年还有将近一个月,服务员在查询后却表示,该店除夕夜仅剩下一个包厢可预订。

  “我们共有6个包厢,其他5个已经订出去了。”服务员介绍,包厢设有“最低消费”,点餐必须要达到2088元,否则无法使用包厢。而令刘女士意外的是,除夕夜在大厅就餐也须达到一定标准:大桌的“最低消费”为每桌1588元,小桌的“最低消费”是人均200元。

  根据这个“规定”,刘女士盘算了一下,一家三口想要在该店吃年夜饭,必须要点够600元的菜品。“卤水拼盘69元、东坡肘子138元、砂锅现焗鸡煲55元、葱香四宝蔬39元、豌豆尖鲜肉虾仁水饺38元……”刘女士翻阅菜单,5道菜的总价才339元,距离“最低消费”要求相去甚远。“三口之家得点一大桌子菜才够数。”刘女士表示,要按照这种标准来点菜,一家人肯定得带走不少剩菜。

  在世纪金源购物中心一家名为“客堂”的客家菜餐厅,除夕夜预订包厢同样有“最低消费”。“小包厢可点6至8人套餐,使用大包厢至少要点2688元的10人套餐。”服务员表示,如果实在不想选套餐,也可以单点,但总价必须要在2688元以上。

  高价套餐让小家庭为难

  记者走访发现,为满足市民预订年夜饭的需求,大多数餐馆推出了各式套餐。在西城区“四世同堂”烤鸭店,一桌年夜饭价位从1288元到6888元不等,可满足6至14人的需求。但要想订大一点的包厢,就必须要点2388元以上的套餐。

  “2388元的套餐是10位的,8个人也可以用。”服务员这样介绍。记者看到,标价2388元的“吉庆有余”套餐菜单相当丰盛,包括烤鸭在内共有11道热菜、6道凉菜,还有主食和汤羹。服务员表示,包厢虽然只能点套餐,但套餐价格要比单点更实惠。“我们推出套餐只是为了方便备菜和制作,客人并不会吃亏。”

  这种看似“不吃亏”的优惠,却让许多消费者感叹“无福消受”。究其原因,随着家庭逐渐小型化,大家族式的聚会越来越少,这些菜品对于小家庭来说实在是太多了。

  北京市餐饮行业协会秘书长安少宁表示,餐饮企业在春节期间推出年夜饭套餐,是因为假期人手少、接待量大,属于不得已而为之的行为。“人手少、出菜慢,导致消费者投诉居高不下。”相比之下,可以提前备餐的套餐就成了餐饮企业的选择。实际上,除了逢年过节、婚宴等特殊情况,餐饮企业一般不会引导消费者选购套餐。

  可用包厢服务费缓解成本压力

  记者发现,一些餐馆在平日里并未设置最低消费,也并不强制要求预订包厢的消费者必须购买指定套餐。“为了更好的就餐环境,多花点钱倒没什么,就是看到食物被浪费,有些不忍心。”市民于先生说。

  餐饮场所设置“最低消费”一直为人所诟病,并引发不少消费纠纷。早在2014年,商务部和国家发改委就曾联合颁布《餐饮业经营管理办法(试行)》,明确规定“禁止餐饮经营者设置最低消费”。2021年,《北京市反食品浪费规定》提出,“餐饮服务经营者应当明示服务项目及其收费标准,不得设置最低消费额。”

  北京市地方标准《餐饮业食物减损技术指南》征求意见稿正在公开征求意见。记者注意到,征求意见稿中也同样提到了禁止设置“最低消费”的内容,要求包厢不设置最低消费,同时不强制消费指定套餐。

  “设置最低消费肯定是不应该的。”对于预订包厢的消费门槛,安少宁表示,餐饮企业可通过收取适当的包厢服务费来缓解成本上的压力。“毕竟,使用包厢就相当于享受了包厢的服务,收取一定的费用,这对双方都很公平。”安少宁建议,餐饮企业应在明显位置注明包厢收费标准,避免纠纷。

  “很多餐饮企业推出年夜饭套餐是根据人数多少来制定菜单,有多少人就准备多少菜品,能够有效避免浪费。”安少宁建议,餐饮企业应推出更多档位的年夜饭套餐,满足小型化家庭的需求。“从控制成本的角度来说,减少浪费对于餐饮企业也有益。”

  安少宁也建议消费者量力而行,吃不完的饭菜要打包。只有政府、企业、消费者三方形成合力,才能让年夜饭在充满“烟火气”的同时,又能最大限度地避免浪费。 【编辑:刘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