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IPO阶段性收紧 年内已有约200家企业终止上市

发布时间:2024-03-01 03:49:02 来源: sp20240301

  A股IPO阶段性收紧,年内已有约200家企业终止上市——

  资本市场投融资动态平衡

  本报记者 李华林

  11月份,又有多家拟IPO企业相继撤回发行上市申请,交易所决定终止其发行上市审核。截至目前,年内已有约200家企业终止IPO。无论是从终止数量还是融资规模来看,A股IPO降温态势明显。

  A股IPO发行节奏为何放缓?将带来哪些影响?拟上市企业该如何应对?记者就此采访了业内专家学者。

  严查“带病闯关”

  A股IPO已按下“放缓键”。据记者初步统计,截至目前,A股年内共终止约200家企业发行上市审核。与此同时,IPO融资规模也随之下降,据同花顺iFinD统计,今年前10月A股IPO融资规模约3353亿元,同比下降约30%。

  谈及A股IPO降温原因,中航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董忠云认为,首先在于政策调整,8月底,证监会提出阶段性收紧IPO节奏,同时加大对IPO的审核和监管,表明监管部门更加重视IPO质量,注重资本市场高质量发展。其次,今年经济企稳回升,但阶段性稳增长压力仍然存在,部分拟上市企业特别是周期性特征显著的企业业绩明显下滑,阶段性财务指标不符合上市要求。最后,部分企业板块定位不够清晰,或申报材料存在瑕疵,在监管部门现场督导之后撤回材料。

  记者梳理发现,终止IPO的企业中,申请主动撤回的占比超八成。“部分企业主动撤单,是认为自身价值高于市场估值,故而主动延缓上市。”广西大学副校长田利辉分析,也有部分企业因经济形势变化导致财务指标波动较大,暂时不满足上市标准,被动延后上市。此外,还有部分企业申报材料存在严重问题,一查就撤。

  “一查就撤”,暴露出部分发行人和中介机构存在“带病闯关”心态。为进一步杜绝此类情况发生,今年9月份,沪深交易所发布证券发行承销违规行为监管(试行)指引,对发行承销实施“全链条问责”,维护证券发行承销秩序;10月份,证监会向券商发出机构监管通报,重点关注“即检即退”“带病突破”等突出问题。

  严监管之下,“带病撤单”也免不了处罚。9月6日,证监会一天开出13张罚单,涉及多家券商及相关责任人,罚单内容包括部分撤否项目内控意见未回复或未落实等。

  “企业‘带病闯关’浪费了公共资源,‘一查就撤’不意味着能‘一走了之’。”田利辉表示,保荐机构等中介机构应勤勉尽责,扎实做好尽调工作,把好发行上市第一关;监管机构应加强监管,常态化开展投行内控现场检查,综合运用资格罚、经济罚等手段,严厉惩处不诚信、不勤勉行为,提高监管震慑力。

  助力资金回笼

  受国内外多重因素影响,今年以来,A股市场动荡加大,增量资金入市不足,急需逆周期调节。8月27日,证监会表示,充分考虑当前市场形势,阶段性收紧IPO节奏。

  在市场情绪低迷之际,IPO发行节奏放缓,呵护了投资者情绪。董忠云表示,这一方面能促进投融资动态平衡,修复投资者信心;另一方面可以引导资源流向符合国家战略、具有核心竞争力的高科技产业,优化产业结构。

  “阶段性收紧IPO,释放了监管部门维护资本市场稳定的信号,从短期看有利于减少过度融资导致的资金分散,避免市场指数持续下行,是落实‘活跃资本市场’的举措。”粤开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罗志恒表示。

  田利辉表示,暂缓IPO回应了市场呼声,带来二级市场气氛提振。但倘若新股定价过高,二级市场可能出现个股炒作“一日游”的行情。建议监管部门在阶段性收紧IPO的同时,优化市场定价机制。

  IPO市场生态关系到整个资本市场的活力与秩序。从长期看,更好促进投融资动态平衡,还需从投融资两端双向发力。

  董忠云建议,融资端,继续加强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满足不同类型、不同发展阶段企业融资需求,同时引导资源流向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科技创新等领域,推动产业升级转型。投资端,优化养老金、保险资金等长期资金入市环境,建立长周期考核机制,为市场提供持续稳定的资金来源。

  “持续健康发展的资本市场必须要有进有出,通过优胜劣汰,让好的公司留下、差的退市,实现资本市场与实体经济的良性互动。”罗志恒认为,如果长期收紧IPO,不利于新的优质公司进入,难以从根本上改善上市公司质量。放眼长远,促进投融资动态平衡,更重要的是完善基础制度,坚持市场化改革。

  证监会近日表示,将推动股票发行注册制走深走实,加强基础制度和机制建设,加大投资端改革力度,吸引更多中长期资金,活跃资本市场,更好发挥资本市场枢纽功能。

  各方积极迎变

  面对IPO阶段性收紧,如何利用资本市场做大做强,成为当下拟上市企业需要思考的问题。

  “IPO收紧,融资压力变大,能够倒逼拟上市企业更注重内部治理、完善公司治理结构、规范经营行为。”董忠云认为,未来拟上市企业可根据发展阶段和融资需求,考虑私募股权基金、风险投资、战略投资者等融资形式;也可利用多层次资本市场,尝试北交所、新三板、区域性股权市场等多元化融资渠道。

  北交所不失为一种更优上市选择。近期北交所保持正常受理节奏,同时为中小企业提供融资渠道和支持。9月1日,北交所“深改19条”发布,明确对已经具备上市条件的优质中小企业,在符合北交所市场定位前提下,允许其首次公开发行并在北交所上市。

  还有企业将眼光投向海外市场。证监会国际合作部副主任杨柳表示,证监会始终与其他境外监管机构保持良好合作关系,维持跨境投融资渠道畅通,加强与外资机构沟通交流。目前企业赴境外上市整体平稳有序进行,已有51家企业赴境外上市完成备案,21家企业赴欧洲完成发行全球存托凭证(GDR)。

  对投行而言,面对IPO和再融资放缓,也需转变发展思路,变“被动守门”为“主动出击”。“投行服务不能再局限于申报、上市的通道作用,而要加快成为行业专家、价值发现者。”田利辉表示,比如,强化并购的专业化能力建设,提升并购业务的营收和利润;增强对新业态价值判断的敏锐度,提升价值发现能力等。

  “未来投行需调整业务结构,加大对债权融资、并购重组等业务的布局,提高市场竞争力。”董忠云表示,此外,要把筛选优质公司、提高项目风险控制能力摆到更重要的位置,以提高企业上市成功率,更好适应市场变化和监管要求。

(责编:王震、陈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