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头系列”表情包维权起风波:创始人称未收到一分钱

发布时间:2024-06-16 23:15:07 来源: sp20240616

  “蘑菇头系列”表情包维权起风波:

  创始人称未收到一分钱 发声明解除与代理公司合作

  ■ 近两年,多家公司反映陆续收到了“蘑菇头系列”表情包授权代理公司叁次元公司的律师函,称其推文中未经授权使用了“蘑菇头系列”形象,侵犯了广州蚊子动漫公司(简称蚊子动漫公司)和叁次元公司对“蘑菇头系列”美术作品及衍生形象享有的著作权等,应当承担侵权赔偿责任。

  ■ 因为维权,月发送量超百亿的“蘑菇头系列”表情包巨头也一度陷入舆论风波。有公司认为,“蘑菇头系列”表情包是在恶意维权;也有网友认为,表情包商业付费是正常的,这可以提高对民众对知识产权保护的认识。

  ■ 1月19日,蘑菇头系列表情包创始人、广州蚊子动漫公司吴武泽称,此前的维权诉讼,该公司并不知情,也没有收到一分钱,目前已公示解除和代理公司叁次元的合作。蚊子动漫公司也罗列了几类使用规范,其中所有个人自媒体非商业性用途,请直接备注图片来源,可无偿使用。随后,叁次元公司通过律师事务所回复,网传的著作权人解除声明,叁次元公司予以否认。

  “蘑菇头”表情包维权 创始人称未收到一分钱

  此前,南京一家被诉公司告诉记者,公司在微信推文中使用了七张蘑菇头表情包,均下载于百度网站,文章均为科普类型文章,皆为学习分享使用,不存在盈利目的。在收到“蘑菇头系列”表情包授权代理公司叁次元的律师函后,已在第一时间删除了文章。函件中,叁次元公司要求赔偿经济损失49479元和维权合理费用3260元,共52739元。

  在多件侵权案中,叁次元公司的主张是,被诉公司的行为违反了著作权法等相关规定,侵犯了蚊子动漫公司对“蘑菇头系列”美术作品及后续创作的衍生形象享有的著作权,以及叁次元公司对“蘑菇头系列”美术作品依法享有的权利,并从中获取了非法收益,给叁次元公司造成了重大的经济损失,应当承担侵权赔偿责任。

  从近期一份终审裁判文书中,记者获悉,蘑菇头系列表情包首发于2013年3月,并于2015年11月在国家版权局备案,作者和著作权人均为蚊子动漫公司,由蚊子动漫公司将蘑菇头系列发表于微信表情开放平台和微博。

  吴武泽介绍,2018年初,他经人介绍认识了叁次元公司的于某。于某称,东北某饮料品牌在没得到品牌授权的情况下大规模商用“蘑菇头”表情包,他可以帮忙维权。签订了《蘑菇头表情包IP维权合作协议》后,叁次元公司正式成为“蘑菇头系列”形象的维权代理公司。2022年,吴武泽发现叁次元公司起诉了400多家公司,而作为“被赔偿方”,蚊子动漫公司至今也没有收到起诉赔偿的金额。

  表情包公司公示解除授权代理:非商业可大胆使用

  据了解,双方的代理授权合同在2023年5月30日结束后,代理授权会自动续约五年,目前已经生效。2023年12月22日,蚊子动漫公司正式在微博等官方社交平台上公示解约函,并刊登解除授权代理的声明,讲明维权风波始末,提醒被维权者。声明称,叁次元公司未经公司同意,擅自扩大授权范围,未依约告知侵权者的信息,擅自开展大量维权,严重影响公司和“蘑菇头表情包”系列作品的商誉,决定从2023年12月22日起解除与叁次元公司的所有授权合作。随后,代理委托人叁次元通过律师事务所回复:网传的著作权人解除声明,叁次元公司予以否认。

  公开信息显示,叁次元公司目前司法案件达635个,98.11%的案件是原告,七成以上为“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熟悉双方公司的一位知情人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蚊子动漫公司多年来主要靠蘑菇头系列这一IP盈利,投入的美术成本高,多靠IP授权盈利。由于盗版和未经授权滥用,影响到公司正常授权行为,公司也一度陷入经营困境。

  在接受南方日报采访时,吴武泽也表示,“蘑菇头系列”表情包经历很多艰难时刻,绝不会靠“维权”去生存。表情包存在的核心是给使用者带来正向的情绪价值,而恶意维权则会令人反感。一个表情包一旦“恶心”到用户,就失去了生存根基和商业前景。靠恶意维权创收,是蝇头小利,更是竭泽而渔。只要是非商用,网友们可以放心大胆用。

  专家说法\

  应构建“免费-收费”的良好生态

  在知识产权领域,原作者和被授权的知识产权公司又该如何适当维护共同的权益?河南泽槿律师事务所主任付建介绍,蚊子动漫公司和叁次元公司作为著作权人和委托代理人,是适格的当事人,有权通过诉讼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因此该行为是合法的。

  北京市知识产权专家库专家董新蕊向记者介绍,表情包不以营利为目的的使用一般是被默许免费的。“但是,当一些社交平台或公司下载表情包后出于商业的使用,就存在营销策略、广告宣传等嫌疑,应当制止或合理维权。”

  针对目前大部分表情包公司面临的知识产权困境,董新蕊介绍,表情包公司面临的还是知识产权领域维权的老问题:取证难、维权难、赔偿低。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互联网法治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晓春告诉记者,在大众认知里,表情包是互联网免费生态模式下的一个产物,很多人觉得一些免费的用惯了,就不应该收费。选择维权与否,从互联网生态来看,公司可能会考虑到自身声誉和受众感受,是一个商业决策问题。“很多著作权人愿意通过免费让大家去广泛使用,但同样也有权利通过授权许可的方式来获得相应的收益,是他法定的正当权益。”

  目前,表情包公司的生存与经营不少存在一定的困境。刘晓春指出,互联网商业模式应该逐步构建起“免费-收费”的良好生态。刘晓春建议,著作权人在面临侵权事件时,往往案件较多较杂,著作权人可以在授权市场制定相应的授权价格标准。比如在微信上架的版本显示商用定价或免费使用,如果定价合理,公开透明,企业或商用平台也可以通过平台自动交易,取得授权使用,降低双方的交易成本。刘晓春强调,“这样,权利人也可以减少在一个个侵权事件上维权的精力。通过一些交易市场的方式,实际上是有可能去实现版权授权的良性流动,但这可能还需要一些平台来支持。”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蔡晓仪 【编辑:陈文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