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问丨刘慈欣、罗伯特·索耶:与一百年后的人类对话

发布时间:2024-07-14 13:00:58 来源: sp20240714

   中新社 成都10月19日电 题:与一百年后的人类对话

  ——专访中国科幻作者刘慈欣、加拿大科幻作者罗伯特·索耶

   中新社 记者 贺劭清

  10月18日晚,第81届世界科幻大会在成都开幕,这是世界科幻大会第二次在亚洲城市举办。科技不断冲击人类认知,今天是否更需要科幻小说?东西方科幻有何异同?对于百年后的人类,有何寄语?中国科幻作者刘慈欣、加拿大科幻作者罗伯特·索耶接受 中新社 “东西问”专访作出解答。

  现将访谈实录摘要如下:

   中新社 记者:在科技不断冲击人类认知的时代,现在的读者是否更需要科幻小说?在未来,第81届世界科幻大会会产生什么样的深远影响?

  刘慈欣:当下的时代肯定需要科幻小说。因为这个时代本身就在被科技快速改变,科技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科技和想象力结合起来,能为人类描述出一种未来图景,能够让人类“到达”当下还难以企及的那些遥远的宇宙空间。

  就像一位历史学家所说,人类之所以能创建文明、走到今天,是因为人类能用想象力创造出现实中所没有的世界,而科幻小说正是这样一种文学体裁。

10月18日晚,第81届世界科幻大会在四川成都开幕,这是世界科幻大会在其80余年发展史中首次在中国举行。图为大会表演科幻秀《揽星》。 中新社 记者 王磊 摄

  科幻文学最特殊的一点是,在科幻小说里,人类总是作为一个整体出现。地球只是宇宙中的一粒尘埃,人类是一个整体,生活在这粒尘埃上。

  所以,科幻文学最能引起不同文化、不同种族、不同国家的人们共鸣。它所描写的梦想,是全人类共同的梦想,它所描写的噩梦、危机,也是全人类要共同面对的噩梦、危机。所以,科幻确实是连接起全世界不同文化的桥梁。

  在成都世界科幻大会上,人们能在科幻这个大背景上,面向未来、面向宇宙充分地交流、融合,让人类对这个世界的未来,有更多面向的思考。

  罗伯特·索耶:刘慈欣在西方出名的时候是在奥巴马执政时期。作为当时美国的政治领袖,奥巴马也是《三体》粉丝,曾给刘慈欣写信。

  世界上各界领袖都应读一读科幻著作。科幻著作能拓宽想象力边界,让人们从中获取很多科技前沿的资讯,包括对这些资讯的想象。科幻会给予领袖们前瞻性的视野,让他们拥有超前的眼光来看待当今世界,这非常重要。

  成都世界科幻大会期间,来自不同地区、文化背景、民族、宗教信仰的科幻迷,一同分享科幻、艺术、文学的美妙,发出积极的声音,大家秉承共同的积极信念,相信世界将会变得更好。

10月18日晚,第81届世界科幻大会在四川成都开幕,这是世界科幻大会在其80余年发展史中首次在中国举行。图为大会开幕式现场。 中新社 记者 王磊 摄

   中新社 记者:刘慈欣对于中国科幻作者来说,有什么启发?

  罗伯特·索耶:很多西方读者不喜欢阅读翻译后的科幻小说,这是一个西方主流的文化现象,出于一种闭门造车的心态。但刘慈欣开创先河,他的作品被欧美最大的出版商出版,让更多中国科幻走进西方世界,也让西方读者了解到了更多的科幻小说及科幻题材的新维度,西方读者真是非常爱刘慈欣。

  中国科幻作者在创作中首先要尊重自己的文化,而不是为了在西方市场畅销而写作,就像刘慈欣从不刻意迎合西方受众。一定要忠于自身,忠于自己的故事,忠于自己的叙述方式,创作有中国特色的科幻小说。

   中新社 记者:您曾说过,科学带来的神奇感是科幻诞生的肥沃土壤,但时间变化太快,刚写的时候觉得很震撼的东西不久后就会平淡无奇。请问这是您当前写作面对的主要挑战之一吗?

  刘慈欣:这是我面对的挑战之一。上一部作品出版后,我一直在努力写作。在开始创作新作品的时候,我会感觉很震撼,但写到一半时,时代就已追上来了,我便觉得笔下的东西很无聊了,就又重新开始去写。时间也就这么浪费过去了。

  科幻最初的诞生,是建立在科学神奇感之上的。这种神奇感对科幻小说而言十分重要。但现在科学技术融入到生活的方方面面,这种神奇感也就消失了,这对传统类型的科幻小说打击很大。

10月18日晚,第81届世界科幻大会在四川成都开幕,这是世界科幻大会在其80余年发展史中首次在中国举行。图为科幻作家刘慈欣与幻迷互动。 中新社 记者 王磊 摄

  但现在的科幻小说作家们,不管在东方还是西方,都在努力用更多的表现手法、文学手法与角度来创作科幻。我希望能够让科幻恢复活力。但是坦率地说,到目前为止,我觉得效果并不是很好。

  至于有什么办法去应对科技发展对科幻小说带来的挑战,我只能实话实说——我想不出有什么办法。因为科幻文学发展到现在,需要有一些重大的变革才能恢复自己的活力。至于这种变革是什么样的,我觉得可能只能等时间来回答。

   中新社 记者:科幻离下一个“黄金时代”还有多远?

  刘慈欣:这个不好说。科幻发展最深层次的原因来自时代。当时代到那个节点时,科幻自然会繁荣起来。我认识很多第三世界国家的科幻作者,他们的作品写得都很好,但要让作品真正被人们所熟知,还得在英语世界去发表。也就是说,科幻只有在快速发展的国家、地区才能够取得快速发展。

  对中国科幻来说,中国一直快速发展之时,也就是中国科幻“黄金时代”到来之时。中国科幻未来发展的机遇并不取决于科幻本身,也不取决于科幻作家、出版人等等,而是中国发展本身。

  罗伯特·索耶:每次科技达到一个顶峰时,科幻也能引起公众注意。二战之后的各项科技发展,让科幻获得了世界关注。进入人工智能时代,所有人的注意力又回到了科技发展,也回到科幻。下一次科幻发展的高峰,就是科技再次取得重大突破的时候。

   中新社 记者:东西方科幻有何异同?中国的科幻作品是否改变了世界对中国文化的一些偏见?

  罗伯特·索耶:中国、印度的很多受众非常喜欢科幻作品。但在世界很多地方,科幻作品没有得到广泛阅读,应像中国、印度一样,拥抱科幻作品。

  相比北美科幻,中国科幻拥有更加良性的发展。在北美,科幻畅销作品越来越少,销量也越来越少,且科幻读者年龄偏大。而在中国,喜欢科幻的更多是年轻人。我也很想从刘慈欣这里得到一些启发,如何鼓励年轻人去畅想未来,怎样让年轻人对科幻作品感兴趣。

10月18日晚,第81届世界科幻大会在四川成都开幕,这是世界科幻大会在其80余年发展史中首次在中国举行。图为雨果奖奖杯底座设计揭晓。 中新社 记者 王磊 摄

  中国的科幻作品实际上进一步阐释了中国的世界观以及自身发展。科幻作品中展现的中国,不仅有源远流长的历史,还有日新月异的发展。金·斯坦利·罗宾逊写《火星三部曲》时提到,科幻作品是持续演进和不断演变的历史,当我们畅想未来时,实际是映射过去。

  中国有五千多年的历史,它可以映射到中国的未来。西方很难通过历史,预测未来几千年后的演变,但中国有这样的底蕴。

   中新社 记者:如果对一百年后的人类说一句话,会对他们说什么?

  刘慈欣:我希望他们能够远远超越我们这一代。不管是他们的生活,还是他们的成就,以及他们那个时代人类所生活的范围,都要远远超出我们这一代科幻作家的想象。这是我对他们的希望,我也相信会是这样。

  罗伯特·索耶:我会跟他们说,我非常高兴人类成功了。因为在2023年的时候,我们还担心人类能不能生存到下一个一百年。

  如果我们真正到达一百年后的那一天,我会认为这是人类的成功。我会向他们问好,我也相信他们会对我们致意,因为他们又幸存了一百年。(完)

  受访者简介:

刘慈欣。世界科幻大会组委会供图

  刘慈欣,中国科幻小说代表作家之一。2015年8月23日,凭借《三体》获第73届世界科幻大会颁发的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奖,为亚洲首次获奖。2017年6月25日,凭借《三体3:死神永生》获得轨迹奖最佳长篇科幻小说奖。

罗伯特·索耶。世界科幻大会组委会供图

  罗伯特·索耶,加拿大“科幻教父”,获得过雨果奖、星云奖和坎贝尔奖,实现“大满贯”。他的作品曾多次荣登加拿大畅销小说排行榜,并被翻译成十多种文字,备受世界各国读者喜爱。2007年,罗伯特·索耶被中国读者评选为银河奖最受欢迎的外国作家。

【编辑:刘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