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年岁末再迎立春:“咬春”套餐热卖 “龙墩墩”再成顶流

发布时间:2024-04-22 21:21:25 来源: sp20240422

   中新社 北京2月4日电 (记者 马帅莎)“小年”刚过,又迎立春。2月4日,腊月二十五,农历癸卯兔年迎来第二个立春。

  龙年春节前夕逢立春,北京街头品尝“春味”与购买年货的场景相互交织。京城老字号加码备货,“咬春”套餐扎堆上市。招牌小吃窗口排起长队,外酥里软的春卷深受食客欢迎,成为热门单品;春饼套餐荤素搭配,口味出新,薄薄的春饼裹住缤纷,让人感受“舌尖上的立春”。

  同样引起排队盛况的还有“墩墩家族”新成员。两年前的今天,北京冬奥会拉开大幕,吉祥物“冰墩墩”火爆出圈,今日又逢立春,冬奥“顶流”又成龙年年货“顶流”,换上龙年“新衣”的“龙墩墩”再现“一墩难求”的火热,增添浓浓的节日氛围。

  作为二十四节气之首,立春代表着春之始。立春后,天气开始回暖,万象更新,与春照面。对中国古人而言,春耕如晨钟,秋收似暮鼓,立春不仅是古老的节气,也是重大的节日。

  在很大程度上“靠天吃饭”的古代中国,农业生产受气温、降水等重要影响。反映黄河流域冷暖雨量变化的二十四节气,成为人们农事活动、日常生活的重要时间指针。其中,立春作为最早产生的八个节气之一,具有特殊意义。

  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执行院长王加华对 中新社 记者表示,“一年之计在于春”,春耕是农事活动起始环节,之后才有夏耘、秋收、冬藏。农耕社会的性质决定了立春在古代中国的地位极其重要,立春的到来,意味着新的农事活动周期即将开始,要进行劝耕备耕等活动。

  为了迎接春天的到来,祈求一年好景,中国古代流传下多彩的迎春民俗,热闹非凡,唐代地方迎春“见观者之如市”,南宋则是“倾城出观”。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习俗就是鞭春,也称鞭打春牛。

  “春牛是用泥土捏成一个象征农事的耕牛,有史料记载称,所造春牛或赤或青或黄或黑。”王加华说,地方官吏以杖打之,提醒人们春耕即将开始,莫误农时。观看鞭春的民众会争抢打碎后的春牛土,有的放到家中的炕底下,有的扔到庄稼地里,寓意来年五谷丰登,为家庭带来吉祥。

  如今,这些习俗仍在地方盛行。2月2日,在四川绵竹,1000余人组成的巡游队伍动态演绎清代名画《迎春图》,再现画中“报春、游春、打春”场景,民众聚集在街头巷尾,“沉浸式”体验清末民初绵竹民间迎春习俗的盛况。

  “一鞭春牛,春回大地……”立春当天,在浙江衢州的“九华立春祭”上,孩童扮成牧童句芒,唱着《鞭春喝彩谣》,鞭打春牛。当地的梧桐祖殿是全国唯一的春神句芒庙,延续着内容丰富、独具特色的立春祭祀传统,鞭春牛是祭祀活动中最热闹的场景。

  在这些民俗传统中,春被赋予吉祥、温暖之意,而对于无春年,民间也出现不吉利的荒诞说法。不同于癸卯兔年遇上两个立春日,甲辰龙年是一个无春年,农历年全年都无立春日。过去有民间传言,无春年为“寡妇年”,不宜结婚。立春临近时,无春年话题引起中国网友热议。

  有专家指出,“寡妇年”的说法并不见于正规民俗文献,对于无春年为“寡妇年”的说法,应归于谣传。民俗是引导人们向上的,此类陋习迷信,要予以批判。

  “所谓无春年不能结婚、双春年结婚会二婚等迷信说法毫无科学依据。”王加华说,二十四节气反映的是中华文明“管理时间”的传统智慧,双春年和无春年都只是正常的历法现象,与吉凶祸福无关。

  他还指出,二十四节气不单纯只是一种历法体系,更是一种包含丰富民俗事象的民俗系统。相比过去,二十四节气作为农业生产时间指针的作用日益淡化,但作为一种人为创造的民俗系统,它蕴含着特定的精神文化。立春作为二十四节气之一,反映了人与自然的和谐关系,是人们感受自然、顺应自然节律的重要体现。(完) 【编辑:黄钰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