岂能以“陪诊”之名行黄牛之实

发布时间:2024-07-23 22:29:18 来源: sp20240723

  《法治日报》记者近日调查发现,一些陪诊师以陪诊之名,行营销之实,倒卖医师就诊号源,扰乱医疗秩序。

  作为一种新业态,陪诊师正面临着不少“成长的烦恼”。因缺乏相应的准入标准和监管规范,行业目前鱼龙混杂。一些“号贩子”“医托”摇身一变,堂而皇之地成了陪诊师,这不仅让其更难被辨别,也让倒号行为更难以界定。对此,厘清服务边界、健全行业规范,无疑是当务之急。全链条打击倒号行为,更是刻不容缓。

  按理说,帮忙挂号是陪诊师的职责之一。若在这个过程中存在暗箱操作及不正当得益等行径,其性质已然改变。尤其是在线上实名制预约已较为普遍的当下,为何仍有一些“神通广大”的陪诊师,可以通过特殊渠道轻松拿到正常预约的号源,是谁在提供这些渠道,又是谁的关系在关照?这显然需要监管及时跟上。不妨顺着这条灰色利益链,揪出背后的“养牛人”,一并严肃查处。

  当然,陪诊服务容易异化为“倒号服务”,一定程度上与“挂号难”直接相关。对此,一要优化完善挂号系统,堵住漏洞、防住内鬼;二要扩容提效,在力所能及之下,扩大动态号源容量,并推动挂号机制改革。说到底,当就诊人无需“为号发愁”,陪诊服务才能少些“黄牛味”。(陈文杰)

  来源:广州日报 【编辑:曹子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