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诗人”一年出版两本诗集 销量超10万

发布时间:2024-04-24 20:55:33 来源: sp20240424

  “外卖诗人”一年出版两本诗集  销量超10万,斩获紫金山文学奖

  近日,55岁“外卖诗人”王计兵的诗集《我笨拙地爱着这个世界》火了。在短视频账号助力下,这本诗集不到一天就卖出2000多册。

  王计兵是江苏邳州人,目前和家人在苏州昆山生活。对于他来说,2023年是硕果丰收的一年。他不仅成为中国作协会员,还荣获江苏省第八届紫金山文学奖。他一年出版两本诗集,销量超10万册。

  11月11日,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在昆山见到了王计兵,听他分享了创作和送外卖的故事。

  紫牛新闻记者 闫春旭 图片视频素材/记者拍摄

  “双11”喜讯

  “外卖诗人”又火了,诗集一天卖2000多册

  11月11日11点,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刚见到王计兵时,他正在自家杂货店吃早饭。他先吸溜一口泡面,再嚼一口青辣椒,又连咽三口泡面汤。吃完泡面后,他还是觉得饿,又把前几天从老家拿来的煎饼掰碎放到泡面碗里。看到王计兵吃泡面的样子,不少顾客笑着说:“看你吃泡面真香,我也想吃了!”

  “老王,你的汇款单到了!”王计兵给顾客拿东西的时候,一位邮局小哥来送汇款单,原来是河北省作家协会文学宣传教育中心寄来的诗选刊稿费。看到王计兵忙不过来,邮局小哥就把汇款单放到柜台上,用计算器压住后才离开。

  忙到下午2点,王计兵等到妻子赶来后,才准备收拾东西送外卖,记者也骑着电动车跟了出去。由于最近一段时间,王计兵送单时间少了,平台给他推荐的单量明显降低,很多都是远距离、价格低的单子。王计兵送的第一单是从家附近黄焖鸡米饭店,送到五六公里外的一位大货车司机手中。虽然是周末,但下午的单子不多,王计兵两个小时内才送了3单。等到下午4点,他回到杂货店看了一下,发现很多人给他发消息,告诉他诗集火了。有主播用短视频账号推荐了他的诗集,短短半天销售了1500多册,还卖断货了。王计兵感到很意外,“现在卖书很难,没想到大家那么喜欢。”

  王计兵很开心,又接着送外卖。晚上7点15分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原来王计兵的电动车没电了,但手里还有订单,他连忙回到杂货店换另一辆电动车。等到晚上10点,王计兵结束了送外卖的工作,回到了杂货店里和妻子换班,让妻子早点回去休息。他送了11单外卖,收入是70.6元。此刻,他打开手机发现诗集销量已经超过2000册,高兴地又拿起青辣椒嚼了起来。

  对话“外卖诗人”

  忙完所有事情,王计兵和记者聊起了送外卖和写诗的故事。

  (Y: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闫春旭 W:王计兵)

  成为中国作协会员 获紫金山文学奖

  Y:我关注到中国作家网发布了中国作家协会2023年新会员名单,您的名字位列其中。

  W:我从2017年开始投稿,心里就揣着梦想,要进入中国作家协会。从市作协到省作协,再到中国作协,心里一直有一种期盼,但没想到会来得那么快。当突然实现的时候,首先有一些小小的不适应,还有一个很大的惊喜,你很难说完全是兴高采烈,应该说是百感交集。

  Y:之前关注到您在一年的时间里出版了两本书,第一本是《赶时间的人》,第二本是《我笨拙地爱着这个世界》。这两本诗集主要写了什么内容?

  W:《赶时间的人》其实是分了三个部分,第一个部分是写我送外卖的经历,第二个部分以我和父母的感情线为主,第三个部分是一个写作者对这个世界的观察。我不到一年完成了《我笨拙地爱着这个世界》,这是我全新的作品,也是尝试突破自己的创作技法,两本书里没有一个作品是重复的。

  Y:目前这两本书的销量如何,您的收益如何?

  W:这两本书的销售总量在网上已经突破了十万,卖书的收益已经远远高出我送外卖的收益了。他正将我的副业变成主业,将我的主业变成副业,还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

  Y:江苏作协公示了江苏省第八届紫金山文学奖评审结果,您的诗集《赶时间的人》荣获诗歌奖。

  W:那天晚上9点26分,我正在路上送餐。我们老家作家协会的主席给我发了微信,他说恭喜你获奖。我看到消息的时候,真的是蒙了,就愣在那里了。我赶紧把手机打开,获奖名单里果然有我的名字,那一刻很激动。我正常情况下是送到晚上11点,那天晚上早收工了一个多小时。我接到消息,把手里的餐送完,然后就回到家,还不到十点,提前一个小时下班特别开心。

  喜欢接超长距离订单 感觉送外卖像在旅游

  Y:在您的影响下,我每天下班后也在兼职送外卖,四个月送了411单,不知道您多少天可以完成这个数量?

  W:我正常的工作量应该是十天左右。我以前最高的纪录是同时接了十一单,但出现了三单超时,后来我逐渐给自己调整到最高接八单。后来平台压缩送餐时间,我就进一步给自己往下降低。因为有时候接太多的话,有各种意外发生,我也不想把自己逼太紧。

  我现在正常的工作状态是五单左右,可能会更进一步往下减少。因为今年以来确实送单特别少。我承认自己的年龄有点不太适合送外卖了,我已经很尽力了。但的确有时候,订单多了还是反应不过来。

  Y:之前听您妻子说,您经常从昆山接单送到上海,这种次数多吗?

  W:每个月总能接到三五单超长距离订单,最长的送了四十多公里,配送费用是85元。我特别喜欢这种超长订单,一般情况下不用考虑时间,肯定充足的。当返程的时候是一种完全放松的状态,往往就是我灵感最集中的时候,我会选择特别陌生的路线。我只要记住了方向,会不断地改变自己的路线。如果发现这条路我走过了,会尽量选择陌生的路线,只要我方向不错,总能回到原点。我常常形容这种状态就叫飞翔,我第三本书的名字就是《低处飞行》,之所以叫这个名字,就来源于我内心的感觉。

  Y:您妻子告诉我,送外卖像是旅游,回来后还会和她显摆,这是为什么?

  W:这是一种心理战术。因为刚开始送餐的时候,孩子们比较担心我。我告诉我爱人后,她很快就告诉孩子们,让大家降低心理上的担忧。我也总是抱着一颗平常心,以短程旅游的状态出去送餐。

  第三本诗集已完稿 讲述外卖小哥生活

  Y:您在送外卖之前是做什么工作的?

  W:我做的工作不止十种,推着脚踏三轮车走街串巷卖水果,后来摆了地摊卖袜子,开过书店,捡过破烂,在码头干过装卸工。其实我最大的愿望是能进工厂做工人。结果来到昆山后才发现没有文凭、没有技术,又不算年轻,找工作其实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一直在零零碎碎地打工,送外卖是我做的时间最长的工作。

  Y: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写诗?

  W:2009年,我们家买了第一台电脑。没买电脑之前,我曾经有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写作经历,当时没留底稿,写完就丢。买来电脑后,开始尝试保留底稿,为了减少打字的数量和时间。我逐渐从以前写小说、写散文的状态转换为写诗歌。

  Y:您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还会继续写诗,继续送外卖吗?

  W:这是毫无疑问的,肯定会!虽然现在送外卖已经不能维持我的经济需求,从二月份新书发行到现在,我的送外卖收入总量还没有我平时一个月的收入多,因为参加各种活动的事情越来越多,会大量压缩送餐时间。

  但只要我在昆山,没有别的事情干扰的状态下,我仍然坚持送餐。我是以外卖小哥的身份走进大家的视野,我不想辜负大家。我肯定会继续写作的,写作是我一生追求的事情。

  而且我基本上完成了第三本诗集,预计明年5月出版。我在写我们外卖小哥群体的一部诗集,想把这个群体展现给大家,让大家全方位了解我们这个群体,平时日常生活中的所感所想,发生了什么,我们的高兴点在哪里,痛苦点在哪里。希望这本诗集能拉近外卖小哥和大家的距离。 【编辑:陈文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