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产业发展“缺地”?浙江探索“点土生金”

发布时间:2024-04-24 20:33:41 来源: sp20240424

   中新网 宁波1月16日电(记者 项菁)在乡村全面振兴号角声中,培育“百花齐放”的特色产业越来越成为乡村“致富经”。然而,除了人才、资金等资源要素,不少乡村产业发展也遇到“缺地”的烦恼。

  浙江“七山一水二分田”,土地资源要素先天不足。16日在浙江宁波开幕的政协第十六届宁波市委员会第三次会议上,部分扎根三农一线的宁波市政协委员关注到乡村产业发展中的建设用地问题,为实现“点土生金”支招。

政协第十六届宁波市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开幕。项菁 摄

  “在多年的工作中,我最大的体会就是‘乡村要振兴,产业必先行’。乡村发展产业,盘活农村闲置土地是一条重要途径。”宁波市政协委员、宁波市共富未来乡村研究院院长俞挺在开幕期间“委员通道”上提到,通过盘活农村闲置土地,能使“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村民变股东”。

  多年来,俞挺携团队一直奋战在乡村第一线,探索产村融合等乡村产业发展路径。俞挺介绍说,早在2019年,其与宁波市鄞州区姜山镇东光村开展合作,通过招商运营,协助村集体融资、建设,将约37亩低效散乱的村集体厂房以“腾笼换鸟”的方式打造成东光未来双创产业园,“如今,每年村集体创收近800万元”。

  近期召开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明确,要学习运用“千万工程”经验,同时要求“精准务实培育乡村产业”。浙江已持续实施“千万工程”20年,涌现了一大批美丽乡村,不断进阶的路上,部分乡村率先遇到“好项目却缺土地”的问题。

  宁波地处浙江东部沿海,在谋求乡村发展道路上正致力解决农业用地保障问题。政协第十六届宁波市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工作报告指出,过去一年,其联合各地政协开展“深化‘千万工程’、建设美丽乡村”专项民主监督,同时开展“强化设施农业用地保障”等专题调研。

  “乡村产业要发展,必须保障农业产业合理的用地诉求”。宁波市政协委员、宁波市明凤渔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沈岳明连续多年提出关于保障农业产业用地的建议,“从土地要素看,农村看似到处是土地,但耕地不能减少,同时受限于土地产权,导致能利用的土地碎片化明显”。

  沈岳明以“城镇开发边界”举例说,在实际生产中,仍存在部分农业农村加工、旅游、仓储、办公管理、展示展销等项目由于土地在城镇开发边界外,导致土地无法利用的情况,“比如部分农业农村项目土地指标已下达,但无法建设”。

  根据浙江省自然资源厅近日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做好城镇开发边界管理的通知(试行)》,明确乡村建设用地允许在城镇开发边界外布局。沈岳明为此建议,要通盘考量城镇开发边界外的乡村产业项目,保障农业产业合理的用地诉求。

  土地要素不只是乡村产业发展的基石,也与产业融资紧密相连。深耕水产养殖业40年的沈岳明还提到,由于土地大多为流转,宁波地区农业企业或种养大户常常受到信贷抵押物不足和抵押物不标准等问题困扰,譬如甲鱼、大黄鱼等地方特色水产养殖物仍未纳入抵质押范围。

  “建议引导金融机构将地方特色水产养殖物纳入常规抵押范围,同时扩大可抵押农业生产性设施范围,继续推开如大棚等地上(地下)附着物单独抵押。”沈岳明如是说。(完)

【编辑:张子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