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古村的幸福“密码”(走进乡土中国)

发布时间:2024-04-25 19:45:46 来源: sp20240425

  幸福古村风光。   丹 宣供图

  游客观看幸福古村的民俗演出。   丹 宣供图

  幸福古村的“幸福雅韵”演出。   程 吉摄

  金秋时节,驱车穿过山田,驶入绿野,薄雾中的幸福古村若隐若现。村前守望千年的银杏“夫妻树”叶子已开始发黄,挂满枝头的果子向人们诉说丰收的喜悦。

  幸福古村位于四川省眉山市丹棱县顺龙乡,距丹棱县城12公里,现有农户63户,村民219人。上世纪80年代,该村因电影《被爱情遗忘的角落》在此拍摄外景而闻名。曾经,由于交通不便,村民收入单一,古村藏在深山,鲜有人知;如今,这里发展起乡村旅游,共有民宿6户,农家乐10余家,村民人均年纯收入超过4万元。

  这个古村的幸福“密码”是什么?沿着青石板路,我们走进古村,探访其变迁故事。

  

  “世外桃源”古意浓

  幸福古村,又称赵桥,坐落于海拔800米的山上,距今已有200多年历史。

  龚绍荣是土生土长的古村人,吃过早饭,他坐在龚家大院的长凳上,头顶一片黄角兰,一边享受慢时光,一边回忆古村的过往。

  “以前最大的愿望,就是村里能通路,路通了,孙儿、孙媳妇就会回来了。”龚绍荣说,曾经的古村虽然一年四季瓜果飘香,却难寻年轻人的身影,“大山挡住了我们进城的路,年轻人都想着出去务工,出去后,便很少再回来了。”

  古朴、静谧、祥和是古村最初的模样。数百年来,村民们在幸福古村农耕和繁衍,形成“山水林田路院”一体的村落格局:土墙青瓦的川西民居依山而建,面河而立,古桥相连,错落有致。千年银杏“夫妻树”、龙抬头、青蛙石、鹰嘴崖、清代石拱桥“赵桥”、大寨梯田、丹马盐铁古道、古城牛角寨等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交相辉映。

  原生态的古村,吸引了爱情题材电影《被爱情遗忘的角落》前来拍摄。该影片在1981年公映后风靡全国,作为外景拍摄地,幸福古村声名鹊起。但由于交通不便、经济落后、村内人口老龄化现象严重,幸福古村逐渐失去活力,成了一个被时光“遗忘”的世外古村。

  乡村旅游富农家

  转机来了。

  2014年,四川省旅游局在全省开展乡村旅游提升试点行动,幸福古村以其独特的古村落资源,被列入2014—2016年全省乡村旅游提升试点13个项目之一。

  “用发展乡村旅游的方式聚集人气,不仅可以让村民回流,也能让外来的游客进村。”丹棱县旅游发展中心主任蒋丽艳介绍,下定决心后,幸福古村开启了旅游综合开发项目,道路铺装、农房风貌改造、游步道建设、景观提升等工程逐一铺开,一系列乡村文化建设活动也随之开展。

  作为龚家大院的主人,龚绍荣率先将家里两层小楼租给合作社进行改造,曾经的土房摇身一变成了民宿。不仅如此,龚绍荣还动员在城里开饭馆的孙子回村开办农家乐。

  2016年3月,幸福古村开村迎宾。龚绍荣化身古村讲解员,向游客讲解古村历史和风俗文化,那个春天,龚家大院天天门庭若市,仅仅两个月,龚家收入就超过10万元。

  “村民是这个村落的核心和主体,是古村落的灵魂,古村的发展离不开村民的参与。”丹棱县幸福村党委书记徐杰介绍,成立之初,幸福古村就实行“政府+企业+村民”三方合作,采用“租赁—运营—移交”模式。农户实现农民身份不变、房屋产权不变、承包土地收入不变“三个不变”,获得房屋租金、劳务收益、合作社分红、经营性收益和土地流转收入等“五重收益”。

  如今,经过多次升级打造的古村大变样。笔直宽阔的丹名路将城区与古村相连,原本50分钟的路程缩减至15分钟。道路通了,产业便“活”了,桃子、李子、樱桃、柑橘……全村水果种植面积超过5000亩,再加上茶叶、水稻,该村年产值已突破2000余万元。

  四季不断的水果从古村销往全国各地,原汁原味的“田园综合体”引来四面八方的游客。在乡村旅游发展的带动下,村民变导游、民房变民宿、产品变礼品,幸福古村成了一个“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的休闲好去处。

  凭借独特魅力,幸福古村先后被评为中国传统村落、全国一村一品示范村、全国生态文化名村、全国乡村旅游示范名村、全国乡村旅游重点村。近年来,幸福古村累计接待游客突破180万人次,实现旅游总收入约2.2亿元,村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1.1万元增长到突破4万元。

  追求可持续发展

  金秋的幸福古村里,青瓦房的屋檐下挂着金黄的玉米,几个村民挎着竹筐,一边捡拾地上的板栗,一边谈论着今年的收成。

  “到乡下来,就是想看乡村原本的样子,现在的幸福古村就是我理想中乡村的样子,能让我忘记城市生活的喧嚣,感受田园生活的悠然自在。”作为一名摄影爱好者,唐琪尤为偏爱幸福古村,隔三岔五就会来村里走一走。

  农文旅融合让幸福古村在古韵中焕发新的生机。面对纷至沓来的游客,如何在保障足够旅游服务设施的同时,避免过度商业化?幸福岭生态民宿聚落应运而生。

  “尊重村落灵魂,尊重原乡建筑,尊重传统文化。”幸福岭项目总设计师刘卫兵表示,幸福岭不是仿造古村,也不是刻意创新出奇,而是遵循古村原有的山地肌理,运用各种乡土元素延续古村的乡土性和文化性,营造浑然天成的山村意象。

  在保护性开发中,石磨豆坊、小院咖啡、幸福集市等一批新业态在幸福古村诞生,打造出更多场景化消费体验产品;幸福古村·山河音乐会诠释着一场古村与世界的对话;唢呐体验基地、文创体验馆、青苔博物馆等自然研学+民俗体验的新形式,让“沉浸式”游村更具吸引力。

  “传统村落蕴含着社会变迁的基因,是农耕文化的历史沉淀,承载着乡愁情感,连通着民族的文化血脉。”丹棱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吴永枢表示,在未来发展中,幸福古村将构建起“景区+合作社+农户”的共建共享模式,形成在保护中传承、在传承中发展、在发展中创新的格局,促进幸福古村乡村旅游可持续发展。

  临近傍晚,幸福古村被暖暖的秋阳包裹着,一群鸟儿从空中飞过,秋风吹拂树叶发出沙沙声,娓娓诉说古村人的满足与幸福。

(责编:赵欣悦、袁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