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龛的油菜花年年开

发布时间:2024-04-25 19:24:13 来源: sp20240425

  阳光正好,崇龛的油菜花,开得那叫一个如火如荼、不依不饶。

  崇龛,位于重庆潼南西北部,相传是五代宋初道教学者陈抟的出生地。小小的油菜花,在千年之后,将这里铺染成十里菜花地。而崇龛,也由此跻身旅游大镇。

  寻了个周末,与几个外地朋友相约去崇龛,去和田野上最为盛大的花开,撞一个满怀。

  千万不要说油菜花有什么看头。一棵开花的油菜,或许容易让人视而不见。一块开花的油菜地,或许会让人不经意地瞅上那么一两眼。但是,当三万多亩开花的油菜地连成一片,齐刷刷铺展于眼前,你还能无动于衷?

  三万多亩油菜花的怒放,三万多亩金色的汪洋。田野上的阳光无遮无挡,阳光下的油菜花阵,仿佛金箔,仿佛阳光,金灿灿,明晃晃;那漫天卷地的金黄、沿江绕岸的金黄、令人睁不开眼睛透不过气来的金黄,让人无法不震撼。

  我已若干次被这油菜花阵撞击过视觉。我不知道,数万亩油菜花制造的香气可否用“汹涌”一词来形容?那香气如潮水般哗地涌来,将你包围,将你深深地淹没。

  炫目而芳香,一桌浩大的春日盛筵,由崇龛这片丰饶的土地负责呈现。置身无涯之绚烂,总会想起儿时唱过的一首歌:美丽的田野,碧绿的河水,流过无边的稻田……也总会在想起的时候改动一个字,于是那碧绿的河水,就流过了无边的花田。

  这片无边的花田是重庆最大的油菜花田,是农民放飞致富希望的田野。除了通过种植油菜新品种实现增收的种植户以外,每年上百万的赏花游客,使村民转身成为“旅游从业人员”。别说开农家乐、榨油坊的,便是路边卖土特产卖小吃的、编了油菜花环出售的老太太,都绽放着油菜花一般灿烂的笑颜。鸡鸭鹅蛋、花生、黄豆、皂角、野葱、菜薹、椿芽、折耳根、蒲公英……一溜儿排开的乡村土货,拽住了行人的脚步。

  我们这一行人,有人买了柠檬,有人买了蜂蜜和板蓝根,还有一位,把一根长长的丝瓜瓤挥来挥去。我提回几串清明菜油酥团子、几斤甜到心坎的沃柑。

  碧绿的河水是琼江水。自四川遂宁和安岳境内迤逦而来的两河碧水,在陈抟山下合流而成琼江。那江,清亮中淌出绿来,缠绕着油菜花的黄。泛舟琼江,桨声中,穿过春天的十里画廊。水边,小草又一次返青,老树吐出新芽。一袭白衣衫的白鹭,三三两两,或涉水嬉戏,或展翅上青天。

  “快看快看!”我喊。两只黑色小水禽莅临。黑水鸡?野鸭子?紧贴水面,片刻炫技似的超低空滑翔后,落在水面上。小身子随波浪一起一伏,说不出的可爱,说不出的自在。至于船上抛来的惊呼,以及手机、相机的“咔嚓”声,概不理会。

  油菜花田里还有观光小火车。乘小火车,坐上油菜花深处开来的春天专列,去奔赴一次轰轰烈烈的约会。看油菜花海掀起的金色浪涛,看彩色油菜花用粉的、橙的、紫的、白的丝线,在满世界碎金中,编织出片片瑰丽的锦缎。

  崇龛的油菜花年年开,我年年去,为田野上,也为内心的那场花开。

  《 人民日报 》( 2024年04月10日 20 版)

(责编:杨光宇、胡永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