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雪装备新擂台 看谁能抢占“雪山版图”

发布时间:2024-04-25 23:21:45 来源: sp20240425

  一进入冬天,不惧寒风的滑雪爱好者们身穿滑雪服,挎着滑雪板,头戴各色镜片的雪镜相继奔赴全国各地滑雪场。在冰雪热潮的带动下,滑雪运动不断破圈,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将滑雪运动视作冬季的“标配”运动。而在享受着滑行速度与快感的同时,如何在银装素裹的雪地里拍出好看的美照也成为不少“雪友”在意的话题。

  采写/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于梦儿

  磁器口雪具大厅人气高,国货装备更具性价比

  上个月,刚在崇礼万龙滑雪场完成“开板”仪式的李童,已在短短一个月中又置办了三套滑雪服,因为“去年的雪服已经配不上今年的技术了”。李童初次接触滑雪是在2015年,“当时还是‘萌新’的我,穿着羽绒服,戴着毛线手套,在雪具大厅租了雪鞋和雪板就‘勇闯’北京南山滑雪场,开启了滑雪初体验。”她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那次滑雪,体验感并不好,身上的羽绒服令其行动不便,毛线手套一沾雪就会湿得刺骨,租来的雪鞋也存在不合脚的情况,“不仅‘受罪’还狼狈,后来几年也没再接触过滑雪。”

  冬奥结束后,李童再次燃起对滑雪的热情,并在上雪前购置了雪服、头盔和滑雪手套等装备,“如果说第一次尝试滑雪是为了体验‘速度与激情’,那这一次,其实是想跟紧潮流,变得时髦。”李童坦言,早在冬奥开始前,她就在朋友圈中看到一些人身穿廓形又亮眼的雪服,在雪地里凹造型的照片,非常酷。李童在社交媒体上翻阅大量与滑雪相关的内容与视频,计划先掌握理论知识,但后来她开始转变思维,认为置办装备也是一条在雪场变“大佬”的捷径。

  据李童介绍,目前,她大多数滑雪装备都是国产品牌。滑雪装备主要覆盖了滑雪服、雪板、固定器、雪鞋、头盔、雪镜、手套等,全套下来价格在几千元到几万元不等。“我第一套滑雪服是国外品牌,仅衣服和裤子就花费近万元。现在国内专门做滑雪装备的品牌逐渐多了起来,雪服价格亲民又划算,这两个雪季,我都会去磁器口挑选新‘皮肤’。”

  在李童的带领下,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来到北京磁器口“雪具大厅”,三层楼高的建筑中,雪具店几乎充斥着每个角落。尽管是工作日,但前来采购的滑雪爱好者仍然络绎不绝。在二层的冷山雪具店中,国产品牌GOSKI滑雪服占据着店铺货架的显眼位置。“今年几款雪服是爆款,还没上架就卖出去好几套,现在码数已经不全了。”店员介绍道。一对情侣从多款滑雪手套中挑选了一副国货品牌,他们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舒适度挺不错,还带护腕,这款一百块左右,而国外品牌则要贵两三倍。”正在选购护具的张先生则表示,现在越来越多的雪友倾向选择国产品牌配件,性价比的确高很多。

  在冷山雪具店不远的雪上飞雪具店,三款国产单板正摆在店铺的橱窗内,单价在700至1000元左右。据店员介绍,此前店铺多以零售欧美品牌为主,受冬奥冰雪热的影响,越来越多的国产品牌兴起,我们也开始代理售卖,但这些品牌大多瞄准的是滑雪入门级爱好者。“配齐一套进口的单板、固定器和单板鞋大约5000元起,而一套国产品牌配齐只需2000多元,对于入门者是够用的。”

  滑雪装备品牌同台“打擂”,舒适度成关键

  从性价比到舒适度,新兴的国产滑雪品牌得到越来越多滑雪爱好者的垂青。其中,出身于代工厂的原创滑雪服品牌VECTOR近年来在雪场脱颖而出,一度与国产新锐滑雪品牌南恩挤入十大Z世代喜爱冰雪品牌榜单,背靠冷山集团的GOSKI在推出国潮单板品牌GOSKI ORIGINALS后,也曾被抢购。

  此外,安踏、李宁等老牌运动国货同样没错过这波行情。除了上新滑雪系列产品,安踏还于2016年取得了迪桑特在中国(不包括中国香港及中国澳门)的经营权、2018年收购了亚玛芬体育公司,该公司旗下拥有瑞典滑雪品牌PEAK PERFORMANCE。此外,三夫户外、探路者、波司登也竞相入局,波司登于2021年年底与德国滑雪品牌BOGNER签署协议,以合资公司的方式在国内引入并共同经营BOGNER等品牌。

  国外专注滑雪运动几十年的品牌也纷纷涌入中国市场。2002年就进入中国市场的美国滑雪运动品牌伯顿(Burton),随着中国滑雪市场基础设施建设的快速发展,于2019年开始加大投入力度,先后在北京、上海等开设门店;2019年11月,美国高端专业滑雪运动品牌SPYDER也宣布进驻中国市场;2021年11月至12月,德国高端滑雪品牌BOGNER、奥地利滑雪运动品牌HEAD先后在北京落地首家直营门店。

  1月10日下午,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来到位于银泰中心的伯顿门店,比起磁器口雪具大厅络绎不绝的人群,该门店的客流相对少了一些。但记者了解到,前来选购装备的消费者,大多是滑雪专业级玩家。秦永是一位滑雪教练,拥有滑雪高级指导员证书,他一边挑选装备一边介绍,虽然在滑雪服、滑雪配件方面,国产品牌崭露头角,但在硬核装备的选择上,伯顿、Capita等国际品牌则更受专业滑雪爱好者的欢迎。“目前国产滑雪装备更多以性价比占领一定市场,但是像雪板、头盔等装备,欧美品牌在设计、安全性及知名度等方面更具优势。”同时,他表示,“一些国产滑雪装备也的确更适合亚洲人。如欧洲人的骨骼构造、面部轮廓和亚洲人差别较大,我的不少学员佩戴国外品牌的雪镜会出现卡不住鼻子、漏气起雾等现象。同时,许多国外品牌雪鞋穿上后虽然内靴尺寸合适,屈膝滑行也没问题,但直立站姿大脚趾就会顶得厉害,没办法站很久,这也跟脚型差异有关。”

  在采访过程中,秦永还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一个有趣的现象:“相比几年前,越来越多的人穿戴着非滑雪或运动品牌的装备,如路易威登、迪奥等奢侈品品牌的Logo时常出现在雪场上。同时,几乎每个滑雪场的每条初中级雪道上,都会有几拨人停在一边拍照。”

  “奢滑风”走红雪场,国际大牌入局国内雪场

  在对李童的采访中,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也了解到,发布穿着专业的运动服饰在雪场驰骋的摆拍照片,逐渐成为小红书、抖音等社交平台的流量密码。记者在小红书搜索“滑雪穿搭”关键词后发现,在23万+篇的笔记中,许多带有奢侈品滑雪装备的笔记获得近万点赞。

  据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仅在过去一年,包括路易威登、迪奥、思琳(Celine)、香奈儿、芬迪等多个奢侈品品牌均推出了与滑雪相关的单品。其中,路易威登科技滑雪夹克及滑雪裤套装总价为6.24万元,限量发售200件的单板滑雪板售价为7.9万元。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向北京某路易威登门店销售人员询问上述几款产品,该销售人员称滑雪服套装已断货,需预订。滑雪板仅到货一块,但也已经售出。不过,该销售人员推荐了一块售价为1.05万元的滑雪镜,表示:“这款雪镜是大爆款,很多人都在找,难得有现货,先到先得。”

  自2020年开始,众多奢侈品品牌通过与专业滑雪运动品牌联名试水,2021年起多个奢侈品品牌开始自主推出滑雪系列单品。在市场营销方面,北京冬奥会预热期间,普拉达以各种冰雪运动场景为灵感的限时店在北京、上海等地开放。在国内热门滑雪胜地吉林长白山的万达滑雪场山顶,芬迪开了一家限时咖啡馆“FENDI CAFE”,将标志性虎纹元素融入咖啡店和餐具设计中,而博柏利则是在吉林松花湖度假区张罗起了一间大帐篷式的限时精品店,还提供咖啡和棒冰等休闲小食。李童告诉记者,上述每一家限时店均是当时的热门雪场拍照打卡点。

  “玩滑雪门槛很高,不仅装备价值不菲,滑雪场往往还设置在较为偏远的郊区,门票、路费、酒店、教练等附加费用对参与者的经济实力与时间成本都提出了较高的要求。”在李童看来,用“烧钱又费时”形容滑雪,毫不夸张。“而这种生活方式,正是适合奢侈品生长的土壤。”

  此外,天猫奢品相关负责人接受采访时也曾表示:“滑雪爱好者们大多是时尚易感人群,他们不只享受运动,更热衷在社交平台分享潮流生活方式,而高端品牌正是看中了这一趋势,开始纷纷推出滑雪装备,让这项专业运动变得更时尚。”

  在李童看来,一贯优雅的奢侈品品牌入局冰雪赛道,反映出奢侈品对于年轻人的追逐。面对更加独立与自我的“Z世代”消费者,奢侈品牌自觉接近年轻人感兴趣的潮流生活方式,借此“抢夺”全新消费市场。不过,秦永则对“滑雪炫富现象”提出质疑。他认为,在极限运动领域,奢侈品品牌售卖的高价装备是否具备专业的防护性能,还需打上问号。(新京报) 【编辑:曹子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