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机制培养新型网红 单靠多砸钱还远远不够

发布时间:2024-07-18 10:19:22 来源: sp20240718

  羊城晚报财经评论员 戚耀琪

  东方甄选12月16日宣布,董事长俞敏洪兼任东方甄选CEO职务,免去孙东旭的东方甄选执行董事、CEO职务,即日生效。在这之前,外界就传出东方甄选面临孙东旭与董宇辉二选一的传闻,让公司的不和进一步在外界面前展现出来。最终,俞敏洪选择了保留董宇辉、舍弃孙东旭,也算是“挥泪斩马谡”。

  此次事件起因是东方甄选近期的“吉林之行”视频赢得了赞誉。有网友询问出自谁手,东方甄选账号回应称,主播在镜头前,背后是文案创作团队、拍摄团队、剪辑团队的小伙伴们,大家协作,才有了一篇篇专场小作文。这一言论引发了东方甄选主播董宇辉粉丝与东方甄选之间的叫板。

  实际上,这里面透露出的就是,真正的市场化网红究竟能不能由公司内部诞生的机制问题。

  董宇辉2019年加入新东方在线,是高三英语名师并成为高三英语学科最年轻的负责人。到2021年,教过50万名学生的董宇辉成了东方甄选农产品的主播之一。这意味着企业有特定的人才选拔、激励机制和极高薪酬回报,以此让网红模式成为产品销售的主力。只是,网红的天分往往是超越企业的工具化机制的,因此才会成为独一无二的存在。若成为明星之后,拿到了几千万元报酬,可依然处于员工位置,难免就会被同样是员工、薪酬相对极低的同事和上级“背刺”。

  明星是要靠经纪公司打造的,两者是共生和平等的市场关系。但在一家大公司底下,能不能把员工培养成网红,就和网红能不能在公司里面被制造出来是一个道理。

  不只是东方甄选,其余的国企、外企、私企,都是同样的道理。很多有独特个人魅力与才能的员工,如果不能成为老板或者老总,最终基本都会离开,或者自己创业,或者独行江湖。原因不只在于员工和老板之间的薪酬依然有差距,更在于以员工身份是不可能掌握核心资源和话语权的,被平庸之辈或不忿之人的同事各种背刺就更是理所当然的。

  优秀员工尚且如此,更何况是明星般的人物。传统的薪酬机制和用人氛围压制了多少能够成才的人物,而传统的公司制度同样也是不可能生产市场上需要的明星的。但是让明星人物做企业老总可能是一种资源错配,这就和让明星出来创业然后看他把钱花光、公司倒闭一样唏嘘无奈。

  俞敏洪身兼让新东方转型和重生的重担,更有着传统上对知识分子和有才之人的尊重基因。因此他兼任东方甄选CEO,就是要做好长期培育市场人心的工作,以此更好地对接人性,实现有效精准的消费供给。用“人类灵魂工程师”的思维,才能影响消费者的灵魂,明星就要有这样的作用。只是年轻明星如果始终要在企业的大屋顶下,就要继续产生机制磨合和同事配合。同事不是明星的经纪人,更不会帮明星拎包、洗地、开车门。当真正的明星长成大树冲破屋顶时,还是难免出走的。 【编辑:房家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