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课难求,夜校为啥在年轻人里火出圈?

发布时间:2024-02-28 11:40:45 来源: sp20240228

  文/华卓玛

  近期,上海市民艺术夜校因超65万人争抢近1万个课程名额爆火。随后,北京、重庆等地一些机构也开始开设夜校班,目前不少课程报名人数已满。

  记忆中属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夜校,为何会再次“出圈”吸引年轻人,夜校的体验感如何?

  一课难求 各地竞相开夜校

  据报道,上海市民艺术夜校由上海市群众艺术馆开办,今年推出了春、秋两季课程。秋季课程联动设立25个分校和117个教学点,开设382门课程,共招收学员9117人。在报名启动当天,有65万人在线争抢近1万个名额,大多数课程名额在一分钟内被抢光。

  已连续三年报名上海夜校的小红书博主@奶粉向 中新社 国是直通车介绍,今年有架子鼓、古典舞、街舞等热门课程,很诱人,但许多课程很快就被抢光。自己做了很多攻略,最后只抢到越剧形体课和迷踪拳两门课。

  据了解,上海市民艺术夜校已开设7年,相关课程已由最初的艺术类延伸至红酒品鉴、桥牌、Vlog拍摄等,涉及生活、时尚、益智游戏等诸多领域。通过延时开放、公益性收费的方式,在晚间时段服务18岁至55岁人群。

  除上海外,目前广东、浙江等地也已开办了夜校课程。

  如共青团广州市委员会等部门在今年9月经过一个月的需求调研和课程摸索,启动广州青年文化夜校。为18岁以上青年定制专属的“文化套餐”。课程覆盖非遗、音乐、运动、生活社交等方面,每月一个主题,每周一期不同内容。

  浙江自2014年便开设了夜校课程。来上夜校的,大部分是“90后”。据浙江省文化馆数据显示,今年仅美妆班,招生30个名额,就涌入1700人报名,录取比例56:1。

  北京、重庆等地一些机构也开始开设夜校。据 中新社 国是直通车不完全统计,目前北京已有近十家机构或个体创业者开设夜校,课程覆盖非遗、美术、书法、音乐、摄影、语言、美妆等多种类型,收费基本参照上海夜校班标准,大部分为500元6-12节课时。

  在北京的几个夜校课程群中,目前已有一些课程已报满。逐梦夜校主理人“逐梦”向 中新社 国是直通车介绍,自己在看到上海夜校爆火,同时北京也有一些机构开始开设后,近期开始筹备夜校,课程基本都是500元6-12课时,目前架子鼓、古琴和书法课已报满,报名者大多是“80后”“90后”。

  成年人的“少年宫”

  记忆中的夜校,是20世纪80年代工人、农民弥补文化和业务技能短板的场所。为何如今年轻人会再次涌入夜校?

  相比于当年的夜校和传统兴趣班,当前爆火的夜校种类更丰富,门槛也更低。

  @奶粉介绍,作为“80后”,小时候没有上兴趣班的机会,自己还曾想过退休后进入老年大学上兴趣班,上海的市民夜校刚好为“80后”“90后”提供了上兴趣班的机会,并且门槛很低,没有相应的基础也可以学习,收费相对便宜、课程种类丰富,可以学习一门技能,还能充实自己的业余生活。

  她的回答,也是大部分年轻人涌入夜校的原因。

  部分网友将夜校称为成年人的“文化宫”。“文化宫”里,从国画、书法、古琴等传统艺术,到Vlog拍摄、iPad绘画、美妆、桥牌等近年来兴起的技能,皆能被找到。

  同时,遭65万人争抢的上海夜校的老师,大多是在垂直领域有口皆碑的老艺术家和老师傅。如中国桥牌协会三星终身大师陆凯、国家一级演员王玉兰等。

  此外,夜校普遍500元左右的价格,也是吸引年轻人的一大卖点。不少年轻人都表示,“很难不心动”,“出去吃吃喝喝几百元也没了,不如利用闲暇时间‘投资自己’”。

  同时,疫情之后,年轻人对线下社交的需求更甚,也为今年的夜校爆火提供了契机。

  从对演唱会的跨城奔赴、组队玩剧本杀、桥牌,到寻找吃饭、出游的“搭子”,今年被频频讨论的活动,无不反映着年轻人对线下“破圈”社交的强需求。夜校恰好年轻人提供了一个基于共同兴趣的社交场所。不少网友分享,夜校既能“充电”学习一门技能,又能结交到工作圈之外的人。

  “夜校热”能否持续?

  近期爆火的“夜校热”能否持续、如何持续,大家对夜校的体验感如何?

  “逐梦”介绍,学习6-12节夜校课后,一般能达到入门的程度,后期会根据大家的需求,推出进阶版课程。

  @奶粉介绍,不同的课程根据自己的基础、出勤等,会学到不同的程度,一般能达到入门程度。自己学习了两期非洲鼓夜校课后,和老师、同学组了一个非洲鼓乐队,正在准备演出。目前上海市民夜校课程也开设了一些进阶班,但比较少。

  报名上海夜校相声课的刘一娜向 中新社 国是直通车分享,现在已经不太记得相声课上所学的知识了,但是三个月学习期间,每周都能和许多“有趣的灵魂”一起学习、搞笑,就是不错的收获。

  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金忠明表示,市民艺术夜校的火爆和供不应求,其实是对政府如何提供更充沛、更高质量的公共文化服务,提出了新的要求。可以预测,今后夜校需求只会越来越大。政府部门要搭建更好的平台,让各类主体都能成为艺术课程多样化的供应商和服务商,使丰富的都市资源能转化为可为市民群众所用的美育资源。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向 中新社 国是直通车表示,看似“无用之用”的课程,受到身处职场的年轻人追捧,恰恰折射的是终身学习的魅力。终身学习并不是追求功利的考证、升学,而是为拓宽视野、充实生活。

  熊丙奇表示,城市夜校出圈,是城市、社区建设全民终身学习的学习型社会,与城市青年转变生活方式的“双向奔赴”。要倡导把学习作为一种生活方式,还需要城市、社区充分了解年轻人学习的需求,丰富市民教育资源供给,为他们营造处处可学的学习环境,让每个学习者能够方便获得优质的教育资源。 【编辑:刘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