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荡不羁的《月下独酌》:李白是一个为月而生的人

发布时间:2024-03-05 18:26:16 来源: sp20240305

  唐玄宗天宝三载(744年)春,得罪了权贵的李白独自一人在长安(今陕西西安)城中徘徊,举目四望,连一个陪自己喝酒的人都没有,孤寂忧愁之际写下《月下独酌四首》,而第一首流传最广:花间独自携着一壶酒,自斟自酌而无人相伴。举杯邀请明月共饮,加上影子,我们就成了三个人。月亮毕竟不懂得饮酒,影子也只是随着我的身子移动。暂且与月和影子相伴,在这鸟语花香的春夜里及时行乐吧。当我高歌时,月在云中徘徊。当我醉舞时,影子显得凌乱。酒醒时一同歌舞,酒醉后各自分散。我与月、影相互约定,永远在美丽的天宫结成无情的交游。

  

  酒酣耳热

  写下咏月千古名句

  唐玄宗天宝三载(744年)春,太子李亨的老师、秘书监贺知章告老还乡。李白没了靠山,再也无人替他遮风挡雨。此时,李白得罪了高力士和杨贵妃,唐玄宗也对他冷眼相看,张垍之流更是天天说李白坏话,就连宁王府的请柬也好久没收到过了。翰林院的同僚更是对李白视若瘟神,唯恐避之不及。更有甚者对李白冷嘲热讽。举目四望,偌大的长安城中,李白居然找不到一个可以共饮的“酒友”。万般

  无奈之际,他只好一人独酌。酒酣之际,突然看见天上的明月和地上的影子,诗人顿时兴奋起来,情绪激昂地提笔写下《月下独酌四首》这一千古名篇。

  “月和影毕竟是无情之物,与他们结为朋友,只能称‘无情游’。但这正反映出诗人的有情。全诗想象丰富,构思奇特。由‘独’幻化成不独,再由不独而‘独’到‘独’而不独,回环起伏,富于变化,是诗人独创的佳作。”(郁贤皓《李太白全集校注》第六册第2889页)。

  李白与月的缘分很深,他祖上世居碎叶(今吉尔吉斯共和国托克马克城)。在唐代,碎叶是西突厥突骑施汗国的领地。在当地的民间传说中,天神所创造的第一人叫“阿依阿塔”,即月亮父亲。因此,人们十分崇拜月亮。每当节日的夜晚,当月亮升起,人们要向月亮恭立,祈祷给自己带来幸福平安。吉尔吉斯人对月亮的崇拜,还表现在用其比喻完美的英雄和美丽的姑娘。

  在李白诗中,把男人比喻为明月的诗句尤为突出,比比皆是。他在目睹了永王的军队浩浩荡荡沿江东下时说:“月化五白龙,翻飞凌九天”(《在水军宴幕府诸侍御》);当他得知好友晁衡遇难时说:“明月不归沉碧海,白云愁色满苍梧”(《哭晁卿衡》);当他想到唐肃宗收复长安时说:“少帝长安开紫极,双悬日月照乾坤”(《上皇西巡南京歌》);当他看到文武百官上朝的场景时说:“王侯象星月,宾客如云烟”(《古风·其四十六(一百四十年)》);当他送从甥高五去陇西时说:“贤甥即明月,声价动天门”(《赠从甥高五》);更有意思的是,他甚至还用妻子的口吻将自己也比作明月:“君如天上月,不肯一回照”(《自代内赠》)……在中原文化中,多将月亮喻为温柔的妇女,很少用来比喻男性,李白频频用月亮来比喻男性,这或许也是受到异域文化的影响。

  

  为月而生

  与月亮结下不解之缘

  李白曾多次对月祈祷,他在祈祷外甥郑瓘参军平安归来时说:“月蚀西方破敌时,及瓜归日未应迟。斩胡血变黄河水,枭首当悬白鹊旗”(《送外甥郑灌从军三首》);在祈祷朝廷早日剿灭安史叛军时说:“太白入月敌可摧。敌可摧,旄头灭,履胡之肠涉胡血”(《胡无人》);当听闻好友王昌龄被贬到龙标(今湖南怀化),他甚至祈求明月能把自己的愁思寄给朋友:“我寄愁心与明月,随君直到夜郎西”(《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

  李白从童年时的“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古朗月行》),到青年时的“夜发清溪向三峡,思君不见下渝州”(《峨眉山月歌》),再到中年时的“我欲因之梦吴越,一夜飞度镜湖月”(《梦游天姥吟留别》),最后到晚年的“旧国见秋月,长江流寒声”(《闻李太尉大举秦兵百万,出征东南,懦夫请缨,冀申一割之用,半道病还,留别金陵崔侍御,十九韵》),他的一生都与月结下了不解之缘。

  李白太爱月亮了,他一生举头望明月(《静夜思》)、醉月频中圣(《赠孟浩然》)、坐月观宝书(《北山独酌寄韦六》)、乘月归田庐(《游南阳白水登石激作》)、带月开清樽(《与周刚清溪玉镜潭宴别)、手弄素月清潭间(《鸣皋歌奉饯从翁清归五崖山居》)、轻舟泛月寻溪转(《东鲁门泛舟二首·其一》)、弯弓辞汉月(《塞下曲六首·其三》)、抽剑步霜月(《江夏寄汉阳辅录事》)、举手可近月(《登太白峰》)、举杯邀明月(《月下独酌四首·其一》)、欲上青天揽明月(《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细细数来,他对月亮的描绘可谓包罗万象,无人能及。

  李白,纯粹就是一个为月而生的人。

  (马睿 华西都市报) 【编辑:于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