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霁翔:考古遗址不仅要“保起来”还要“活起来”

发布时间:2024-07-25 20:48:48 来源: sp20240725

   中新网 杭州4月18日电 (童笑雨)“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利用不是目的,传承才是。过去我们立足把考古遗址‘保起来’‘美起来’,今天我们要让它‘活起来’,‘活’在现实生活中。”4月18日,中国文物学会会长、故宫博物院学术委员会主任、良渚博物院名誉院长单霁翔说。

单霁翔发言。杭州良渚遗址管理区管理委员会供图

  当天,2024年国际古迹遗址日世界文化遗产主场活动在浙江杭州良渚举行,单霁翔进行主题报告,阐述其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的思考。

  他回忆,考古遗址公园这一概念,最初在20世纪90年代提出。在当时轰轰烈烈的城市发展建设过程中,将考古遗址保护下来,是第一要义。

  第一个提出建设遗址公园的,是北京圆明园遗址。此前,考古界、学界没有遗址公园这一概念,遗址发掘后最常见的处理就是回填。有人认为,考古是一个科学的研究工作,公园是民众休闲娱乐的地方,建成公园,考古还怎么干?

  但时任北京市文物局局长的单霁翔却持有不同意见。“考古遗址公园不仅不妨碍保护,反而促进保护。”他认为,人们不了解考古遗址的面貌就不会珍惜,在上面搭棚建屋,是持续的破坏,甚至盗掘现象都会发生。“我至今都不觉得,回填是最好的保护方法。”

  为恢复与建设圆明园遗址,当时北京搬迁了约一千户居民。“如果让居民住在遗址上,一个胡同用一个洗手间,几户居民用一个水龙头,他们能热爱遗址吗?考古遗址公园,只有是大众的,得到民众热爱与保护的,才是当下的,才是历史的。”单霁翔说。

  后来,随着吉林高句丽遗址、河南殷墟遗址、陕西大明宫遗址等遗址公园的建设,更多人认识到,原来考古遗址是可以成为公园的。

  而在单霁翔眼里,良渚古城遗址公园的建设,堪称考古遗址公园建设的典范。“它的变化让我们认识到,考古遗址昨天、今天、未来是什么样的,让遗址公园完成了从‘保起来’到‘美起来’的跨越,像公园般美丽。”

  多年前,他曾到良渚遗址考察,看到的却是这种景象:一个浙江的普通农村,遗址地上有废品回收站和乡镇企业,古城周边居民不断开山取石。

  但建成良渚古城遗址公园以后,人们的生产生活和遗址公园有了区域区分。良渚古城遗址公园的景观得以恢复,珍贵文物出土的地点进行保护性展示。离遗址地不远,还建了博物馆,游客可以参与丰富的文化、研学活动,能通过数字技术了解5000年前良渚人的生活。

  “人们通过它能了解并传播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这是考古遗址的使命。”单霁翔认为,在这一方面,良渚古城遗址功不可没。

  “但这也是一种尝试,我们有8种‘大遗址’类型,考古遗址公园的‘打开方式’有多种可能。”他表示,如今,考古遗址公园越建越多,越建越好,但不代表这就是考古遗址的终点。考古遗址的未来,一定要拥抱科技、拥抱国际、拥抱年轻人,让历史得以展示,惠及更多民众的现实生活。这也是文化遗产尊严的体现。(完)

【编辑:付子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