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除夕,在军校的一段经历温暖了我的心间

发布时间:2024-02-26 16:00:50 来源: sp20240226

1994年9月,我从部队考入原南京炮兵学院四大队十五中队,开始了4年的军校生活。

记得是元旦过后的一天,晚自习刚结束,队部通信员突然拿着份名单,挨班通知相关人员开会,我也在其中。

“这突然间又开什么会?”大家拿着马扎往二楼俱乐部走时,隔壁班一位同学小声嘀咕。

到了俱乐部,只见教导员于斌笑容盈盈地坐在前面。人到齐后,通信员开始照名单点名。这时,我才发现,来开会的大多是江苏同学,还有少数几个安徽的,心里不禁纳闷:教导员也是江苏人,这开的难不成是“老乡会”?

点完名后,教导员开始讲话,大致意思是,学院今天通知,今年寒假留守值勤由学员队担任,每个大队派一个学员队,人数大约30人。四大队部研究,此项任务由新生队也就是我们队承担。在留守人员选派上,中队以学院驻地为圆点,按照200公里的半径画了个圈,今天来开会的便都是家庭住址“进圈”的同学。开会主要是通知大家抓紧写信或打电话和家里说一下留守的事,看看家庭是否有特殊困难?如果有,可以单独向教导员汇报。

寒假很快到来了。令教导员没想到的是,32名留守学员没有一人提出困难,家里也都支持大家留守。按照队里计划,我们32名同学分两批留守值勤,教导员和队长各随一批留守。随着同学们陆续离院,校园一下子安静下来。

除夕那天早上,教导员带领我们忙着贴对联、挂灯笼、拉彩带,学员队一下有了热气腾腾的过年味道。下午,除了值勤学员以外,教导员带着我们到炊事班帮厨,一起动手包饺子,准备年夜饭。

晚上6点多,大家聚在饭堂外放完爆竹后,年夜饭正式开始。炊事班为大家准备了山楂汁,倒在杯中红彤彤的,十分喜庆。年夜饭后,我们围坐在俱乐部里,等着收看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

晚上10点不到,轮到我站岗了。我和同学徐晓祥穿上大衣、扎上外腰带,向学院小西门岗亭走去。

到了岗亭,和前班同学交接完后,我和徐晓祥站在狭小的岗亭中。听着天空中不时响起的爆竹声,我禁不住有些想家,想着家里的父母此时一定也在牵挂着我。我心里突然感到空落落的,一种莫名的伤感涌上心间。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身上的热量也在一点一点地流失。尽管我俩把大衣裹了又裹,把外腰带紧了又紧,寒意还是止不住地袭来。我看了看手表,时针快要指向11点,心中不由盼望着时针能够快些转动,让我们能早点回到中队和同学们一起热热闹闹地跨年。

这时,我突然听到岗亭前的马路上传来脚步声。“不是12点才交班吗?这个点谁会跑到这里来?”我俩不禁纳闷,赶紧走出岗亭观察。漆黑的夜色中,依稀看到有两个人影正朝这边走来。

“谁啊?口令?”我不由握紧了枪,大声问道。

“口令正确,是查岗的吧?”和来人核对口令后,我对徐晓祥小声说,但我们还是保持着高度警惕,紧紧握着手中的枪。

等来人走近一看,让我俩大吃一惊,没想到来的竟是学院刚上任不久的吴乃文政委,旁边跟着一位少校军官,手中还提着两个大礼包。

“首长好!”我俩赶紧敬礼。

“你们好!除夕夜站岗,辛苦了。这里情况怎么样?”政委回礼后问道。

“报告首长,一切正常!”我俩答道。

“好!寒假期间学院大部分同志都回家过年了,你们留守值勤,为学院保持安全稳定的正常秩序作出了贡献,我代表院党委和全院教职员工向你们表示慰问和感谢!”说完,政委非常庄重地给我俩敬了个军礼。

我俩紧张得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赶紧给政委回礼。

“今天是大年三十,提前给你们拜年了!学院也专门给留守学员准备了大礼包。李参谋,给他们吧。”

“谢谢首长,谢谢李参谋!”我俩激动地接过大礼包。

“但也要给你提个醒,站岗值勤使用口令要严格规范。你刚才那句‘谁啊’就不应该说。”政委说着,和蔼的神情中透着严肃。

“下次我一定改正!”我赶忙回答。

“好了,不早了,都11点了。”政委看了看手表说,“现在我通知你们,交班!这班岗由我和李参谋来站,下班岗让他们2小时后来接我们。你们回去和同学们一起跨年吧。”

“啊?首长,这不好吧?”我俩一下愣住了。

“没什么不好的,这是院里的决定。这个跨年岗我们来站,赶紧交班吧。”政委说。

“执行首长命令!”一旁的李参谋说。

见政委和李参谋都这么说,我们只好卸下枪支和弹药袋。政委非常熟练地验枪并检查弹药袋后,跨步走入岗亭,“快回去吧。现在我们上岗,你们下岗!”

我俩拿着大礼包回到中队俱乐部,兴奋地向教导员和同学们说起政委到哨位上给我们拜年还替我们站岗的事,并将大礼包的食品分给大家品尝。同学们都很受鼓舞,叽叽喳喳议论的声音盖过了电视上春晚的声音,暖洋洋的热闹场面化解了我们对家乡和亲人的思念。

在大家意犹未尽的议论中,新年的脚步近了。伴随着新年的钟声敲响,教导员和我们一起跑到中队楼下,点燃爆竹和烟花。绽放的烟花将夜空照耀得美轮美奂。想到政委此时正在哨位上替我们站岗,心中那份感动就如这缤纷烟花一样,照亮了校园,也温暖了心间。

大年初一,教导员到院里参加交班会时才得知,除夕那晚,学院所有岗哨的跨年岗都是由值班的院、部领导带领机关干部担负的,为的是让全院留守学员能高高兴兴地一起跨年。(项志明)

(责编:陈羽、唐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