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馆点亮城市文化生活

发布时间:2024-02-24 18:25:24 来源: sp20240224

  2023年7月16日,“时间引力——2023成都双年展”在成都市美术馆开幕,展期将持续到11月下旬。图为双年展展厅。   新华社记者 唐文豪摄

  观众在成都市美术馆拍摄展品。   新华社记者 唐文豪摄

  肖飞舸近照。   受访者供图

  近期,成都市美术馆举办的“2023成都双年展”自开幕以来,关注度一直很高,乘着成都大运会的“东风”,更让此展人气爆棚。在成都市美术馆副馆长肖飞舸看来,成都在一场场高质量展览中与世界文明对话,生动诠释了对外包容开放的艺术品格。

  肖飞舸在法国尼斯大学获得文化管理专业硕士学位后回国工作,在文化领域深耕多年。“让博物馆属于每一名观众”这一理念,鼓舞着她走过了十余年的文博从业之路。

  

  爱上文博事业

  早年间留学法国,巴黎深厚的城市艺术氛围给肖飞舸留下了深刻印象。

  “记得在一个寒风瑟瑟的冬天,巴黎大皇宫正展出维也纳分离派的展览。大雪纷飞,但丝毫没有影响大家的观展热情。”肖飞舸说,那天许多观众撑着伞、端着热咖啡排队看展览的画面,让她感受到了公众对艺术的热爱。“从那刻起,我就期待着有一天,国内观众也会对艺术有这样的热情。博物馆是一个城市、民族和国家历史文化的缩影,也是了解一个地方最好的方式之一。”

  肖飞舸专业的细分方向是博物馆学。作为一个“博物馆迷”,读硕士的3年里,她在法国数百座博物馆里留下了足迹,用她的话说:“不在博物馆,就在去博物馆的路上”。

  留学经历也让肖飞舸深刻认识到,文化交流需要在自己的母语背景下,母语必须作为媒介才能真正形成对话。“那时国内的文化管理行业刚刚起步,如果回国从事这个行业,对我来说既是挑战也是机遇,或许能给国内的艺术氛围带去一些新东西。”她说。

  2006年,肖飞舸回国后参与了金沙遗址博物馆的筹备工作。彼时,国内专门从事文化艺术管理的人员并不多。此后十余年,她一门心思扑在了文博事业上,先后在金沙遗址博物馆、成都博物馆、成都市美术馆工作。与此同时,她还通过讲座与美国斯坦福大学、哈佛大学的学生交流,给他们讲述金沙和古蜀文明的故事。

  将当代艺术与大众连接

  2016年6月,成都博物馆开馆。次年,肖飞舸作为策展人,在成都博物馆举办了“现代之路——法国现当代绘画艺术展”。正式开展前,她曾隐隐有过担心:一些当地观众对西方的现当代艺术还不熟悉,会不会不感兴趣、不来看展览?

  出乎肖飞舸意料的是,大家的观展热情非常高。“开展时正值‘十一’黄金周之前,那天下着大雨,但丝毫没影响观众看展的热情,撑伞排队的人群在成都博物馆门口绕了两圈。”她说。

  “在物质充裕的时代,人们将更多注意力转向精神富足,也更愿意充实自己、吸收新的文化。”肖飞舸说,在成都博物馆工作一段时间后,她有了新的思考——去美术馆工作,将当代艺术与大众更好连接。

  在肖飞舸看来,2021年11月开馆的成都市美术馆,是成都第一座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化大型城市美术馆。但是,不足之处也显而易见:美术馆位置不在市中心、缺乏丰富的藏品、运营经验也不够成熟……因此,如何让成都市美术馆更好被公众认可、如何为公共美育和艺术发展起到推动性作用,这些都是肖飞舸与团队思考的问题。

  “此前,大家不确定公众是否能接受当代艺术。但实际上,成都市美术馆开馆18个月就已经迎来了110多万名观众,这直接反映出本土观众长期积累起来的对艺术的热爱、对新鲜事物的好奇、对高品质文化供给的需求。”肖飞舸说。

  推动中华文化“走出去”

  为了更好满足公众看展需求,肖飞舸带领团队做出很多新的尝试。成都市美术馆以临展作为主要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配合推出丰富多彩且具有时代气息的宣传推广和公共教育,以此来打造更加青春、亲切、以观众需求为主的美术馆形象。

  从策展团队确定的展览方向来看:做有回溯艺术史的展览,比如中国经典艺术史和西方经典艺术史展览;做具有前瞻性和引领性的展览;做本土艺术发展和介绍西方艺术的展览,如当代名家何多苓、近现代国画大师黄宾虹的展览,以及波普艺术、莫兰迪、珂勒惠支等艺术展览。在宣传推广上,则尽可能用符合当下传播规律和年轻人喜欢的方式进行推广。同时,策展团队还推出了覆盖全年龄段的公共美育活动,比如“美术馆之夜”、与院线合作的周末艺术放映会、与交响乐团合作的音乐会等。

  在肖飞舸与团队的努力下,成都市美术馆开馆不到两年就已收获了300万名观众,官方公众号粉丝数量近100万。成都市美术馆如今已成为当地又一座文化地标。

  “在我出国留学的年代,国外的博物馆的确在不少方面领先国内,但现在不一样了,国内博物馆的硬件设施、展陈技术、新媒体传播等许多方面都已走在前头。”肖飞舸说,然而,无论是文物展览还是艺术品展览,现在还是国外来华的展览多一些,中国展览“走出去”的相对较少。“作为‘博物馆人’,我们也始终在思考,提升中国文化国际影响力的过程中,如何更好推动中华文化走出去?”

  “以四川为例,古蜀文明、三星堆、金沙遗址以及丰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些都具有深厚的传统文化底蕴和本土文化特色,我们应该深入了解和梳理,挖掘它们背后的故事。同时,要用对方‘听得懂’的语言去传播。‘酒香也怕巷子深’,在全球化语境下,需要用具有当代性和国际性的文化语言进行表达,也要创新内容形式与传播渠道。”肖飞舸说。

(责编:杨虞波罗、李楠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