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调研丨“公转铁”如何“转”起来?带来哪些综合效益?

发布时间:2024-04-25 22:02:10 来源: sp20240425

  一线调研丨“公转铁”如何“转”起来?带来哪些综合效益?一文了解→

  一家钢铁企业的“公转铁”之路

  在我国运输结构中,公路运输长期占大头,而被认为运输效率更高的铁路和水路则相对占比较低。现在全国已有39个铁路物流中心挂牌成立,通过市场手段持续推动“公转铁”,大力发展物流总包业务。

  位于河北唐山的一家民营钢铁企业,今年年初,同刚刚挂牌的天津铁路物流中心正式签署了“物流总包”合同,正式开启了自己的“公转铁”之路。

  在距离瑞丰钢铁主厂区不到一公里的地方,是钢厂新建的铁运原材料卸料区,数条铁路轨道汇聚到这里。投资三个多亿的巨型翻车机,正在进行卸货作业,将车厢里的铁矿石倾倒进集料区,然后通过地下皮带直接送进原料厂。最多的时候,一天要用到七列火车。

  瑞丰钢铁副总经理 郑义昌:以前都是靠公路,靠汽运或者是电车。

  记者:那现在(铁路运输)能够占到你整个量的多少?

  瑞丰钢铁副总经理 郑义昌:能够占到我整个用量的50%。

  在这张唐山铁路枢纽总平面布置示意图上,一条黄色的线,显示的是从曹妃甸码头到瑞丰钢铁的公路运输线路。

  瑞丰钢铁副总经理 郑义昌:公路运输的话,平均每吨的运费是约30块钱到我们厂,现在“公转铁”实施以后,铁路这块给我们的这个价格,是二十六块五,那一吨省3块5到4元。

  郑义昌告诉记者,每年光是铁矿石的运输量就达到1100万吨。粗略算账,假设全部都转为铁路运输后,仅此一项,带来的运输成本节省就接近五千万元。

  其实在此之前,这家钢厂也试水了几年的“公转铁”,不过那时候,只能从码头将铁矿石运到离钢厂30公里的铁路货运站,然后再通过汽车倒驳运到厂区。

  瑞丰钢铁副总经理 郑义昌:当时我们是不认可的,因为我们瑞丰钢铁离港口距离只有75公里,当时我们一直认为走铁路,它的距离只有500公里以上效益更加明显。

  为全力破解铁路运输直通企业的“最后一公里”问题,唐山市积极推进10家钢铁企业新建了7条铁路专用线。非临港钢铁企业实现铁路专用线接入全覆盖。

  同时,经多方协调,运输铁矿石涉及的港口、铁路、专用线的三块物流费用,分别在原来基础上下调了50%、30%和57%,最终实现了短距离条件下相较公路运输也有优势的运价水平。

  天津铁路物流中心副主任 裴天兵:“公转铁”绝不是铁路一家,就说通过努力咱就能实现的,这都是必须得多方(协同)的。有了专运线的企业,“公转铁”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降成本会容易点。

  初尝甜头 “公转铁”带来综合效益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公转铁的实现,不仅仅是给企业降低了运输成本,还有更加综合的效益。企业负责人也跟记者坦言,现在即便是跟公路运价相比没有优势,也仍然愿意选择铁路运输。这是为什么呢?

  在这份瑞丰钢铁跟天津铁路物流中心签署的物流总包合同上,明确写着,瑞丰钢铁通过铁路物流中心年发运量超过300万吨,发运货物的物流总包费用为26.5元/吨。

  对于钢厂来说,不仅这个价格有竞争力,而且与受市场波动影响较大的公路运价相比,通过合同的方式确定一个长期的价格,对企业来说,更容易控制成本、保障生产经营的稳定。

  另外,由于是物流总包合同,今后涉及铁路运输环节的所有手续,都由天津铁路物流中心的专业团队统一处理,大大减少了企业的沟通成本。

  天津铁路物流中心副主任 裴天兵:从前端放货到请车、批车、挂运装,一直到咱们卸车,每个环节我都有人给他盯控。同时就是把所有的费用,都可以搁在一张票据里边,这是一个“一票制”。

  除了铁矿石外,炼钢所需的焦炭等其他原材料,受到区域的限制,仍然以公路运输为主。裴天兵表示,在推进“公转铁”方面,除了在管内争取实现应转尽转外,现在还在努力将管外的运力也利用起来,推动更大范围内的“公转铁”,那样铁路运输的降成本效果就能更加显现出来。

  天津铁路物流中心副主任 裴天兵:很多东西它没有走铁路,都得走汽运,我们通过国铁集团来协调邻局,比如说太原局、呼和浩特局,把这部分走汽运的煤炭、焦炭,给它最大限度地转移到铁路上来。

  “公转铁”带来短期阵痛

  “公转铁”之后,意味着一部分公路运输业务的减少,那必然会带来对公路运输需求的下降。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在瑞丰钢铁,除了使用部分社会运力外,大部分汽车运输都是靠自营车队。现在自营车队有超过400多台车,包括380多台新能源车。随着“公转铁”的深入推进,闲置的汽车运力如何处理,成了摆在经营者面前的新问题。

  在瑞丰钢铁厂区,每天都有从码头拉来铁矿石的汽车,排队等着进场卸货。记者注意到,大多数汽车的车头与车斗之间,都有一个显著的电池箱,这些都是公司三年前购进的新能源汽车。

  公转铁之后,一列火车可以拉50多节车厢的矿石,一节车厢的载重量在70吨左右,相当于两辆汽车的载重量,也就是一列火车拉的矿石量,相当于至少100辆汽车的运量。

  部分铁矿石的运输改为铁路运输之后,需要用汽车运输的量自然就没那么多了。除了国六车外,现有的380多辆新能源车,也不得不面临着被低价调整的命运。

  瑞丰钢铁副总经理 郑义昌:我们当时买的时候,光一个车头就90万。现在由于汽车行业价格下调,尤其是新能源车锂电池、碳酸锂的价格变化,使两年的车,也就是卖30万左右。

  一辆车对应着两个司机,四百多辆车,对应的就是八百个司机。与“公转铁”之前相比,司机的出车节奏也慢了下来。

  在瑞丰钢铁干了十几年的仝师傅告诉记者,出车的趟数多少,直接跟收入挂钩,虽然面临着活儿越来越少的现实问题,但是并不担心今后会无活可干。

  瑞丰钢铁副总经理 郑义昌:司机调岗,尽量不让司机师傅下岗回家。

  郑义昌告诉记者,“公转铁”之后,带来的不仅仅是运输成本的下降,而是实现了生产流程的再造,虽然会面临着一些短期的阵痛,还是有信心克服的。

  瑞丰钢铁副总经理 郑义昌:过了春节,需求刚刚启动,未来是一个逐渐向好的趋势。所以我们要做好准备,适时地调整我们的产业结构,通过降本增效来达到高质量的发展。

  有效降低物流成本 需要多方合力

  有效降低全社会物流成本,不是短期就能实现的,需要长期持续的努力。正如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的,“公转铁”也不是单靠铁路一家就能实现的,一条铁路专用线的建设,需要铁路部门、地方政府和企业的共同努力。

  要有效降低全社会物流成本,既需要政府的引导,也需要相关部门的主动让利,据了解,相关部门正在抓紧研究制定降低物流成本行动方案。

  (央视新闻客户端 总台央视记者 王善涛 河北台 李瑞鹏 张存海)

【编辑:张子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