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培训,走快更要走稳(“融”观中国)

发布时间:2024-05-21 06:09:07 来源: sp20240521

  江西省樟树市义成镇中心小学的音乐培训现场。   周 亮摄(人民视觉)

  在山东省荣成市巾帼创业孵化基地,经过培训的妇女“创客”们开始进行电商直播。   李信君摄(人民视觉)

  目前,全国技能人才总量已逾2亿人。技能人才更新知识需要培训,培养新的技能人才也需要培训。职业技能培训,成为提高就业质量和收入水平的重要途径之一。

  伴随新媒体蓬勃发展,职业技能培训的部分场景从线下“搬”到了线上,在线培训行业迎来加速发展期。在线培训内容丰富、形式灵活、学费低廉、选择面广,受到社会广泛欢迎;但也因存在虚假宣传、过度承诺、质量低下、维权困难等现象,引发网友讨论。

  让新媒体、新技术切实提升职业技能培训效能,就必须引导在线培训行业规范有序发展,助其行稳致远。

  

  优势

  内容丰富,灵活便捷

  相机沿着水平方向左右横移,配合一套“推、拉、摇、甩”的运镜动作,最后把镜头落在一颗露着翡翠色果瓤的猕猴桃上面,一段3分钟的水果推广短视频就完成了。

  视频的拍摄者叫李爽。2018年大学毕业后,她回到家乡陕西西安创业,主营农产品种植和销售。开张伊始,经营并不顺利。“就拿猕猴桃来说吧,西安成规模的种植户有几万家,真正获得顾客关注的凤毛麟角。”李爽向记者讲述当年为打开销路付出的种种努力:开网店、发微信公众号、搞直播、做短视频……每天从早8时到晚10时,忙得脚打后脑勺,收效却一直不温不火。

  问题出在哪里?李爽向朋友们请教。有人直言:“你的视频拍得太业余,吸引不了粉丝。”这点醒了李爽,应该学习一些拍摄技巧和制作技术。她想去报个培训班,但工作太忙,脱不开身。最后选择在网上报了一门视频拍摄“云课堂”。

  “之前对线上培训有些疑虑,不过,这门课程报名费只有800元,比线下培训便宜很多,就试着报了个名。”李爽没想到,培训效果远超预期,“一共12个课时,有基础课程、操作视频,还有直播互动,既灵活,又实用。”运用学来的技能,李爽拍摄的视频质量迅速提升,利索的场景切换、鲜艳的色彩搭配、惬意的背景音乐,让短视频一下子有了大片的质感。“大片”吸引大量粉丝,水果销量一年增长了5倍。

  同李爽这些学员一样,培训教师群体也因在线培训的兴起获得了新的机遇。

  郭翔是一名播音主持专业培训教师,也是北京一家艺术培训机构的负责人。自从两年前把“课堂”搬到网上后,他的业务量迅速攀升。

  “播音主持行业应用范围很广,婚庆、年会、论坛等活动都需要主持人,培训市场空间巨大。”郭翔说,过去,学员们从全国各地来北京上课,不仅要支付相对高昂的学费,还要负担住宿和交通费用,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2022年,郭翔开始试水在线培训。“我一方面录制网课,讲述发音标准、声带运用、气息训练等基础知识,另一方面通过直播和一对一连线,带学员练早功、开集中答疑课等,学员数量增长了好几倍。”郭翔说。

  目前,越来越多的课程正从线下走到线上,从语言学习到办公技巧,从美术设计到计算机编程,在线培训的内容更趋多样,形式更加灵活,为人们打开一扇自主学习的窗口。

  这种现象得到国家有关部门的关注和支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印发的《“技能中国行动”实施方案》提出,要加强数字技能培训,普及提升全民数字素养,大力推行“互联网+职业技能培训”,广泛开展新职业新业态新模式从业人员技能培训。

  “线上培训最大的优势是缓解了工作和学习之间的矛盾。”郭翔说,参加职业技能培训的学员很多是企业在岗员工,线下学习常会跟工作时间冲突。线上学习则更为便捷,能够做到工作学习两不误。

  短板

  互动较少,良莠不齐

  在线培训内容丰富、成本低廉、形式灵活,但学员最看重的还是教学质量和学习效果。

  随着在线培训市场规模的扩大,教学质量参差不齐的问题也开始显现。记者从几家大型在线培训平台上看到不少留言:“老师只是将线下课程录像直接传到网上,连黑板上的字都看不清”“课程缺乏设计,内容随意,听不出个头绪,提问也没人回复”“网课整个界面都是PPT,老师连个面都不露”……

  “在线培训,不只是‘在线’这么简单,其落脚点还是要放在‘培训’上。无论培训形式如何变化,目的都是让学员以最短的时间、最好的效果学到知识。”郭翔拿他熟悉的艺术培训举例,播音、美术、声乐都是操作性很强的技能,线上教学缺少互动,更适合学习基础知识;线下教学则注重实操,线上和线下培训相结合,才能提高教学效率。当然,“线下”不一定面对面,可以用视频连线等方式进行指导。

  除了教学质量问题,个别培训机构还利用在线培训不见面、可匿名等特点开展虚假广告、诱导消费等违规行为,扰乱行业秩序。

  家住河北石家庄的李慧在一家广告公司工作,希望利用周末时间学习图片设计和排版技术。通过某短视频平台,她搜到了一家培训机构并取得联系。

  “对方让我报一门标价3000元的钻石VIP课程,不仅提出‘包教包会’,还承诺帮助考取一些职业资格证书。我一听很划算,当时就转了账。”李慧说,没想到,交完学费后,对方只发来一套24课时的教学视频,其中多数内容都可在网上免费搜到。学完视频后,李慧总结了20多条不理解之处,希望培训机构提供教师连线指导服务,但过了一周也得不到回应,之前承诺的考证辅导就更别提了。“说好的‘包教包会’呢,学费一收就变脸了。但是为了3000元学费去维权,我也耗不起时间和精力,只能哑巴吃黄连。”李慧有些无奈。

  记者调查发现,和李慧经历相似的网友有不少。他们多是奔着在线培训机构“考试保过”“精准押题”“包拿证书”“推荐工作”等宣传语才报名的,最后却只收到一张有头没尾的“空头支票”。

  近日,广西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发布了一份2023年在线技能教育培训行业消费调查报告,其中显示,在线培训行业大部分广告都以“免费或低价”“零基础学习”“快速获得技能或回报”等内容吸引消费者点击报名。行业存在虚假广告套路多且深、“先付费后听课”预付式消费模式风险大、培训协议存在霸王条款、培训机构官网平台收集个人信息、教学质量问题多,服务水平难保障等问题。

  “在线培训市场竞争激烈、培训机构不诚信、互联网消费监管难、消费者缺乏防范意识等因素造成行业乱象频发。消费者十分期盼一个风清气正、安全放心的网络消费环境。”广西消委会秘书长唐楚尧说。

  方向

  加强规范,稳步发展

  如何进一步规范在线培训行业,保护好消费者合法权益?

  郭翔认为,在线培训行业之所以出现上述问题,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预付费模式”。作为一种商业营销模式,“预付费模式”被影视、餐饮、健身等行业广泛采用,也引起过不少纠纷。

  “在线培训属于知识服务范畴,普遍采用先付费、后听课的模式。培训效果难以量化,且多数在线培训机构没有固定办公地点,学员又分布在天南海北,一旦出现问题,跨地区维权成本很高。种种因素叠加,就造成了少数培训机构收到钱后‘翻脸不认人’的情况。即使因课程质量、承诺不兑现等问题被学员找上门,培训机构大多也采用‘拖字诀’,消费者无力维权,往往不了了之。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制度和监管层面加强规范,从而实现在线培训行业的稳步发展。”郭翔表示。

  在有关部门关注和消费者呼吁下,这种规范正加快实现。近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公布,并将于今年7月正式施行。《条例》专门关注了预付式消费场景下消费者合法权益的保护问题,强化了预付式消费经营者义务,明确规定了经营者按照约定退回押金和预付款等条款,弥补了现阶段下预付式消费的规则空白。

  “近年来,预付式消费种种乱象成为老百姓的烦心事和放心消费的堵点,规范预付式消费也是这次《条例》立法的一个重点。”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执法稽查局局长况旭表示,《条例》主要从3个方面进一步强化了经营者的义务:一是设立“书面合同”的义务。经营者应当与消费者订立书面合同,强化对经营者遵守承诺的约束,降低消费者维权时的举证难度。二是强化“按约履行”的义务。经营者应当按照与消费者约定提供商品或者服务。如果经营者没有按照约定提供,应当按照消费者要求履行约定或者退还预付款。三是明确“事中告知”的义务。经营者出现重大经营风险,应当停止收取预付款。

  除了规范“预付费模式”,还有人呼吁,要建立一套完整健全的消费者评价机制,供消费者购买在线培训服务时参考。

  “在线培训行业应当像电商平台一样,确立一套成熟的打分、评价、追评机制,并将分数和评论等信息完整展示在评论区等容易看见的地方。对于‘差评’较多的机构和个人,培训平台要及时处理,防止有更多消费者‘掉进坑里’。”李爽说。

  唐楚尧认为,各地应及时出台分类监管意见和行业具体规范,完善在线培训机构的进入与退出机制,制定并推行在线培训行业合同示范文本,明确课程时效及退费等内容,保障消费者与机构之间的公平交易权。“我们还要加大信用惩戒和曝光典型案例力度,提高消费者的风险意识,对‘问题’机构形成有效的监督和制约,共同维护放心的消费环境。”唐楚尧说。

(责编:郝孟佳、李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