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主播带货商品频频翻车 打假人称送检商品大多有问题

发布时间:2024-04-13 21:54:42 来源: sp20240413

  本报记者 张守坤

  今年中央广播电视总台3·15晚会点名了安徽阜阳市3家预制菜企业,指出其用未经严格处理的槽头肉(在日常生活中也被称为“淋巴肉”)制作梅菜扣肉预制菜。随后,知名打假人王海发文称,“东方甄选”和“疯狂小杨哥”直播间都销售过这款产品,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目前,“东方甄选”已作出回应:对于代售“御徽缘梅菜扣肉”商品给消费者带来的困扰深表歉意。销售商家和生产厂家均表示产品并未违规使用槽头肉,恳请大家等待最终调查结果。

  “东方甄选”和“疯狂小杨哥”都是头部主播。近段时间以来,头部主播带货商品被质疑有质量问题的情况频频发生。

  《法治日报》记者在社交平台和第三方测评平台查询发现,关于头部主播带货产品的吐槽和投诉有数万条之多。

  今年3月14日,北京阳光消费大数据研究院等机构发布的《直播带货消费维权舆情分析报告(2023)》称,纵向对比各个主播维权舆情比例可以看出,仅李佳琦、“疯狂小杨哥”两个主播的直播带货消费维权舆情就占到七成多;有关头部主播的维权舆情反映出的问题涉及虚假宣传、产品质量、价格误导、发货问题、退换货和不文明带货等各个方面,其中虚假宣传、产品质量问题、价格误导问题占比超过八成。

  “我们直播间的大虾零添加,大家看配料表,上面只有虾、盐和水。”去年,江苏的王先生在某头部主播直播间购买了宣称“100%野生海捕”大虾,后来发现这些虾其实是养殖的。王先生投诉无果后选择起诉,之后有主播方工作人员联系他,说这是供应商责任,主播方也是被供应商骗了。最终,供应商被相关部门罚款17万元。

  而该款大虾在今年2月份又被曝出非法添加问题。山东省菏泽市的李先生去年10月在上述主播直播间买过三袋这种大虾。为此,他联系主播方要求按照消保法进行赔偿,客服不同意,于是他又要求提供那批次大虾的检验单,客服称无法提供。

  “家里老人和孩子都吃了这款大虾,身体吃出问题怎么办!”李先生很气愤。

  海关总署近日发布消息,某生产企业在申请注册时提供了虚假材料,已撤销该企业在华注册资格,同时,海关未发现上述企业的产品报关记录。海关总署提醒,消费者不要购买该企业的饮料产品,包括天萁西梅汁。已获得该企业饮料产品的,请停止食用,与原获取渠道联系退货事宜。

  值得注意的是,天萁西梅汁是一款网红产品,多位头部主播都曾推荐过该产品。

  众所周知,头部主播处于流量金字塔的顶端,推荐商品瞬间清仓已经成为常态。消费者对他们充分信赖,也希望他们能够承担更大的责任。

  然而,头部主播带货商品翻车的情况却屡见不鲜。

  “大主播的直播间在线人数经常10万+,直播时也经常自夸严格选品,所以在别的直播间我可能还要犹豫再三,在大主播的直播间经常秒下单。”来自天津的消费者刘先生说,没想到头部主播卖的东西也有这么多问题,真不知道直播带货还能相信谁?

  王海告诉记者,近年来他将近百份头部主播的产品送去专业机构检测,没有发现问题的寥寥。

  他还向记者出示了一份证据材料,表明某头部主播自营品牌在发现售卖的一款产品为假货后,以清库存的名义继续销售。

  那么,头部主播带货商品出现问题,主播和MCN(多频道网络)机构能否以“供应商的问题”而置身事外?

  在华东政法大学经济法学院副院长任超看来,无论是供货商,主播及选品团队,还是MCN机构,他们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在同一个盈利链条上扮演着不同的角色,最后将商品运送到消费者手中,所以说,最后消费者手中的商品出现问题,这条商品“运输链”上的每一主体都有责任,只不过责任各不相同罢了。

  “供货商对问题商品负有产品质量责任,如果明知商品存在问题仍为了盈利让其在市面流通甚至扩大流通,那更该受到产品质量法的严厉讨伐。主播和选品团队承载着消费者对其选品的信任,在与供货商洽谈,以及商品试用阶段,没能发现问题,其作为经营者,对消费者应该恪守诚实信用原则,受到消保法的规制。MCN机构也对主播和选品团队具有法律规定的监管责任。”任超说。

  记者注意到,目前网上有许多测评账号专门针对主播带货产品进行测评或是打假。如果有相关测评争议出现,监管部门是否应当主动介入?

  北京瀛和(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昆认为,监管部门对于测评争议一直保持重视的态度。但由于测评争议涉及的范围和主体较广,各地监管部门主动介入存在管辖权等问题。如果测评人直接向当地监管部门举报,能方便有管辖权的监管部门直接介入争议产品。

  北京工商大学新商经研究院执行院长周清杰说,可以看到,目前行业趋势已从反平台“二选一”的不正当竞争行为转向头部主播,头部主播对于市场的影响力和控制力很强,监管部门应当对此新形势研究出台新的政策,做好头部主播的整改和监管,推动网购市场有序发展。

  在任超看来,头部主播作为一众主播中的佼佼者,其合作的供应商以及面对的供应链都是较为大型的,他们也有能力选择雇佣更完善的选品和质量审核团队,但仍然出现各种翻车事件,说明头部主播对自身及其团队的约束还远远不够,背后的团队应当承担好消费者最为关注的商品选择和质量审核的责任。

  “直播平台也应该构建对本平台直播商品抽检质检、验厂验仓的治理模式,建立健全和严格落实相关管理制度,建立直播账号分类分级规范管理制度,对主播账号实行基于主体属性、运营内容、粉丝数量、直播热度等因素的分类分级管理,同时积极监督带货主播对提出质量问题的消费者的回应。”任超说。

  张昆认为,要想更好整改头部主播带货乱象,应当进一步加强对头部主播的监管,明确头部主播的法律责任。主播的身份有可能是直播运营者,也有可能是直播营销人员,甚至有可能替代销售者的角色。主播身份多变,要明确每个身份所涉及的法律责任。这是主播行业普遍存在的现象,对于头部主播也是如此。

  “还要加强社会监督,及时回应社会监督。社会监督是比部门监管更强大的力量,他们是商品的直接使用者,人数众多,而头部主播带货商品和他们息息相关,更有甚者还有职业打假团队,监管部门应及时回应社会监督,建立综合监督管理机制。”张昆说。 【编辑:刘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