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大选或影响欧洲传统政党格局

发布时间:2024-02-27 23:35:52 来源: sp20240227

  荷兰近日举行议会选举,极右翼政党自由党得票率排名第一,获得组阁机会。在欧洲分析人士看来,自由党胜选与选民对移民问题的关注有关。

  当地时间11月22日,荷兰提前举行议会选举,来自26个政党的1128名候选人角逐议会二院(众议院)的150个席位。根据24日公布的计票结果,极右翼政党自由党获得37个席位,成为议会第一大党;绿色左派联盟和工党组成的政党联盟获得25个席位;看守政府首相吕特所在的自由民主人民党获得24个席位,今年8月刚成立的新社会契约党获得20个席位。

  自由党领袖维尔德斯在得知选举结果后表示,希望自己能够执政,并表示要做“全荷兰人的首相”。由于组阁需要获得众议院150个席位中的过半数席位,维尔德斯需要与至少两个党派组成执政联盟。

  对于荷兰自由党的胜选,荷兰和欧洲的媒体都感到惊讶,称其为“欧洲政坛最大的政治动荡之一”。但实际上,早在2017年,自由党就曾有问鼎大选之势。不过在那年的大选中,吕特领导的政党顶住压力赢得了最多选票,自由党屈居第二。

  今年7月,荷兰执政的4党联盟在移民政策上产生分歧,执掌荷兰13年的吕特选择主动辞职,并表示新政府成立后将退出政坛。而在11月的大选中,移民问题是选民最为关心的三大议题之一。

  今年以来,整个欧盟都面临严峻的移民问题。荷兰虽然没有处于移民涌入的“前线”,但去年在荷兰申请庇护的移民有4.6万人,今年的庇护申请预计将达到7万份。大量移民涌入给荷兰的经济、社会造成巨大冲击,包括导致住房资源紧缺。吕特因此试图推出更严格的移民法案,包括限制难民亲属来荷团聚等,但这些方案遭到一些执政盟友的反对。

  自由党以反移民著称,该党主张关闭边境、驱逐非法移民,得到众多选民支持。此外,维尔德斯还持反欧盟立场,敦促荷兰大幅减少对欧盟支出,并阻止任何新成员国加入欧盟。

  不过,尽管自由党是第一大党,但该党的组阁前景并不明朗。

  为获得组阁所需的至少76个席位,维尔德斯可以联合自由民主人民党和新社会契约党组成右翼政府,但这两个政党是否与自由党合作还不确定。自由民主人民党领导人耶史格兹曾称不会在维尔德斯领导的内阁中任职,但又表示将由全党成员决定此事。新社会契约党的立场同样模棱两可。

  绿色左派联盟和工党的领导人、欧盟委员会前副主席蒂默曼斯则明确拒绝与维尔德斯结盟。他表示:“现在是保卫民主的时候了,不会让任何人离开荷兰。”

  多家媒体指出,由于小党林立,荷兰大选后的组阁过程往往颇为漫长。2017年大选和2021年大选之后,吕特都用了两百多天才完成组阁,271天组阁时间的纪录就是由吕特创下的。因此,此次大选后荷兰的组阁可能同样会花费很长时间,也不排除组阁失败后重新选举的可能。

  荷兰自由党的胜选引起欧洲其他国家极右翼政党的注意。德国极右翼政党德国选择党、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西班牙极右翼政党呼声党等都向荷兰自由党表示祝贺。德国选择党联邦议院党团主席魏德尔说,“整个欧洲都希望政治变革”。

  据外媒统计,算上荷兰自由党,极右翼政党已经在至少8个国家的大选中有不俗表现。极右翼的瑞典民主党在大选中排名第二,意大利极右翼政党兄弟党已经上台执政,德国选择党目前在民调中排名第二……一项数据显示,欧盟有15个成员国的极右翼政党在民调中获得超过20%的支持率,有欧洲媒体直呼“曾经的涟漪已经变成浪潮”。

  欧洲不少专家担忧,极右翼政党的崛起有可能对明年欧洲的议会选举造成影响。一旦极右翼和民粹主义势力在欧洲议会选举中占据优势,那么欧洲的移民政策、气候政策乃至外交政策等都将出现变动。例如,斯洛伐克新任总理菲佐、匈牙利总理欧尔班和维尔德斯等人都反对向乌克兰提供军事援助。

  在分析人士看来,近几年欧洲政党格局的变化,与欧洲政治和社会形势的演变密切相关。面对经济危机、移民问题和地区冲突等挑战,很多传统主流政党难以有效回应选民的关切,新兴极右翼政党则利用社交媒体等途径迅速与选民拉近关系,通过激进观点和直白语言吸引选民支持。如果传统政党不能摆脱目前的无力局面,那么欧洲政坛就可能会继续“向右转”。

  毕振山

毕振山 【编辑:卞立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