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安,古老而青春(我与一座城)

发布时间:2024-04-22 21:15:25 来源: sp20240422

  在浙江南部,有一座千年古县,那是我的家乡——瑞安。

  我出生在瑞安中部一个名叫霞潭的小村庄。两百多公里长的飞云江从白云尖出发,蜿蜒流到我家附近时,涓涓溪流变成汤汤江潮,与金潮港交汇后,再曲折向东,穿越瑞安城,狂奔至东海。

  喜欢讲故事的父亲说,三国时期瑞安建县,取名罗阳,后更名为安阳、安固,唐朝时又改名瑞安。据《浙江通志》记载,因白鸟栖息于城中集云阁上,被时人视为祥瑞,遂换名。

  瑞鸟云集的故事引发童年的我无边的想象。只是,村庄所在的荆谷乡三面环水,江上无桥,出入全倚渡船。一到夜晚,那片土地成了一座静寂的孤岛。虽离县城不到二十公里,可我去瑞安城的次数寥寥。

  上世纪80年代末,我到瑞安城读师范。从村口码头下岸,坐进按潮汐时间行驶的轮船。轮船冒着黑烟,发出巨大声响,慢吞吞地往瑞安城驶去。三小时后,江面出现指示塔,我便知晓瑞安城快到了。轮船继续前行,一座房屋密集的城市矗立在江北。

  学校是四合院建筑,建在市中心虹桥路旁。宿舍是年代久远的二层中式楼房,教室是三层砖砌楼房,南面围墙外是布料批发市场。每天,讨价还价的温州话、闽南话穿透墙壁,飘进教室。

  学校实在小,没法容纳一个完整的操场。每周,我们要走过街面摆满蔬菜、海鲜的虹桥路,穿过有钟楼的解放路,到广场路瑞安大操场上体育课。课上完,也就放学了。我会留在旁边的湖滨公园,站在百岁老榕树下听瑞安鼓词。

  瑞安方言温软、悦耳,似音乐,音调不准的同学,常借瑞安方言唱歌。用瑞安方言唱的鼓词,如唐诗宋词般好听。三粒板一敲,牛筋琴一弹,台下人的情绪就随台上人转。如凑巧,还会遇上词人唱“南戏鼻祖”高则诚的《琵琶记》。

  有时,我会来到公园西面的著名藏书楼——玉海楼,在晚清大儒孙诒让的故居,了解永嘉学派“经世致用,义利并举”的学说,看孙诒让重文重商的爱国故事。

  我的老师大多是土生土长的瑞安人,他们常谈论瑞安自古出才子。老师希望我们师范生以瑞安先贤为范,学好本领,将来为国育才。

  山水阻隔,交通不便,师范学习三年,周末大部分时间在学校,阅读、学艺、运动。有时会走进历史街区,踏访城区山丘,没入烟火街巷,品读瑞安“理学名邦”“东南小邹鲁”的丰厚底蕴。

  毕业后,我去了外地当老师。后来,姐姐、弟弟带着父母住到了瑞安城。因为工作,我把家安在了钱塘江畔,我常思绪飘飞:钱塘江水会与飞云江水在东海相遇、交融吗?

  每次回瑞安,我总跟着姐姐去购物、办事,有时任由观光公交车载着,逛遍瑞安城。见一次即有一次的变化,一年有一年的惊喜。这座城市一直在长高、长大、变美。

  瑞安是浙闽交通要津。1989年,飞云江上第一座大桥通车后,“走遍天下路,最怕飞云渡”的歌谣不再响起。瑞安大桥、高速公路桥、温福铁路桥,那些年,十公里的江面上,瑞安人陆续建成了六座大桥。

  桥与桥之间,连接十里外滩,百里画廊。夜晚,桥上车流忙碌,桥侧灯光映亮江面,转身便可看见高楼灯火璀璨,绵延无边。

  四条高速、三条国道通达八方,迎接着外地游客,每个旅游点都备足了瑞安土特产品。到瑞安水产城,购得北麂渔场的烤虾、鱼饼、芒种虾皮;逛五桥夜市,品梭子蟹、大黄鱼、皮皮虾;夜游千年塘河,看古老南戏……

  栏巷、长巷、四百巷、十亩巷、劳动巷……在历史文化街区忠义街,一堵墙上挂着许多街巷名。城市现代化推进中,有些街巷无法避免地消失,这里专门开辟“老城记忆”,保留城市文脉、城市记忆。非遗馆、鼓词馆、蓝夹缬店铺,国保单位玉海楼和利济医学堂,描绘着历史文化名城的模样。

  瑞安城区山多,不高,但声名远播。

  在飞云江外滩,远远望见西山顶上一块巨大的中国红。那是2019年建成的国旗教育馆,外围是飘扬的五星红旗。馆址所在地是国旗设计者曾联松故居旁的西山。

  作为城市封面,隆山塔从北宋起,就屹立在隆山顶,注视着瑞安城。罗阳大道、安阳路、瑞祥大道,取自瑞安故名的街路一再出现。北接、南跨、东扩、西延,城市框架有序拉开,瑞安城从四十年前的三平方公里伸展到一百多平方公里。原本在城外的隆山塔,逐渐立于城中央。

  “喏,动车站在江对面,玉海古城在那里,这个方向是滨海新区,向东是大海……”姐姐向我全景式介绍。绕隆山顶一圈,瑞安城尽收眼中,古老而青春。

  《 人民日报 》( 2023年10月25日 20 版)

(责编:白宇、卫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