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实时强监管 部门联动治欠薪(让老百姓过上更好的日子)

发布时间:2024-07-20 08:12:45 来源: sp20240720

  核心阅读

  为保障农民工工资按时足额发放,湖北武汉采取多种举措:搭建预警平台实时监测,从源头上防止欠薪;建设“安薪驿站”,帮农民工维护合法权益;多部门密切配合,及时处理劳动争议,严厉打击欠薪案件。

  

  “多亏了小王加班加点,我们的工资才能提前到账。”春节前,在湖北武汉务工的农民工魏华拿到了辛苦挣来的工资,高高兴兴回家过年。

  小王名叫王晗,是武汉建工集团聘请的劳资专管员,常年在建筑工地上班。见到记者时,他正坐在电脑前,仔细核对农民工工资支付表上的身份信息和应发数额,“这关系到农民工朋友的‘钱袋子’,一点也马虎不得。”

  武汉是中部地区吸纳农民工就业大市。近年来,武汉市持续开展根治欠薪冬季专项行动,多措并举保障农民工工资按时足额支付。

  加强源头预防

  搭建预警平台

  武汉市工程建设领域欠薪问题相对集中,涉及农民工人数较多。以王晗所在的项目为例,这里有250多名农民工,分别来自6个不同分包单位,每个单位还下设各类班组;开工不到一年时间,先后有2000多名工人进退场,人员结构多样、流动性大。

  “我是架子工,一年要待两三个工地。每次换项目,就得换分包公司,劳动合同也要重新签。”魏华来自重庆万州,在武汉务工已有5年多。“以前,总承包单位先把工资款付给下游分包商,分包商再付给我们。但有时,总包公司已放了款,钱却被分包商拿走、被班组长克扣,我们就只能去讨薪。”魏华说。

  武汉市经济体量大,平均每年新增工程建设项目500余个,监管难度不小。如何从源头预防欠薪现象发生?

  王晗在电脑上点击武汉市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监控预警平台,将核对好的工资单上传到系统中,获取工资授权码,“接下来,所有工资都会由银行统一代发,直接转到农民工本人的账户上。”

  打开监管端后台,全市在建项目工人出勤数、每月工资发放数一目了然,不仅为农民工欠薪投诉提供了“铁证”,且能对数据异常情况提前预警,方便劳动保障监察人员在线实时动态监管。

  目前,武汉市将取得施工许可证的在建项目全部纳入平台管理,已累计为230多万名农民工发放工资310余亿元。

  2023年起,武汉市将农民工实名制管理、农民工工资保证金、农民工工资专用账户、农民工工资总包代发、农民工维权信息公示等5项制度覆盖率均达到90%以上的项目,认定为“标准化安薪项目”,进一步提高工程建设类企业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的积极性。

  王晗所在的项目获评首批“标准化安薪项目”。“政府承诺我们可按最低比例缴纳工资保证金,并优先享受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优惠扶持政策。这不仅降低了我们的成本,对公司今后参与招标时提升信誉度也有帮助。”王晗说。截至目前,武汉市已有498个在建项目被评选为“标准化安薪项目”,超过平台在建监管项目的50%。

  建设“安薪驿站”

  帮助维护权益

  最近,最让刘师傅开心的事就是自己被拖欠的工资打到了账上。

  之前,送了两个月快递,刘师傅不光一分钱也没拿到,还被快递服务网点老板拉进通讯录黑名单。

  10多天前,刘师傅在手机上看到武汉市开展根治欠薪冬季专项行动的新闻,试着拨通了12345市民服务热线。接线员将线索转交给江岸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副大队长周国鑫邀请刘师傅带上相关资料来“安薪驿站”面谈。

  周国鑫发现,刘师傅与网点签订的是快递承揽协议,并非劳动合同。网点既没给刘师傅发过工资,也没缴纳过社保,甚至连工作服、工作证都未曾发放,劳动关系认定有难度。

  江岸区位于武汉市中心城区,人口稠密。周国鑫说,近年来,随着市区快递网点大幅增加,许多网点被私人承包,运营不够规范。网点老板常以配送超时等为由拒绝支付快递员工资,欠薪现象时有发生。

  “我文化水平不高,30多年来一直靠打零工生活,哪懂什么劳动合同。”刘师傅叹了口气,过去他也曾遭遇欠薪,实在要不回来,也只能自认倒霉。

  周国鑫当面拨通了网点老板的电话,一番普法后,老板答应尽快发放工资。回到家中的刘师傅左等右等,工资却怎么也等不来。接到刘师傅的反馈电话时,周国鑫正在出外勤,便安排街道协管员上门回访。见协管员上了门,网点老板这才将工资打到刘师傅账上。

  帮刘师傅维权时,周国鑫还向他介绍起驿站的另一项职能。“刘师傅,您看,旁边就是零工驿站,以后您就到这儿来找工作,我们给您推荐靠谱的单位。”周国鑫指着不远处的电视屏幕说,屏幕上面滚动着就业岗位信息。

  2023年1月,武汉市将建设“安薪驿站”写入政府工作报告。“讨薪群体中,有相当一部分是灵活就业人员。我们将‘安薪驿站’与‘零工驿站’整合在一起,农民工在维护工资权益的同时,还能享受求职登记、岗位介绍等多项公共服务,治理欠薪与促进就业同步推进。”江岸区人力资源局副局长李英涛介绍,自成立以来,区“安薪驿站”已累计为1000多名劳动者提供服务。

  周国鑫介绍,近两年,江岸区通过公益性岗位在全区招聘了30名劳动监察协管员,发挥就近查处调解优势,有效补充了基层劳动监察力量。

  加强部门联动

  形成治欠合力

  同样拿到工资的还有来自湖北仙桃的农民工小李。

  几个月前,小李在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某钢材公司工作6天后离职。公司觉得小李工作时间过短,拒不支付薪水;小李却认为,自己明明付出了劳动,应该拿到报酬。

  该怎么维权?一时不知如何着手的小李来到武汉经开区(汉南区)劳动保障维权服务中心。

  “许多农民工朋友有维权的意识,却往往不清楚该选择劳动监察还是劳动仲裁。我们打通二者的界限,实行‘一窗受理、一站式服务’,为劳动者选择最适合的维权方式。”经开区人力资源局三级调研员崔先新说。

  根据小李的诉求,窗口工作人员向他推荐农民工工资争议速裁庭,经开区劳动争议仲裁院当天立案受理。两周后,经过仲裁庭沟通协调,被申请人当庭支付小李工资1500元。

  此外,维权服务中心把工会、律所、法院等多个单位请进一个院子、共议一个案子,设置专门服务窗口或工作室,提供“菜单式”维权方案。

  武汉市人社系统还与公安、法院系统保持密切配合,提高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衔接效率,畅通涉欠薪案件移送—执行渠道。2023年,武汉公安机关侦破拒不支付劳动报酬案件44起、刑事拘留138人,武汉市法院系统共执结涉欠薪案件883件。    

  “劳动者的每一滴汗水都值得被尊重。我们紧盯关键节点,成立市级专班,对重点线索实行挂图作战、挂牌督办,形成根治欠薪行动的强大合力。”武汉市人社局局长朱建寰说,2023年,全市共办理各类欠薪诉求22.65万件,已累计为1.3万名劳动者追讨工资3.74亿元。

  《 人民日报 》( 2024年02月20日 12 版)

(责编:卫嘉、白宇)